欲火青春

第十一章 红颜一怒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8:22Ctrl+D 收藏本站


    我赶忙接通电话。

    “喂!怎么了?”我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我等了片刻,并没有听见人说话的声音。却先是听见了噼里啪啦的声响,各种其他的声音扑通喀嚓的波动传来。

    难道是在打斗?争吵?还是……

    我担心的对着话筒那头大喊:“喂!到底怎么了?”

    “救命啊!老大~”

    我听见了自己兄弟的声音。

    “你们去死吧!”

    这是倪小雅的声音。

    看来是遭到了外边人的袭击了,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我没时间再在这边饱电话粥了,“大家准备,马上赶回去!”我命令道。

    还有几个兄弟能站起来,我方的人,加上原来周墩子一方的人,大概有四五个人可以起身。

    四五个人就四五个人吧,反正面对魑王阁的那些异类,也只有我可以挡一下,他们去了也都是炮灰。

    几个人凑到我身边,等待发配。

    我突然想起来没有车,妈的难道还要坐公车回去救人!?我靠!这是什么世道!

    “墩子啊!”我喊他道,想不到刚刚收他,现在就要用着他了。

    “哎,强哥,有什么吩咐?”这家伙入戏到也快。

    “你……咳咳……”我不大好意思说出口,但是,转念想到倪小雅的安危和那五个酒囊饭袋的本事,一狠心,说道:“那个,墩子啊,你有没有车啊?”我脸有上点发红。

    我就怕他问我没有车,是怎么来侵略他的。

    还好这个家伙脑袋比较简单,没有问这么详细,只问我,“大哥要什么样的车?”

    “只要不是公共汽车就行!”我差点道出自己是乘公车来的底细。

    “好!去给强哥把我那辆本田开来!”墩子吩咐手下。

    ……

    这辆据说叫本田的车,貌似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包装都上了锈,还一层土,最可怕的是坐在里面一颠一颠的,即使是在平稳的公路上行使,还不时的发出大功率的排气声,实则速度很慢。

    坐在这样的据墩子说是豪华的轿车上,我很担心自己下一秒会被炸飞回倪家的别墅。

    临走前,我吩咐墩子,我可能最近不在原和区,要他好好看家,我不在的时候,他仍然是这里的主人。

    墩子连连点头。

    他不会有反心的,我坚信,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出的是执著和对我的崇敬,还有绝对的忠诚。

    看来他对我的那句“会带他打出整个天下”的话很感兴趣。

    开车的是墩子的一个手下,脸上还挂着刚刚战斗中的彩,现在却要一本正经的给新来的老大开车,我想他心里一定非常的矛盾。

    我此刻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只想赶快飞到倪家的别墅,看看现在的战局,倪小雅可要坚持住啊!

    我不想自己的保释人有什么危险,况且,我对她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感情,牵挂从心中流露而出。

    在我的淫威不断的驱使下,车子很快赶到了倪家的别墅,司机累的不轻。

    我赶忙下车,不顾身后的手下们托着伤痛一时出不来车门,自己便立即跳下车,往院子里赶去。

    我没有开红外线锁的卡,到了大门处,一个纵身,跳到了院子里,就往别墅里奔。

    还没到门口,我就听见里边的大呼小叫。

    “小姐,您饶了我们吧,不是小的的错啊!”

    “小姐,是强哥他自己要走的,我们也拦不住啊~”

    “小姐,哎呦~”

    “救命啊~疼啊~”

    ……

    我听见了我那五名手下的声音。

    “你们这些笨蛋,被他哄骗过去,谁让你们放他走的。”

    “你们这些死人,平时保护不好我,现在还坏事,他要是出去鬼混,你们谁担的起责任!?”(我鬼混不鬼混为什么要他们担责任?)

    ……

    这是倪小雅的声音,我感觉事实的场景可能和我自己本来所想的不大一样。

    “小姐,别砸啊!那是老爷的古董,砸坏了老爷会杀了我们的!”

    “小姐,别往那儿扔啊!”

    “咣铛!”瓷器碎裂的声音。

    “啊~~~~”一个人晕倒了。

    ……

    “叫你们一起欺负我,砸死你们!”倪小雅生气不小。

    “小姐,你砸我手里,别砸我头,不好接啊~哎呦~疼死了,又掉地上了,天呐!”手下们苦不堪言

    ……

    “呼哧~呼哧~”你小雅终于累了,停下来呼吸。

    “小姐~~您消消气。”几个人异口同声讨好。

    “消什么气,快给那个死人打电话!”倪小雅娇声怒喝。

    “电话?电话刚刚被小姐您给砸了……”一个手下胆怯的解释道。

    “你们说什么?快想办法!”倪小雅蛮不讲理。

    “不用电话了,我现在回来了。”我摇头微笑着无奈的推开门,进来。

    倪小雅此刻正穿着粉红色的睡衣,站在大厅中央。

    她两手恰着腰,气呼呼的看着我,粉嫩的瓜子脸望着我,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怒意,瞪的我脸上好象开了花。

    几个手下正跪在地上,头发凌乱,面目无光,好似刚刚经历过万般摧残的阿富汗难民。

    房间里到处一片狼籍,破碎的瓷片,枕头被扔在地上,沙发竟然也倒了,鱼缸也裂了,里面的的水洒了一地,几条名贵的彩色小鱼在地上依靠身子蹦达着挣命。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哪,这哪是人干的事儿?还是个漂亮的小女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