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三章 恩断情绝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9:16Ctrl+D 收藏本站


    房外还在下着鹅毛大雪。

    肆意纷飞的雪花,凝结在地上,给地面铺上了一层光滑的白冰。

    千里茫茫,银川素裹。

    倪人王进来时候,身上还带着不少的雪。

    身边的随从有眼色的帮他把衣服上的冰雪轻打掉。

    “倪叔。”我礼貌的喊道,同时下了楼。

    倪人王冲我慈祥的微笑着。

    许逐在一旁呵呵的也跟着开心。

    好象父子见面般的气氛,谁又知道,此刻房间的深处还正隐藏着一颗受伤的心。

    “怎么样,易强,最近可好吗?”倪人王问我道。

    想不到他一来就把我的一切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本来,我还想着怎么解释我那林河的错误身份呢,看来可以省去不小的力气了。

    大概是许逐把一切都告诉了他。

    倪人王的随从帮他脱下了外套,管家茶有道有眼色的给他沏了一杯好茶。

    倪人王坐下了,品了口茶,嘴巴啧了一声响。

    他望着还站着愣神的我,又问道,“易强,说话啊。”

    许逐给了我一肘,暗示我该回答倪人王的话了。

    我从失神的状态中回来,道:“哦,倪叔,一切都还好,就是……”

    还没等我把倪小雅的事抬出来,许逐就心急的问我:“易强啊,上次我来,交代你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他很关心这事,貌似这个做大哥的还很照顾我这个小弟。

    “哦,放心吧,许大哥,一切都办好了。”我欣然的回答。

    “办好了?那么快?”许逐音调提的很高,亦可以表现其到底有多惊讶。

    “恩,是啊,许大哥,一切都稳妥了。”我自豪的笑了。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不应该在原和区吗?”许逐说出心中的阴霾。

    “我把事务暂时交给周墩子打理,因为我还有要保护倪小雅的任务,所以暂时不能脱身到这么远。”

    我平静的煽动着气氛,希望房间里的气氛越好,我一会儿在倪人王面前阐述和倪小雅吵架的事的时候就越容易解脱。

    “这样啊,兄弟,别怪哥哥说你,人心不可测啊!”许逐奉劝我道。

    “呵呵,大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周墩子这人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是还算了解他,我相信他不会那么没有义气的。”我笑着说出心中的想法。

    许逐欣慰的点点头。

    倪人王被我们说的云里雾里的,“小许,你们说什么啊,都还瞒着我?”倪人王装作生气道。

    “呵呵,倪叔,您别见怪,是我还记得您要给易强建立一个新堂,但是我觉得易强他刚刚到香港,也是刚刚加入社团,毕竟人也年轻,实力和威信都不够,所以就给他出了个主意……”

    许逐把怎么教导我,怎么给我出主意去攻占红莲社一直想要的那快肥地原和区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倪人王。

    我在一边一言不发,想着倪小雅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还在哭吗?我真的好悔恨,恨自己这么没出息,冲一个女孩儿发火。

    倪人王听闻许逐的讲述,皱眉舒展开了。

    他大笑着回应道:“我们红莲社,下一代不愁没有人才了,易强啊!你真是天赐给我的一块金子啊!”倪人王慈祥的望着我,感慨赞赏道。

    我只好腼腆的回应一个笑容,却没有听出倪人王赞许中的深刻的含义。

    “现在我就封你为红莲社新堂的堂主,暂时定居在原和区,那地盘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你同时也需要锻炼,刚开始没有个大的复杂的基业也未必是件坏事,慢慢锻炼吧,年轻人,等你靠自己闯出一块地的时候,我才能真正放心的给你一片天啊!”

    倪人王老生在道的感慨着,望着我,仿佛想起了自己当年也是如此的霸气辉煌,战功显赫。

    “是,倪叔您放心吧,易强绝对不辱使命。”我答应的很爽朗。

    “恩,不过,你要是去了原和区,那倪小雅这边的事,就要交给别人了,突然换别人来保护她,我还真不太放心啊!”倪人王说出自己心中的焦虑。

    我希望他能做出让我带倪小雅一起走的决定,但是自己又不好说出口,不然,会辱没了大小姐的声誉。

    我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倪人王也在沉思着。

    这个时候,许逐看透了我的心思般,站出来声援我道:“我看,要不,让易强带着小姐一起去原和区吧!”

    我心中狂喜,只待倪人王答应。

    倪人王的手在自己下巴处的胡渣上婆娑着,眉头锁着思考。他最后叹气道:“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原和那边,以前是我们和魑王阁的交界处,小雅去了,太靠近魑王阁了,另外,那边条件好象也不大好,我让易强去也有想锻炼他的意图,而小雅从小身子就弱,倘若是去了,恐怕她会不适应啊!”倪人王犹豫不决。

    我有些泄气。

    许逐继续道:“但是,帮派里现在除了易强兄弟,谁又有能力和精力绝对保护好小姐的安?这不是个地方问题,关键看是谁在她身边做护卫啊!倪叔。”

    倪人王微微点点头。

    我看有门。

    “再说了,倪叔要是嫌弃那里条件差,我们就给小姐修建个小别墅,温度的问题,可以用空调嘛,吃水饮食问题,帮会兄弟可以天天去送水和美食,这些都不是问题。”许逐越说越在理。

    倪人王笑了,“小许你这张嘴啊,死人都让你说活了,呵呵。”倪人王的话有些不太吉利。

    许逐玩笑般一摊手。

    “那好吧,就让小雅随着易强到原和区去……”倪人王高兴的决断还没有阐述完,就听见二楼上一声娇嫩的断喝。

    “不行,我不愿意去。”

    是倪小雅的声音。

    她穿着拖鞋缓缓盈盈的下了楼,眼圈还微微的有些发红,我想起刚才她哭的那么厉害,现在不可能眼睛不红肿的。

    看来她是为了避免倪人会责罚我欺负他女儿,才又去上了妆,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

    “哈哈!我的小丫头~快,到爸爸这里来,爸爸可想你了。”倪人王见了自己骨肉,开心的招呼着倪小雅。

    倪小雅也很识趣的过去,坐在倪人王身边的沙发上。

    倪人王搂着她,问寒问暖。

    倪小雅假装着欢笑,把一切都说的天花乱坠,并没有说我和她争吵的事。

    我心中更加的内疚。

    许逐突然插了一句,“小姐啊~为什么不让易强带你去原和区啊,易强可是最能确保你安全的人,你们关系不是一直也很好吗?”

    我觉得许逐的话是多余的,预感今天是不可能带倪小雅走了,只希望能在这里再住一晚上,和她道最后的别,希望能在明天我离开之前,得到她的原谅。

    倪小雅瞪了许逐一眼,可见虽然她一直叔叔长叔叔短的称呼许逐,但是在她心里,其实自己才是最大,倪人王也不能管的了她。

    哎!叼蛮的丫头。

    “我讨厌易强,这是个好理由吧!”倪小雅气呼呼的道。

    这确实是个好理由,可惜是歪理,还扭曲了事实。

    “哦。”许逐不再说话了,眼神扫向我,那眼睛像是在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闭上眼睛,叹息的摇摇头,无奈的不能给许逐做出一个满意的回应。

    “哦,小雅,怎么回事,我听许逐说上次是易强冒生命危险救了你,你怎么讨厌人家了?”倪人王疑惑道,抚摸着自己掌上明珠的秀发。

    “总之,和他在一起我已经腻了,我不喜欢他在我身边,不自在,爸爸,你给我换个保镖嘛,换谁都行,就是不想要他。”倪小雅开始使用撒娇攻势,虽然我看出她那撒娇的笑脸背后,藏着的是倔强的伤痛。

    “好好,小雅说话最大,我们家全听小雅的,就给你换个保镖。”倪人王像在哄孩子。

    “我要个最帅,最好看的,要学历高,家世还要好,人品也好,不象某些人……”倪小雅说完,瞥了我一眼。

    我的心头,感觉到什么东西裂开了,疼的眼睛要眯着才能暂时缓解。

    “好的,小雅有什么要求爸爸都给。”倪人王惯着她。

    我无话可说。

    “好了,老茶,叫厨师去准备晚饭吧,今天晚上我要在家里请易强和许逐吃饭。”倪人王吩咐下人们。

    “是,老爷。”管家茶有道听到吩咐,转身准备离开。

    “不行,我不要和易强一起吃饭,要他现在就走。”倪小雅要将我赶尽杀绝。

    我的脸转向一边,不看当场,怕自己控制不住这尴尬的悲伤。

    “为什么呀,小雅,请易强吃一顿晚饭也算是礼节啊,他现在也是爸爸的得力助手了,呵呵!”倪人王希望我可以陪他共进晚餐,联络一下感情。

    “我不喜欢,许叔叔可以留下,但是他不行,我不想看见他的脸,恶心死了,腻人,现在就把他的保镖职务给解了嘛,爸爸~~让他现在就走。”

    “好好,你呀,傻丫头,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倪人王调侃道。

    “爸爸,你离开家这么长时间,现在才回来见宝贝女儿,连这点愿望都不愿意满足你的小雅吗?我只不过是想让一个讨厌的人远离我的家呀!”倪小雅的话越来越歹毒,把我的心扎的千窗百孔。

    难道在一起的岁月都化作零了吗?

    难道对我的仇恨可以让你强忍着思念把我支走吗?

    难道你一直以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难道我只是个傻瓜……

    “你不用说了,我现在就走。”我丢下一句话,动身就往门外走去,大步流星,不回头。

    “易强,你等等。”是许逐叫我留步的声音。

    我没有回头,径直出了别墅的大门,疯一般的想逃离眼前的世界。

    我钻进了白茫茫的雪天,让那鹅毛片大的雪花,恣意的洗刷自己的一切伤痕累累的心神。

    ……

    “小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老爷和许先生叫你下楼去。”管家茶有道向关着门的洗手间里的倪小雅请示道。

    “恩……吱吱……我知道了……嗤嗤……”倪小雅答应的声音有些古怪。

    茶有道离开了,作为年过半百的管家,他并没有灵敏的听力,听不到倪小雅在洗手间里低声抽泣的声音。

    此刻的她,正趴在水池边上,水龙头被疯狂的放着水,却依旧驱除不掉她那悲伤的抽泣声。

    “易强……你这个……坏蛋!…………呃……呜呜……”

    眼泪浸湿了她的脸,红颜淹没在蒙蒙的迷雾中,伤感的缔造这却是自己。

    没有人逃的出矛盾的离伤,却又不能自已的将真爱排斥,却又何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