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六章 割喉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0:39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如水波微荡。

    窗外,被冷热激励的冰花。

    下了两天的大雪,终于停了。

    地上的雪还没有化,尽皆被冻结成冰,普通的鞋子踩上去,极易滑倒。

    月光,寂静的天空中是一片凝紫色,刚刚下过雪的夜空里,一片宏伟旷大的神秘。

    阵风,时而吹拂着我的面颊,猛烈或轻柔。头发被舞动起来,好象今晚这动乱的杀意。

    油麻地。

    此地有四个据点,分别由四位长老把守。

    四人相互各自为战,不相过问,都在等待时机,将对方三人的地盘拒为己有。

    家不和,则万事不可兴。

    油麻地虽然有此四人的把手,实力雄厚,却阴韵着矛盾重重,人人各怀鬼胎,自然难以上大台面。

    我将此地点分成四个区域,今天晚上就由我和墩子二人,各率领一众手下,去拿下对方的这两个区域。

    如此,有了一半的势力对抗,也就不怕他们以多欺少了。

    希望这是一个顺利的夜,正如这宁静的空际一样,别出什么乱子。

    我带了二十几人,剩下的将近四十人派给了墩子,由他控制。

    我是不放心他那边的战况,所以把大部分的兵力交给了他。

    我握了握手中的冥龙剑,希望它可以帮忙抵挡我方人数上的差距。

    我攻打的是油麻地一区,而墩子攻打的是三区。

    这两个地段应接在一起,可以防范若是出了什么闪失,我们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

    我带着自己的一众人,摸到一区的首领帐下。

    却发现,那家伙的据点比我的原和区的三层小楼强多了。

    对方至少还有一个大院子,院门外还有看守,里边亮彻着通明的灯火。

    这或许是油麻地所有掌旗人中最阔绰的家伙的府邸了吧!

    我经过了多方调查,又派人手去查探情报。

    这里应该是最难攻打的地方,这深邃的大院子内,至少有一百多人把守。

    最难的留给自己,不是我无私,而是我不相信别人。

    对方拥有我五倍的兵力,我要怎么去打?伤脑筋。

    而他们还有枪支,养精蓄锐,占据地利人和,我所有的仅仅是天时而已。

    兵书上云:偷袭可以削弱对方一半的兵力。

    那我仍旧相差他们三十个人以上的攻击力,就只有靠我手中的神剑了。

    大门前的守卫需要第一被解决掉,我才可以公然的进去撕杀。

    说来,最好还是能尽快干掉对方的头目,那么此战就可以速战速决了。

    我对自己的手下还没什么信心,面对这种需要悄悄将对方解决的局面,我决定还是自己出马的妥当。

    我向身后的手下做了个大回旋的手势。

    并且佐以言语告诉一个家伙道:“你领着一部分人,从这别墅的后门饶过去,到后门的时候,不要声张,先在外边躲藏起来等着,待到听见里边有喧闹声的时候,再冲进来,冲进来的之后不必多问,见人就杀,明白吗?”

    那家伙思索片刻,冲我点头。

    我也冲他深沉的点头,这一战是否成功,我需要身边的人给我完美的配合,甚至不需要他们帮我杀戮多少,只要多帮我引开些人眼注目就足以了。

    主要的对抗我来挡。

    那家伙接受我的命令,又带着十来个人走了。

    我现在身边的人马,不算我自己,不满十人。

    我不禁想起了赤壁之战。

    妈的!这个时候还胡思乱想。

    我清了清头脑,一挥手冲剩下的人道:“你们在这里先等着。”

    不待手下答应,我已经轻轻的拖着手中的冥龙剑,潜伏着移动向了别墅的大门。

    那两个守卫大概许久没有见过他人敢来冒犯自己的老窝了,所以今晚异常的放松,在那聊着天,看星星。

    我想他们若是异性同胞的话,此刻若是兴致来了,亲热摸戳,做起那龌龊的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守,永远是最无聊的职业,因为不可能有异性和你一起看门,我想中国古老传下来的看门业也该改革了。

    今天我就来冲击一下这封建制度的枷锁吧!

    我摸到了一个人的身后,其实是两个人的身后,因为这两个家伙同时触犯了作为守卫的一大忌。

    那就是平行站位,而且面都朝向一个方向,这简直是明摆着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想不到这里的手下素质也这么低,这样的帮会得不到大的发展也是容易解释的。

    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干掉他们。

    我的手心出汗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暗杀别人,而且这第一剑,或许就关系着我以后未来的人生。

    要刺的稳,准,恨。

    我慢慢的提起来剑柄,剑身好象一条凛长的黑龙,黑龙同时升起了高傲骇人的头颅,怒目正望着的,是一名看守的喉咙。

    不能再耽搁了,对方一人已经有了要回身的趋势。

    我眼睛突然绽放光芒。

    一剑高提,已经伸到了一人的喉咙口。

    在这冰凉的夜里,他本来已经习惯了清冷,此刻却又感觉自己的脖颈突然一阵刺骨的冰冷。

    而后,我顺手向外一滑,此人只看到了一股汹涌的血泉,便莫名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皮是我用僵冷的手拉下的。

    身边一位看守反应也不慢。

    当他看到了自己的同伴被诡异的杀害后,并没有立即转身,而是以朝前跑的势头向外迈了一大步,同时想大声的喊叫。

    但是刚刚迈出的步伐没有落地,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那位看守,恍然望见自己的胸口伸出来一束黑色的光亮。

    伴随着血花曼妙。

    金属的固有的冰凉感觉,渗透到他的骨髓里。

    “啊……呃……呃……”他疼痛苦楚的以至舌头吐出了嘴巴,伸长了老远,圆目瞪的好象要掉出眼珠来,整个人在黑夜里,好似个黑无常,骇人致极。

    我的眼睛冷漠杀意上来,并没有眨一下,熟悉的血腥味道重新充斥着自己的鼻息,我异常的兴奋起来。

    我抽出了剑,冥龙的身上没有沾上一滴肮脏的血。

    那人倒下。

    我站直了身体,笑了。

    我冲着背后因我的举动而惊讶的手下展臂大挥一下手,示意他们跟我进来。

    深邃的黑夜里,这灯火阑珊的大院内,并没有人发现,此刻有一丛黑影窜了进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