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一章 败类兴风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2:55Ctrl+D 收藏本站


    今年,袭人刚满二十岁,正是女子佳丽年华。

    亦正如其父亲所言,这年龄是该有一个男朋友了。

    可是,谁又曾让她这坚硬的心稍微心动过呢?

    至少在当前,还没有人有这个本事。

    只因她那英武的父亲,在袭人心中的高大地位太强烈了,所以很少有人能超越老人,也就无法换取袭人心中父亲的地方。

    超越不了袭人的父亲,也就很难在她的芳心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姑娘家情痘未开。

    袭人正要走出门的时候,却被一个手下推门而入。

    两个人撞了个满怀,袭人恼怒不已,抱着自己的胸口愤恨的眼光望着,仿佛要将那手下一口吃掉。

    “大小姐!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属下罪该万死!”来人恭敬怯懦的态度给袭人赔罪,就差给袭人跪下磕头了。

    “却~”袭人不屑一顾,扭头看向一边,她最讨厌这种软骨头男人了。

    至她出生以来,没有一个男人胆敢跟自己蛮横。

    只有她的爸爸才是她真正尊敬的人。

    “有什么事吗?这么毛躁?”老者威严的问道。

    “袭爷!我们领地的东面突然有人来犯,眼看那处的守卫就要不保了!”手下说出眼前的危急形势。

    “什么!?”老者惊讶。

    “难道易强那小子已经来打我了?不可能!我已经和张豺说好,将人手加派在他边境监视他,他不可能这么快饶到我背后偷袭,而我一点消息也没有!!”老者怒火朝天。

    “老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人带着哭呛问道。

    还没有等老者做出反应,又一个手下冲进来。

    若不是袭人躲闪的快,就要再次被撞上了,她眉头微微的一皱。

    “老爷,我方领土南边已经被不名人士攻占了,对方至少有不下二百的人手!我们的兄弟大多派向了边境,本部留守太少,根本不是对手啊!”跑进来的小弟,在这冰冷的冬季里,紧张的一脸汗水,还在下滴。

    “不可能!我已经和阿豺说好了,两人各派了人手去包围易强,现在他怎么可能倾巢出动来攻打我的背后!?他不可能饶的过来,这太快的,快的不可思议!!不可能!不可能!!??”老爷子有些发疯了,失常的叫喊着。

    “爸爸!,你别急,先坐下……”袭人赶忙跑过来扶着老者的身子,坐在沙发上,一只白嫩的手不断的顺抚着老人的心口。

    “袭人,不要在这里逗留了,你快扶我,我们快离开这里!”老者感觉大势已去了。

    “爸爸,我们不能再拼下去了吗?这片地方,可是女儿生活了二十年的土地呀!妈妈的亡魂还在这里……”袭人哽咽着,说不出话了。

    “孩子,我们先到你张豺叔叔那里躲避一下,等有机会,一定可以杀回来的,爸爸还有不少兵力囤积在领土的边境线上呢!我们还有机会,易强小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呃!”

    老人说着,突然感觉胸口剧烈的疼痛,好象一万只毒虫在自己的胸前咬噬,体内五脏六腑都疼的几乎要炸裂开,喉咙中血气翻涌,哽咽的说不出话了。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爸爸~”袭人连遭变故,此刻见父亲突然疼痛的不能自已,她也慌乱了。

    “小姐!来不及了,我们快带老爷走吧!”身后的两名衷心耿耿的小弟提醒道。

    袭人也不再磨蹭了,挥手拭去脸上的泪水,扶拖起还在呻吟的老人就要往外走。

    三个人一起扶着老者出去了。

    踉跄的下了楼梯,已经疼痛的的睁不开眼睛的老者隐约望见大厅门口站着一个人。

    而此刻的楼下大厅内已经横尸满地,无以复加。

    “张叔叔!”袭人惊讶的望着手中刀具沾着血的张豺,他身后还有不少随从,佩刀上也都沾了不少的鲜血。

    袭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张豺来救自己和爸爸了。

    “呵呵,小姑娘真是越长越漂亮了。”张豺猥亵的目光望着袭人,看的她好一阵不舒服。

    “阿豺……你快告诉我……到底外边的战况怎么样了……为什么……为什么易强……他可以这么轻易的饶到我身后来打我……”老者上气不接下气的问张豺道。

    “呵呵!我笑。”张豺没有当场回答老者的问题。

    老者没有注意张豺的故意回避,颤抖的掩着自身的剧痛,那无以复加的搅乱骨髓的疼痛感觉,在他身上肆意蔓延。

    “阿豺……我们先别说了……先去你的地盘躲躲……易强快攻打过来了……听说他带了二百多人……咳咳!!……”

    老者好象已经无法支持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体内会如此的疼痛,那几乎是致命的痛苦,他却还在勉强支持着,没有昏死过去,也没有时间在细想了,身体的痛苦和失去领地的愤恨让他的思维混乱。

    “哈哈!老家伙你生命力真是强啊!到现在毒性发做了,还不死!”张豺眼光恶毒,终于道出了原委。

    “你说什么!?”袭人反应极快,听出话中有话,怒目相视张豺。

    “咳咳!!”老者咳的更厉害了。

    “哈哈!来偷袭你们的人,根本和易强那个混小子没一点关系,骗你爸爸把兵力全部派到边境的是我,在宴席上给他敬酒的是我,在那酒中掺合绝世毒药断肠粉的是我,今天趁机来偷袭你们的也是我!哈哈!天下之大,竟然有你们这般愚蠢的父女,真是老天爷都帮着我张豺成就霸业呀!”他说着,仰天长笑起来。

    “你不是人,我爸爸待你这么好!这么相信你,大敌当前,你竟然这么无耻!”袭人小脸气的通红,玉拳紧握。

    “哪里哪里,俗话说,无毒不丈夫,我的小宝贝,别管你爸爸了,待会叔叔带你去逍遥,享受人间乐趣!呵呵!”

    张豺委琐的小眼睛,盯着袭人起伏的胸脯和露出的小腿,以及气的粉红的小脸,欲望之火油然而生,好不期待。

    “你卑鄙,去死!”女孩儿说话间,一道银光从袭人的袖口射出。

    那是一把短匕首,此刻已经刺向张豺的额头,快如闪电,准确不差一寸。

    然而,张豺毕竟也非庸才,他本来距离袭人就远,再加上袭人单手扶着父亲,立足未稳,出手仓皇,此刻张豺奋力躲闪,那匕首从其脸侧划了过去。

    带着一道血痕,匕首落地发出“当啷!”的响声,张豺脸上滴下一颗血珠,重新站直起来。

    张豺的脸色变化,怒气交加,表情越加难看。

    “混蛋,把他们父女给我全抓起来,老的杀了,女的给我绑上丢卧室里,他妈的,看老子今晚怎么收拾你这个小婊子!”张豺恶毒的小眼睛望着袭人,一脸的淫像和狠毒之色。

    袭人想反抗,可是手中搀扶着的父亲是个大拖累。

    房间里本来自己一方的守卫都派去边境防守易强的袭击了,家里没留多少人,此刻在张豺的攻打下,又是死的死,重伤的重伤。

    此刻,她只想冲出去,先逃命再说。

    但是,张豺一挥手,门外上百个人包围进来,张豺便大笑着出去了。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的人数又何止袭人这边几十倍之多。

    在几番挣扎拼斗之下,袭人身边的两名随身手下纷纷被砍成了烂泥。

    现在只剩下父女两人了。

    本来袭人还可以暂时躲闪在角落里,抵挡片刻。

    但是,对方竟然无耻的用起了枪支,她的四肢立刻伴随着枪声,被子弹划伤,手中的短刀落地有声,无力再战斗。

    袭人被五花大绑的捉了起来,她的父亲亦被抓走,生死不明,前途凶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