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章 英雄救美晚一步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4:15Ctrl+D 收藏本站


    袭人被张豺勒在手中,好象个娇弱的柔软傀儡。

    她没有声息的任这个禽兽摇晃着,把玩着,眼睛迷离的望着地面,已经如死人差不了多少。

    人如花者,

    花香尤在。

    花容离乱,

    花神破败。

    花体已残,

    花心何在?

    摘花贼天诛!

    赏花人更谁?

    这一幕难得的挟持戏,我望在眼中,还没搞清楚个大概。

    这女子容貌倾国倾城,姿态优雅,美艳的身材更是世代佳品,如何会被沦为张豺的性奴?而且还被他拿来当做挡我宝剑的人质?

    我百思不得其解。

    张豺又把匕首往袭人的脖子上划了一寸,红血丝丝溢出,我看在眼中,确实有些心痛。

    妈的!这个家伙真是垃圾。

    若是他惨杀一般的恐龙丑女,我根本不在乎,那些垃圾女人长的丑陋,人神共愤!却又假装自信的涂脂抹粉出来吓唬人,自然该当杀死,最好让其绝种的好!

    可是,摆在我眼前的是一位天仙般的人物,是多少英雄肯为其付死的美丽公主,张豺这个禽兽却将其赤露的展露在我面前,还拿来做挡箭牌,反复的摆弄。

    “你可真不是个人哪!”我摇头撇嘴,笑着讽刺他。

    “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妈的这个婊子是老子的性奴隶,今天救老子一命,也算是她的福气!我靠,你他妈的再不做决定,老子就把她的小脸画花了~”

    张豺挑衅的将匕首贴在袭人的粉嫩的瓜子脸上,磨蹭着。

    我本来是进攻的一方,应当保持豪气冲天的怒火。

    可如今,面对张豺这样的垃圾人物,我的感情只剩下了愤慨和可笑。

    愤慨的是这样一个标致的女子竟然被眼前这只禽兽所糟蹋蹂躏。

    可笑的是张豺竟然还拿她来威胁我,只为保自己的贱命,他还不是一般的败类。

    “你脑袋是不是灌水了,我和你怀里的尤物非亲非故,你竟然拿她来威胁我,我又怎么会受你摆布?”我干脆放下了手中的冥龙剑,和眼前的这个卑鄙的傻逼对峙起来。

    “哼哼!”张豺阴险的笑着,好象胸有成竹般对我一瞪眼睛,道:“小鬼!我想你也是个风流人物吧!这个婊子虽然刚被老子吃了一口,可是当真还是鲜美可人的呢!这么好的美餐,难道你就舍得丢掉~自古英雄配美女,我想整个香港地,这样的美人儿你也难得见着吧!?”他在荒唐的威胁我。

    张豺在和我打一个赌,表面上是他在赌命,实则是在赌我的色。

    如果我有色心,对面前的袭人绝对不可能不动心。

    正如他所言,袭人的相貌身材绝对是一流的,甚至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完美的身材,简直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堪比任何实在的或者传说中的美女神仙。

    我不忍心让这株国色天香之花黯然隐逝,望着她那裸露的侗体,我更加难以抗拒心中的情感,冥龙剑再也难以提起。

    张豺见我眼中的犹豫和怜惜之色,他心中暗笑。

    我一皱眉头,我向来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左右我的人都该死!

    “你找死!”我怒斥他。

    “拿一个不是处女的妓女来勾引我?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龌龊!?”我愤恨的吼着,手中的冥龙剑又有了起势。

    袭人仿佛听见了我的话,心被深深的刺痛了,随之身子微微颤动一下。

    袭人的这一下抖动,张豺并没有注意,他所在乎的永远只是自己,而敏锐的我却看在了眼里。

    难道我伤害了她?她难道不是个高级妓女?难道我原来想错了她?说错了话?

    我是无心的,只为声讨张豺才那般出口。

    这样一想,我本来被张豺激发起的愤怒又削弱了下来。

    如果她是位正经的女子,那我更没有理由不理会这位绝美人质的安危了。

    英雄一时被美女压制住,还真是憋心堵气呀!

    “龌龊?男人无毒不丈夫!你敢再抬高剑头一寸,我就划破她这张俊俏的脸!”张豺在恐吓我。

    我咬着牙,却也着实没办法反抗他。

    我犹豫半晌,眼睛盯着张豺,望着他那猥劣的笑容,我的瞳孔中好似要迸发出火焰来。

    “哈哈哈哈!!”张豺大笑起来。

    我又拿起剑指向他,心中所想,来日方长,我必将这败类杀个尸骨无存!

    我同时恶狠狠的回应其道:“你走吧!最好别让我在找到你!”

    我决定放过他,败给了对方的美人计。

    “我走?”他此刻话却多了,不依不饶道:“老子我要你现在把所有的兵力退出这里,否则我就割破她的脖子!”他又得寸进尺。

    我的拳头握紧了,咬牙切齿,再看看他手中的女孩儿,已经奄奄一息,眼看再不救助,就活不长了。

    我进退两难,难道要为一个女子而撤兵?

    那我辛辛苦苦计划了一个晚上,兄弟们拼死拼活打下的江山,我要怎么向手下交代!?又有何颜面再面对所有人?!

    焦灼的矛盾的火焰在我的胸口灼烧,好不压抑,烦躁。

    我为难的直想将眼前的这个拿女人当盾牌的懦夫碎尸万断,却又实在不舍那女孩儿……

    “我可没有时间等你,这样站着可累着呐!很容易一滑手就破了她的相的,那样你以后干她时候,可就大杀风景了~”他又用这种委琐的语言来激我。

    正当我怎样选择都里外不是人的时候,一声枪响划破天际。

    “砰!!”

    我一惊讶,恐怕那女子受伤。

    再一看,此刻张豺的眉心被穿了一个窟窿,鲜血缓缓的从那子弹大小的洞眼中流淌出来。

    张豺的眼睛望向天花板斜上方墙壁上的子弹孔,那子弹竟然是从其身后的窗外穿越张豺的后脑突破而出,那必定是从窗户下打来。

    是谁有这么精准的枪法?和这般厉害的子弹?

    张豺的身体直直的向一边倒下。

    我赶忙跑上去,在他身子倾斜的那一瞬间,我就拨开了他拿刀子的手,将女孩儿已经被冻的冰凉的娇躯暖进怀中。

    她的身上还有一股勾魂的体香。

    我赶忙想扯下床上的床单给她披上,先给其娇弱的身体保温,也围罩住她一些女孩儿天生敏感的部位。

    不然的话,此刻我距离其这么近,都有些冲动了。

    望着她那漂亮却有不失坚强,坚强却又露着灵气和水流般温柔的面庞,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就这样死去。

    我扯下床单时,却发现上边的血迹,又看见女孩儿下体上的血痕,我一皱眉心。

    她是在今天,才刚刚被破了处女身?

    我心中生恶,望了一眼已经倒下死绝了的张豺,愤恨的准备将他下油锅炸个永世不得超生。

    此时,楼下窗户外传来了周墩子的大嗓门,“老大,我们打胜仗回来了!”

    刚才的那一枪,正是千里眼的他所发,枪法之准,眼光之精,天神莫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