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章 少年骇客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7:31Ctrl+D 收藏本站


    我望着袭人轻柔的闭合的双眼,那白嫩光泽的眼角分明带着滴泪水。

    她的问话,让我一愣,不知道怎么应付。

    是啊,她的初吻,被以最卑劣的方式夺去了,这种阴影,不只是自己痛苦,是对未来真正爱人的亵渎。

    我眨了一下眼睛,脸色恢复了那份柔情,道:“初吻吗?我也没有了。”

    她仍旧没有睁开眼睛,继续道:“可是,我是女孩儿。”

    “那又怎么样?”我坚持着。

    “你……一定要吗?不后悔?”她在轻视自己。

    我笑了,嘴角弯了一道弧线。

    我没有再回答,而是默默颔首,沉下了身子。

    两朵殷红的唇拼合在了一起。

    我瞬间感觉自己触电般的激荡,那颤抖由心底传来,丝丝的爱意,柔情,通过袭人的嘴唇,穿透了我的骨髓。

    我被彻底的打动了,这女孩儿那柔软的心灵,是如此的脆弱和溢满魅力。

    我的手抱住了她纤细的腰枝,更加猛烈的拥吻她,将舌头肆意的伸在袭人的口中,打探着她软软的灵动的舌尖。

    袭人要推搡我,偶尔抓住我的疏忽,挣脱出来一口气,冒出来一句轻声的抱怨,“身边还有人看呢,你别……唔……”

    她还没有将话说完,便又被我的蛮横的嘴唇霸占。

    片刻。

    千百个吻,好象无数的雨点,打在她的口中,恣意的流淌,缠绵。

    袭人享受其中,心里却又极端的羞涩。

    丰磊咳嗽两声,伸手过去把周墩子的直勾勾的眼睛盖上,一起转身,还顺脚将口水流了一地的毕云滔踢的翻了个跟头。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放松了她的身体。

    袭人清醒过来后,好象一只惊慌的小鹿,先是下意识的喘息了两声。

    刚才我的狂吻让她几乎窒息,袭人而后打量了四周,除了我,所有人都在故做深沉,袭人羞涩的说不出话了。

    一抹红雾好似半张红月亮爬上了她那娇媚的脸蛋。

    我微笑一下,笑容中稍稍出了声,袭人侧过脸去不看我,好似在嗔怪我。

    我想她体内的毒素应该解除了吧,刚才吻的太狠,她的魅力也只是稍微泄露,竟然就把我勾的几乎迷魂,当真是一大尤物,好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我感叹。

    我刚才差点就忍不住去扒她的衣服了,还好我有克制力,不然就挂了。

    既然袭人的毒解了,那么此行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剩下的事务就是要教训一下这个色情狂疯子了。

    “你。”我眼光望向毕云滔。

    “啊!是我。”毕云滔害怕的紧,怕我一时性起,真的阉割了他。

    “你看,我们家小姐的毒已经解了,你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我的了,所以呢……”

    “所以你们就可以走了,大家交个朋友,我给各位多介绍几个物美价廉的色情场所,咱们一切都好说。”说着,毕云滔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向我鞠躬作揖。

    “不过,你浪费了我们这么多时间,不教训你一下也说不过去。”我很轻松的道。

    “老大,你不会真的要做了我下边吧,我这辈子可要靠它了~”他向我求饶道。

    “既然那东西对阁下这么重要,那你留下一只手或一只脚都还是说的过去的,你自己选择吧。”我给他选择。

    “不要啊~~”毕云滔突然痛哭流涕,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道:“老大啊~你看我们都是道上混日子的,大家都不容易呀,我身上的部件,少了哪一样也不能活了,救命啊~要不,我一辈子给您做牛做马,您就放过我这一回吧!呜哇~~”

    他哭的像个死了孩子的父亲,抑或是死了爸爸的孩子。

    “我也想这样,只是你实在没什么本事,对我没什么用处啊?”我刁难他道,暂时忘却了付宴的事。

    丰磊也在一边看热闹,而周墩子则是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的肚子早就支持不住了。

    “我有,我有本事,老大,只要你收留我,不惩罚我,我就做您的专职黑客,黑客,黑客知道吧,就是……”毕云滔说着,一五一十的在手上给我比画着什么叫做黑客。

    黑客我到是听说过,但是真的不甚了解,也更别说亲眼见识过,想来我一个黑社会,要一个黑客手下也没什么大用场的说。

    “那你作为一个黑客,会做什么,你能帮我什么忙?再说了,你嘴上说自己是黑客,我还说我是皇帝呢!”我讽刺他道。

    “我我……”他一阵匆忙,好象突然疯狂起来。

    “老大,你等着,我马上就能证明,我是多么高段的网络高手,哈哈!”一谈到网络,毕云滔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睛都直了。

    毕云滔站起来,快速的把自己那破旧的二手电脑给重新安装好,然后开机。

    电脑的启动速度很慢,看来是很古旧的货了。

    “老大,其实我那天去找你,也是为了投奔你,就是想给自己的这天大的本事找个好主子……”毕云滔趁着缓慢的开机时间,向我侃侃其谈,炫耀自己。

    “哦?天大的本事?真狂妄呢!那你怎么认识我的,怎么又认为我是个好主子?”我疑惑的问他道,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哈哈,我们做这一行的,什么不精通都是平常事,信息产业却是最拿手的,你三个月前到香港,投奔倪人王手下,强攻原和区,暗袭油麻地,这些个事,我都一清二楚。”毕云滔夸耀着,裂嘴哈哈大笑。

    我也默默点头,他的黑客本事我到没看的多重,不过对于现在这个时代上信息的掌握,他的实力确实可以吸引我的注意力。

    毕竟如今帮会里虽然并不缺人,但多养活一个家伙,我还是负担的起的。

    半晌,那沉睡的电脑终于打开了。

    “老大,你想怎么样,告诉我,在网络上,我毕云滔可以无所不能!”他傲慢的气质让我着实觉得好笑。

    “那你在网上吃饭给我看看?”我故意刁难他。

    袭人不禁抿嘴微笑。

    “啊!这个,好象……”毕云滔为难了。

    “你看,不行就是不行,不要把话说的太大!算了,你随便给我展示一点你的实力吧!”我把主动权交给了他。

    “好来~”毕云滔开始调集自己电脑里的存货。

    “老大,你看见这张地图没有?”毕云滔用鼠标指给我看。

    我靠近看电脑屏幕,是香港新界区的详细地图,里边有不少建筑我还算认识,例如我和倪小雅一起上课的学校,就在地图的正中央。

    那是一座私立贵族中学,普通的人没有资格去上,学校的一切都向钱看,有钱就可以旷课六学期,然后拿毕业证还拿三好学生奖状。

    “是新界的地图吧。”我喃喃的说。

    “没错,老大,我现在就要侵入香港军事情报处的卫星系统,然后观测整个新界地区的所有领域,花草树木,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毕云滔得意起来。

    他的话确实很吸引我,记得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学过,抑或是在报纸上看过,当时世界上,只有美国的卫星有这种技术,如果我的手下中真的有人可以做到这些技术性的手段,那么自己的黑道帮会就又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等级了。

    谁都不会放弃让自己变强的机会。

    “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那我一定不会亏待你。”我渐渐有了兴趣,许诺给他。

    “老大,你想看哪里吧?”毕云滔也很期待可以展示自己机会。

    “恩,就看这里吧,对,就这里。”我指示他。

    毕云滔的鼠标随着我的手指滑到了我和倪小雅一同上课的那所私立学校地方。

    “是这里?”毕云滔再次向我确认。

    “没错,你打开吧。”我亦很期待。

    “OK,老大稍等。”

    说着,毕云滔打开了一个奇怪的程序,界面上马上蹦出了一个黑色的平台,而后,随着毕云滔不断的在键盘上迅速的敲击着按键。

    电脑界面上飞舞着无数的看不懂的诡异的代码,毕云滔的眼睛中闪着光芒,此刻的他,天赋才慧,终于得以施展。

    此刻的毕云滔,已然和电脑网络容为了一体。

    天无宝伦,朝华转瞬即逝,只有虚拟的网络,可以和你划下永誓的盟约。

    片刻过后,键盘上有节奏的敲击音乐逐渐进入了尾声。

    毕云滔最后敲打了一下回车键,痛快的道:“OVER!完成!PERFECT!老大!那学校的操场,您看是不是这里?”毕云滔转头望向我。

    我的眼神中突然布满了憧憬。

    这所学校我去了不过两三次,都是为了陪伴和保护倪小雅而去的。

    倪小雅,这个女孩儿,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还好吗?她真的去找了新的保镖来取代我么?哎!

    而此刻,我隐约还有些记忆的,那片苍绿色的足球场,被毕云滔的一通程序连接,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就是这里,没错,兄弟,你真厉害。”我由衷的淡然的说道,苦笑起来。

    “哈哈!咳咳!”毕云滔兴奋到了极点,高兴的岔气咳嗽了两声。

    “把镜头再靠近些可以吗?”我看见操场上有一小块黑影,应该是有人在上体育课,想看个究竟,期待着上天的安排。

    “没问题。”毕云滔挪动鼠标滑轮,镜头又贴近了数倍。

    我瞠目结舌的望着,望着清晰的那一张活泼开朗,阳光柔和的俊俏面孔,是倪小雅。

    她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现,一直牵挂我愁肠的大家闺秀。

    我心头突然一紧,才明白,这么久了,原来她一直都藏在我的心底,不曾发掘过,如今感情却如同倾泄的瀑布,一发不可收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