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一章 偷窥

住家野狼2016-11-11 15:47:57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见电脑屏幕中,倪小雅正穿着彩色的体操服装。

    她那均匀妙恋的身材,各个部位,该露的露,改遮的遮,此时正和几个女孩子在操场上跳舞。

    怎么不去体育馆?或许因为今天太阳很好吧。

    倪小雅一向喜欢阳光,这也注定了我们不可能在一起,我天生是个爱好黑暗的破坏分子。

    操场上,领队的跟着一个体态还算苗条的女体操老师,倪小雅好象只美妙的天鹅,舞动着身姿。

    跳了片刻,那老师挥挥手,大概是要休息一下。

    倪小雅蹲下揉揉自己的脚,我看了有点心疼。

    晚上不是还有晚宴么?难道她不去?那该多无聊啊!

    我竟然有些不想去付宴,现在才发现,自己从昨天晚上开始,就紧张的睡不着觉,原来是还在思念和她见面的场景,下午匆忙的精心打扮,也是为了倪小雅啊!

    我的眼帘中出现了厌恶的场景,远处来了一个男同学,他走向倪小雅。

    那男的先是伸手拍了一下倪小雅的肩膀,就这一下,我就下决心要把他给办了。

    画面中两个人好象在说着什么,倪小雅强颜欢笑,眉目中却是无奈。

    “毕云滔,能调出声音来吗?”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

    “恩,可以的,现在就好。”毕云滔说着,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按动了哪里,又穿透了什么程序,输入了几个密码。

    我对电脑虽然还算是一般的精通,可是和眼前的这位奇才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可以了。”毕云滔言毕,电脑的音箱里开始出现杂音,而后杂音逐渐的清晰起来。

    我听见了那个下贱男人和倪小雅的谈话。

    “小雅啊~”

    他竟然胆敢如此亲切的叫她,我顿时怒火中烧。

    “啊,你好,你是?”倪小雅回礼。

    “我是你隔壁班的班长,我叫郝中浩。”这么垃圾的名字,不知道他爹妈是不是低能儿童,给他起了这么个破败的名号。

    郝中浩说着话,眼神不断的向倪小雅的紧身衣上看去,不时的瞄一眼她的胸部。

    倪小雅的胸脯,被紧身的体操服衬托而出,仿佛两座冰雪透明的山峰,美丽青春而充溢着性感的魅力。

    我见那下贱男人一脸的苟延残喘的表情,想现在就将其五马分尸了。

    “哦,我好象……”倪小雅想说她根本没听说过这个人,但是话语被对方打断了。

    “呵呵!你可能还不认识我吧,不过,我爸爸可是富邦建筑公司的总裁呢!”

    郝中浩夸耀自己的家世,他继续傲慢的道:“今天晚上我爸爸在家里的别墅开了个宴会,我想请你当我的舞伴,倪小姐,赏个脸吧?”他想追求她,我看在眼里,一切都明白了,拳头越攥越紧。

    我的一切的举动,或许身边的周墩子等人都没有太在意,而却躲不过敏锐的袭人的眼睛。

    袭人,她心中有了搐动,刚刚被我吻过的唇深深的抿着,眼睛里波光闪动。

    倪小雅怔怔的望着身边的女同学,稍微愣神了一下,推辞道:“这里不是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儿吗?公子为什么单找我呢。”倪小雅很委婉的推辞。

    不过,这个傻逼显然没有听懂倪小雅话中的意思,追击着道:“呵呵,小雅,我已经在意你很久了,今天晚上,我想把你介绍给我爸爸,他可是很想早日抱孙子呢!”

    这个无耻之徒,竟然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皮的话来。

    倪小雅眉头紧皱,俏脸也随之沉了下来,平和的道:“对不起了,郝公子,今天晚上我家里还有宴会,爸爸让我务必出席,所以你的盛情,只好……”

    倪小雅说着,想起了今天晚上爸爸说的会出席宴会的人物的名单,她想起了易强这个名字,心中一颤,脸上蒙上了一层云雾。

    “啊!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放弃我父亲那边的宴会,而跟着倪小姐去伯父家拜访啊!毕竟,我爸爸也是很想认识伯父的,两个老人家一定有不少的生意要谈。”郝中浩嘴巴咧的像裤腰,笑呵呵的望着正在出神的倪小雅的身体几个性感部位。

    而倪小雅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野心阴谋,怔怔的望着空气,眼神中的哀愁和矛盾,十八岁少女的心思,谁又能知晓。

    我正在揣测着,愤恨着,后悔着,嫉恨着。

    同时,电脑画面仿佛突然体会到了我的心情,随着我的内心波动,卫星的画面开始跳动,越来越剧烈,声音也沙沙的响起,最后画面全部变成了马赛克。

    房间里,没有人答声,轻轻的呼吸声,最大声的是周墩子的,却惟有我的呼吸声最是急促。

    沙沙声仿佛从电脑屏幕里的花白雪花里散发出来。

    我咬的牙关作响,片刻才回过神来,缓了缓心志。

    毕云滔在电脑上一阵拨弄,还是修理不好画面。

    “我再看看……”毕云滔喃喃的道,手指却不停息的在键盘上飞舞。

    不消一会儿工夫,他竟然调集出了香港上空的大气云层气象图。

    图片上,一片深灰的云雾正在飘动,旁边紫色的版块在向中间包围积压着。

    “看来出问题了,他妈的香港的卫星技术就是烂,连美国的三分之一都赶不上,稍稍有点大气变动,电子传感器识别系统就出问题了,老大,下边的就看不成了。”毕云滔无奈的谄媚的望着我道。

    我心想,听他最后的话语,好象我们这一群人正在焦虑的等待看黄片似的。

    当门锁好,椅子摆正,卫生纸准备好,皮带松开后,就等着那纠缠的男女性爱画面了,却突然停电了,你说任谁能不着急?

    我就不焦急。

    “算了,还有急事,以后再说吧。”我放过他。

    “那我……”毕云滔渴望的看着我。

    我实在受不了他那一脸的淫像,坏笑一下,道:“你,以后就是我红莲社新六堂的人了,好好干,现在大家都是兄弟了。”我拍拍他的肩膀。

    “那老大啊,平时有没有美女可以玩呀?”毕云滔躬着腰,搓着手掌,请示我。

    “哈哈!”我看此人真是没的救了,“只要你想要,当然有,不过,工作为先嘛。”

    “是是,工作为先,工作为先。”毕云滔不断的重复着我的话语,心里乐开了花。

    “好了,一切都解决了。”我看了一下时间,距离宴会真正开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左右。

    “丰磊,一会儿车子可要开快些了。”我说完,也没等待他回答,就出了门。

    身后跟着袭人,丰磊,周墩子,毕云滔压阵。

    毕云滔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破旧的老窝,对着房间大厅做了一个“干”的手势,道:“老朋友,我要到别的地方发财玩MM去喽!咱们永别啦!”

    随后的关门声。

    片刻过后,红色轿车均匀的马达声响起,我们又奔上了正途。

    小雅,我来了,等着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