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章 高烧不退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2:31Ctrl+D 收藏本站


    我病倒了,病的不清。

    感冒,发烧,嗓子发炎,拉肚子,四剑客同时袭来,哪怕神仙也躲闪不开。

    我的房间里,床前的废纸篓里扔的都是我用来擤鼻涕和擦眼泪用的卫生纸,堆积如山。

    床上,我的身体被覆盖了三层被子,电褥子也开着,却手脚仍旧冷的发颠。

    卧室的暖气被开到了最大,推门进来的人,都要被那火山爆发拌的热气扑面吹的好象热油上的荷包蛋般难受。

    可是,作为我这位一级病号来说,多温暖的房子都是冷,这冷字里不但是气温的含义,还有冷清。

    我想自己应该走出去散散步,试图忘记袭人,这样在床上躺着一天两天三天了,日子这么虚度着也不是办法。

    我派出了手下四分之一的兵力去寻找她,可是,我想她既然想躲着我,找遍天涯海角也是惘然。

    病情维持着,发病的种子在我的体内很坚强,我没有去医院的打算,我不相信那些医疗设备,不想被宰,不想被灌黑药,也不想见到医院里那虚伪的白色空间。

    有丰磊就够了,这个家伙的医术相当高明,在我身边就像个随身华佗,我不用担心什么。

    他说我的病很重,不是伤风那么简单,平时积攒的劳累,窝心,急噪,狂喜,伤痛,种种感情汇集在一起,好象包着一个大火团,而我的身体就像是一包纸团,纸团强力包着火势,等到我的身体的负荷程度容不下这股火团的温度时,疾病细胞就会疯狂的扩散出来。

    看来,我的身体的抵抗能力还算不错,直到今天才爆发出来,要是在危机时刻不请自来,不知道自己要死多少回了。

    我缓慢的起来了,浑身都酸疼,脸上滚烫,身体却在瑟瑟发抖,冷的不清,满脑袋都是糊涂浆,脚下好象踩了棉花。

    最麻烦的是后腰部位很酸疼,好象扭伤了,暗想自己这一睡就是三天,把自己睡成“麦蒂”了。

    我出门,外边的房间没有开暖气,我更冷了,但是硬挺着。

    丰磊说,我的病不是药物能在短期内治好的,我是积劳成疾,所以需要绝对的休息,才能逐渐痊愈。

    休息了三天,没有好转,我决定出去逛逛,算是透透空气,以毒攻毒吧!

    我下到客厅里,看见丰磊,周墩子,毕云滔三个人正在围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

    这些个家伙,一点没把袭人离家出走的事挂在心上,这些个没人性的东西!

    不过,也正是这几个莽汉,在我生病的时候悉心照料,才没让我的病情加重。

    虽然说他们所谓的悉心照料确实有点偏激,例如周墩子给我买了一堆的美食,香蕉,葡萄,温室里的草莓,麦当劳,薯片,妙脆角,瓜子,饼干,奥利奥,巧克力,面包,蛋糕……

    他每天趁我不能反抗就成堆成堆的往我的卧室里搬运这些东西,然后奉劝我吃,我吃不下去,他就自己生吞活剥。

    毕云滔,不用多说,我床头前那一打色情书籍,图片,电影碟片,都是他高价收购来给我提神的。

    丰磊还算有点人情味儿,懂点事儿,给我端饭和倒茶都是他来干,要知道这些琐事平时都是袭人亲自来着手的。

    我缓步挪动过去,想看看他们三个人抱头鼠目在看着什么。

    毕云滔微微正座,手中遥控着电脑鼠标,屏幕中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欢快的跳脱衣舞,那动作好象一条水中游蛇在恣意摆动,好不妖艳绝美,催人冲动。

    “咳咳!”我咳嗽一声,三个人身体一震,齐齐的站起来,向我敬礼。

    “老大,你怎么起来了?”丰磊关心我道。

    “我没事,就是想起来走动走动,这样病也好的快。”我用自己的见解回答问题,也不管华佗丰磊的意见,摆摆手让他不要再劝我。

    “老大好。”周墩子和毕云滔滔冲我道,同时,毕云滔滔已经麻利的把那污秽不堪的电脑视频上扭动的裸体美女给关在了自己的专署隐藏文件夹里。

    “云滔啊~,你能不能帮我办个事啊?”我要他的帮助,眼睛无神的盯着电脑看。

    毕云滔滔先是一愣,继而客气的说道:“老大,你直说吧,我一定尽力。”

    “我给你大约一星期时间,你帮我查找到香港朝华私立贵族中学的期末考试试卷和所有题目的答案,能办到吗?”我有气无力的问他道。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的,老大,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毕云滔追问我道。

    “呵呵,咳咳!”我干笑两声,又失声咳嗽了起来,继而走向门口。

    “老大,这么早,外边相当冷,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丰磊关切我的病情。

    “放心,我走不远。”说着,我不容置疑的对他们摆手,然后推开别墅的门,出去。

    我想去学校,确实很早,应该没有迟到。

    去看看倪小雅旁边我的空座位被谁坐了,还有,我想要一张成绩单,然后找个机会,过年要回家看看父母,给他们托词就说自己的成绩好,被Y市的第一中学保送到香港一所更好的中学读书去了。

    这个借口应该还不错,亏我在生病的时候都能想的到,脑袋昏沉并不代表没有创造力,只是我要在课堂上憋气一段时间了,我要怎么面对同班甚至可能还是同桌的倪小雅呢?

    高烧三十九度不退,浑身仍旧发烫滚热,身体内里却冰冷的打摆子,我就这样踉跄着出了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