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章 重逢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2:57Ctrl+D 收藏本站


    我讨厌冬天,伸不开胳膊腿,好象个僵尸一般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外边的冷空气毫不留情的侵袭着我的身体,冻的要死。

    好不容易,终于打到了一辆的士,老子还不会开车,所以暂时没有呈威风自驾游的资本,只好花钱乘坐寄乘车。

    我告诉司机一个地址,车子驱动。

    我在车中迷瞪了一会儿,便到了倪家的邸宅附近。

    不是我想来这里,而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学校的具体方位,只好重演一遍上次倪小雅带我去学校的状况。

    我重新找到了那个站台,然后跟一堆冻的哆嗦的人一起站来站台上等车。

    站台上有可以休息的座位,可惜椅子上边的可乐饮料和不知名的脏鞋印混在一起,已经结冰了,没有人忍心去坐。

    抖擞了片刻,还算幸运,我所要等的公车终于驾到。

    我本来排在第一位上车,只是最近体力强烈不支,先被一双不知名的大手往后一拉,然后连连的被挤压,不幸成为了最后一名上车的乘客。

    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生气恼火了,赶紧趁着车子刚刚启动的刹那,跳上车来,才发现身上没有带零钱。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二十元面值的钞票在司机的面前展示一下,意思是向他阐述自己确实没有零钱,问他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支付,或者便宜我这病人一次算了。

    司机很是礼貌的冲我道:“没零钱,下车换去!”

    于是,深怕麻烦和不想再受冻的我,颤抖着将二十大洋塞进了投币箱,要知道,单人乘车的规定票价是,两元。

    司机的技术无可恭维,车子开的像云霄飞车般惊险,可惜我又没有座位,因为是最后一名乘客上车嘛,只好亲身感受那惊心动魄的摇摆。

    我好不容易伸出手去拉那冰凉的金属扶手,然后皱眉头,翻白眼,看着面前座位上的一幅标语:老弱病残孕专座。

    如今,只要不是白痴,都能识别我此刻一脸的苍白病容。而面前座位上的大叔硬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般的稳如泰山的假装看着窗户外的风景,不让座。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原理,现在的每一秒时间对我来说都仿佛是一小时那么久。

    我坚定自己的意志,暗暗吩咐自己今天一定要去学校上学,我可是已经旷课两个月的人了,不知道老师还要不要我,今天出来的匆忙,也没有带多少资金,到时候情况若不妙,只好给校长老人家开支票了。

    我暗想着怎么贿赂学校的领导,那大叔终于要下车了。

    我顺理成章的成了那座位新的主人,只是那座位毕竟不是妓女,我坐上后只感觉稍微休息了一下,不难受了,却不是很舒服,椅子长年累月,构造已经呈现畸形,下边粘着的尽是口香糖和污秽之物。

    我在车上颠簸了许久,又一站,一个盲人老太太上来了,她的眼睛眯着,充满皱纹的手中拿着根破旧的拐杖,头发蓬乱,面色憔悴。

    我见了她,心中顿时一柔软,心想这样的人才是应该被让座的,但是,我自己缠病在身,车上那些个禽兽魔鬼又都熟视无睹,我只好叹了口气,将老太太扶将到我的座位上坐定。

    当我的手触到老太的衣服时,发觉她的棉衣根本就是一层薄纸,心中不禁一沉,暗暗的愤慨这个社会的残酷无情,她的儿女们难道就不管自己的老娘了吗!?我靠!

    “好心人,谢谢你。”老人家不断的向我点头,眯缝的眼睛翻着白色,脸上的皱纹波动让我心痛。

    我一只手撑着公交车扶手,另外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所有的现金,大概有四百元,塞到盲人老太太的手中。

    接触她的手的同时,我感觉那比砂纸还粗糙的皮肤,叹息道:“老奶奶,这里是一点钱,你拿着,去买一件棉衣吧,天这么冷。”

    “小伙子,这怎么行,我不能要。”老太听出我的声音很年轻,而她沙哑的喉咙却好似僵死之人,温暖慈祥的声音是那样的苍白。

    “你拿着吧,也不多。”我假装那些钱的面值并不是很大,希望老太可以收下。

    她终于很紧迫的收下了,连连道谢,感叹世界美好,我也该下车了。

    我怀着无奈的心神下了车,车上马上有一个长相破败的小伙子,见我的身影消失后,鬼祟的走到老太太的跟前,柔声道:“老人家,我看你手中的四十块钱都是旧钱,还有的缺了角,你眼睛不好,花不出去可真是坏了,干脆我帮你换几张新钱吧。”

    “哦,好的,谢谢你,现在的好心人真多呀。”

    “恩……好了,这是四十块钱新钱,您拿好了,您这四十旧票子我就收下了。”

    老人家紧紧的攥着此刻手中的拐杖还有四张被撕成小长条的报纸,连连点头。

    ……

    我又见到了自己的学校,现在是早晨七点二十分,七点四十的时候就要上第一节课了。

    学校安排,因为天冷,早自习被取消,直接上课,学生每天可以提早放学回家,这样学校也可以省些暖气钱。

    眼前,还有很多学生正在往校门里走,他们穿着各异,背着各种名牌书包,有的男女牵手的必然要在距离校门口不到十米处松开,不然会被正在值勤的教导主任抓住就麻烦了,毕竟看见美女和看见美女和身外的另外一个男性拉手,是决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我装模做样的进入学校,本人没有书包,只好低着头,鬼祟的潜入,还好躲过了教导主任的耳目。

    上课铃声响起的同时,我进入自己的教室,亏的我只来过两天,竟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教室位置。

    三楼,三零六室。

    入到宽敞的教室里,环境很静,偶尔有一点凿凿梭梭的小声讲话声,我第一眼本能的望向自己的座位,仍旧是空的,而旁边的倪小雅正在埋头写着什么。

    教室里有暖气,比外边算是暖和多了,倪小雅的淡黄色外套挂在我的椅子上,她只穿了件半紧身的白色毛衣,头发斜着扎成了马尾辫,正在聚精会神的望着桌面上的课本,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

    大概快考试了,她在紧张的复习吧。

    教室里春心浮动不能安分的看书的一部分女生看见了我,曾经据说班级里一大帅哥的偶被一群雌性的目光照射的有点不适应。

    一声声尖叫响起,要知道病人是不能受到噪音打扰的,我的脑袋瞬间混乱的疼痛非常。

    倪小雅被惊动,她抬头看向了门口,看见了我。

    刹那间,四目相对。

    那是穿越时空,颠覆宇宙,无视自然的爱恋的情人跨越一切的阻碍,终于在万年的时空,艰难的路途上相遇的眼神。

    波澜壮阔的目光里透露着生死知己,恋恋不舍的思虑,眉目间挂着良久的牵挂,脸颊上的表情上演着一切,代表着一切,淹没了一切,延续了一切。

    两个人,眼神里放纵着一切的热情,汹涌着无限的惊喜和无奈。

    倪小雅默默的抿着嘴唇,注视着眼前让她爱恨交织曾经相识又好似陌生人的男孩儿,一动不动。

    我又一次受到了木然的刺激,她目光中的电流连通到我的身躯,心灵的承受力已然达到了最高点。

    倪小雅眉目间猛然的波光一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会自然的颤抖,轻声道了一句:“易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