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八章 追风舰 前篇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4:19Ctrl+D 收藏本站


    我望着倪小雅平静的脸庞,说不出话。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晚上是零下八度,有六级大风和霜冻,距离她家最近的体育用品商店,也要有三条街那么远。

    如果是她一个女孩儿去的,那么要经历什么,是不言而喻了。

    “看什么?我脸上有红酒吗?酒鬼不是应该只爱酒不爱美女的吗?”倪小雅讽刺我说。

    我笑了,欣慰的真心的笑容,放下手中的跑鞋,回答她道:“美酒配佳人,才是天下第一美景。”

    “别贫嘴了,开幕式快开始了,你做好准备。”倪小雅帮我把试过的运动服装好。

    “开幕式?还有这东西?”我果真是个土包子。

    “是啊,你前些天没来,我们已经演练好了,我是举班级牌子的,体育委员负责喊口号,你跟着队伍里边走就行了,步子迈的严肃点,不怎么难,能混过去主席台前领导老师的眼睛就行了。”倪小雅向我解释道。

    “哦。”我一知半解的答应了一声。

    十分钟之后,我们集中到了操场之上,排列成整齐的队伍,准备等候检阅。

    随着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的响起,和校长教育厅厅长还有学生代表的口沫横飞的讲话,一群白鸽被放飞到蓝天白云处,它们的命运注定是被冻死或者是被运用各种烹饪方式塞到某某人的胃里消化掉。

    接着是一排一排的方队走过。

    轮到我们班了。

    倪小雅穿着象征着友谊和平的淡绿色裙子,手中举着高一六班的大牌子,从主席台前走过,我们跟着体育委员那位大哥,高声的喊着口号:“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弘扬体育精神,高一六班为校增光添彩。”

    然后是几个手里拿气球的傻逼们把气球放开,香港教育厅厅长同志望着倪小雅的一高一低起落有秩的大腿激动不已,连连拍手叫好。

    我迈着拘束的方正步,目光平视前方,双手摆动如划龙舟时的船桨,在心中叫骂:“他妈的这可真不是人干的事!”我有种想要马上逃离这里的冲动。

    终于经过了紧张的检阅开幕式,运动会的正餐,比赛正式开始了。

    我的项目要等到运动会开到中段的时候才可以上,所以暂时穿着棉衣,坐在场边观看别人的比赛情况。

    我吃着倪小雅带来的水果糖,巧克力,咕咚咕咚的大口品尝着可乐,望着场中那一个个如同离弦的剑般高速飞驰的同学们,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郝中浩这个家伙果真没有闲着,他又来找倪小雅了。

    现在没有教室的墙壁来阻挡他,他直接坐到了倪小雅的身边,向她问寒问暖,还不时的瞧瞧倪小雅没有来及去换的绿色短裙。

    我本来还在尽量照着大面子忍着,但是,余光瞟向倪小雅那痛苦的脸色和郝中浩那委琐的眼神,心中着实不爽快。

    我豁出去了,“请你离开。”我伸手一推,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把他推了个踉跄。

    郝中浩往后退了几步,他勉强站住,身下的椅子却倒在一边。

    他心中恼火,看我早就不顺,但是仍旧不敢招惹我,要是他现在敢上前一试身手的话,那么丢人的一定是我这个一级病号,可惜他是个窝囊废。

    “你干什么!?他妈的!”郝中浩只会运用语言武器来攻击我。

    “你别再靠近倪小雅,她是我们班的班长,请你在学校里检点一点。”我平静的面无表情的对他道,我也对抗性的站了起来,虽然腿有点打软,头也有点晕乎,但还是装作无坚不摧的耸立样子盯的他心里发虚。

    “你你……”他一时间无话可说,实在不能奈我何,却又艰难的撑着自己的场子道:“倪小雅是我的未婚妻!我找她说话,难道犯法吗!?我靠!”郝中浩粗口拿前几天在倪家宴会上的条约来压我。

    我本来是无词的,但是老子出生入死都过来了,什么时候怕过这种阵势,我蔑视的笑了一声,道:“那我现在就是要霸占你的未婚妻,你怎么样?”说着,我右手突然握住了倪小雅的酥软的肩膀,往自己的怀里搂着。

    倪小雅吃惊的惊哼一声,然后半推半就的不动了,她的脸上一抹红晕浮上了粉面。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股子冲劲,霸道的紧紧抿着嘴唇瞪着郝中浩,把倪小雅搂的更紧了。

    郝中浩见了这情景,直气的牙齿发癫,伸出手指着我说不出半句话,浑身都颤抖不已,“你你你……”

    “你回去吧,这里不欢迎你。”我下逐客令。

    “你等着!我找我爸来,办死你!”郝中浩又抬他老子出来,然后背过身去气哼哼的迈着大步子走了。

    我真想仰头大笑,“真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宝宝。”我摇头评价郝中浩。

    “哧~”怀中的倪小雅也忍不住掩嘴笑了,她出手把我的手从肩膀上拿开,道:“你也不是好人,色狼一个。”

    “小姐,你刚刚被大英雄完美的完成了一次感人肺腑的英雄救美的戏剧场面,竟然不感谢的以身相许,也要送一个香吻来庆祝一下吧!”我调皮的说道。

    “给你一脚算是香吻,惩罚一下吧。”倪小雅说着,给了我腿一脚。

    要知道发高烧的人,浑身都是很脆弱的,我被她踢的疼的几乎想跳起来,就是没力气叫喊和大跳,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头认罪了。

    倪下雅也不再理会我,自顾自的吃零食看比赛,时而大声的蹦跳着为自己班级的运动员们加油。

    我看着地面,想想一会儿怎样才可以在赛场上不太丢人的混过去。

    现在要是突然有恐怖组织来轰炸我们学校多好,我就可以不用在赛场上被人家落下上百米了,我暗道本。拉登你个孬种,关键时刻不见你人影了!

    我想着,手指在地面上无聊的画着圈,身子越来越无力,在反复的吵闹的音乐声中,我的头渐渐靠在了倪小雅的肩膀上。

    侧脸贴上她的酥软麻人温暖的肩膀,感觉好舒适,比我家床上的枕头要舒服多了,真想一辈子都靠在她的肩膀上睡觉。

    我啧啧嘴,不觉间进入了梦乡。

    发高烧的人很容易睡眠,也很容易做奇怪的梦,我梦见了自己被NBA选秀进入了火箭队,然后在姚明麦蒂都受伤的情况下,我单场拿下八十分,二十个篮板和二十次助攻送火箭队勇夺赛季总冠军,然后自己被选为MVP范甘迪抱着我的腿激动的大哭的场景……

    轻轻的笑容挂在我的脸上,睫毛时而波动一下,嘴边还带着少许口水。

    倪小雅感觉被我贴上了肩膀,无奈的望了我一眼,见我闭上眼睛呼喝呼喝的喘着粗气,因为感冒鼻子还不怎么透气。

    她心疼的用小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好不容易用一只手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喃喃的道了声:“天知道谁才是个孩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