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二章 夜色撩人

住家野狼2016-11-11 15:56:6Ctrl+D 收藏本站


    “真不走了?”

    “真的。”

    “那晚上住哪儿?”

    “恩,是呀,我们没有地方住了,那就在河边将就着?”

    “你想冻死人呀?我可是刚刚退烧。”我给了倪小雅梳着马尾辫的头发上一个爆栗,暗道一声傻丫头。

    “恩……”倪小雅拦住我的手,冥想着,“呀,我想起来了。”

    “什么?”

    “呵呵,不告诉你,不过,今天晚上我还是得回家。”

    “哦,那我送你回家吧。”我妥协的也快,不怪她出尔反尔,一个鲤鱼挺站起身来,顺手也把她拉起来。

    “走吧,天色很晚了,送完你我还要回油麻地那。”我说着,拉着她的小手往回去的路走去。

    倪小雅像只小梅花鹿般跟着我,贴在我的胳膊上,好象块年糕般。

    “自家老婆,就是亲近。”我开玩笑说。

    “谁是你老婆了,净臭美。”倪小雅跟着我的身子一蹦一跳的散步般回家。

    这么黑的夜晚,街道上几乎没有其他行人了,她也不害怕有什么歹人。不过,说来和我在一起,也没有什么普通人能伤的了我们,本人虽然不是独当一面的神仙,然而一个人对打四五个社会上的小瘪三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能给自己爱人安全感的男人,才是好老公嘛。

    “刚刚才答应的,还以身相许了呢,现在竟然赖帐了,女人心,真叵测。”我一撇嘴,不满的说道。

    “谁以身相许了?”

    “你刚才亲的我嘴呀,现在嘴唇上边还沾着你的口水呢,你看看,闻闻~辨认一下~”说着,我将脸靠向倪小雅。

    “哎呀!变态!快离远点。”倪小雅笑着跳开了。

    “承认了吧。”我无赖道。

    她又重新跑过来,靠近我,说:“你呀,就是脸皮厚实,这个爱情速食的年代,一个吻又能说明什么呢?我家的少爷易强同学?”

    “在现在这种让人无奈的年轻人间的感情速食年代,对于大部分人来水,一个吻确实不算什么,试问我们学校的处女又有几个人呢,每天虚伪的在教室里装清纯的那些个花花绿绿的裙子下,全部都是让你厌恶的……”我说着说着,气就起来了。

    “好了好了,你别形容了,我知道易强少爷对本校男女生交往过度状况的了解深度了。”倪小雅阻止我继续泄愤下去。

    “恩,但是你不一样呀。”我话峰一转。

    “我又什么不一样,我不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么,哪怕长的漂亮那么一点点,家世也比你好那么一点点。”说着,倪小雅伸出葱根般的小拇指在我眼前玩笑般的摇晃两下。

    “呵呵,为什么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只要是我易强喜欢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比所有人都有优势。”我断言道。

    “呵呵,油嘴滑舌的家伙。”倪小雅掩嘴微笑。

    “那不知道倪小姐是否愿意在这漆黑的夜晚,浪漫的月光下,微风习习,接受油嘴滑舌的小青年易强同学的求婚呢?”我直言不讳的道,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遮掩的了,彼此都不是爱好虚伪的人。

    “恩,答应到也不是问题,不答应也在情理之中。”倪小雅卖关子。

    “哎,又要猜谜了。”我叹息道。

    “你别难受,哪有人求婚都不带定情信物来的?”倪小雅银铃似的嗓子质问我道。

    “这个呀,难道你还想要什么钻石白金的?洋房跑车?我明天就叫手下去办理,不不,我自己去买,一定给你买最好的,限量的,全世界只有一件的才配的上我家小雅。”我幸福的沾沾自喜道。

    “好了,易强,咱们说真的。”倪小雅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

    “恩。”我也不再嬉皮笑脸了。

    “我到是没什么条件,我也不是那种爱慕虚荣奢华的人,但是,你想娶倪家小姐,怎么也要过我爸爸那一关,这一关可不是好过的。”倪小雅欣然的对我说,平静的望着前方的路。

    我们的步伐交替着,轻松的散步,温馨的徜徉在宁静的街市中。

    “倪叔?他会为难我吗?”这个我到也有些担心,毕竟倪小雅是她的千斤,老人视她为掌上明珠。

    况且倪人王占据半个香港的势力,想娶他的女儿,可不是一般人都有资格的,至少凭借我现在的一点小地盘是绝对没有发言权的。

    “如果你没有一定的实力,让爸爸认可你,他会全力阻挠我们,所以,易强,如果你真的爱我,为了我,加油上进,让爸爸对你没有任何怨言,好么?”倪小雅虽然没有看我,但是,我可以想象出现在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憧憬和担心。

    我深呼吸,清凉的空气吸进肺腑,整个人都精神敞亮了许多。

    “放心吧,我是易强,就没问题的。”我胸有成竹的道。

    半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缓步前行,我不想太早到她家,故意放慢了步伐,她也会心的配合着我。

    快走到倪家的最后一条街道处,倪小雅终于说话了,“别担心了,还有我帮你呢,只要你尽力,我迟早会嫁给你,就算不能,我也不会跟别人走,你已经在我的心里扎下一根刺了,拔掉了,我会死的,我的第一保镖先生。”倪小雅边说边用小手指向自己春色荡漾的心口,意思是那里边装着的,是我。

    我欣然的笑了,一切都是这个美丽的姑娘所期望的,我惟有发奋图强了,为了她,就算死又能怎样呢?一个真正的男人,一生的光华闪耀,事业封顶,不也就是为了一位一生难得的知音红颜么?

    我眼神坚定的点点头。

    “那么,我们回家吧。前边就是咱们的家了。”倪小雅欣慰平静的说。

    “好的,你去吧,都这么晚了,倪叔该等急了,我先回去了,过两天我找个好机会来向他说明我们的事。”我一本正经的说。

    “呵呵……”倪小雅掩嘴露出一个小酒窝笑个不停。

    “笑什么?”我疑问的挠头。

    “什么两天呀,爸爸要出去一星期的,你想来提亲也要等一个星期以后才行呢。”倪小雅强忍着半笑不笑了。

    “啊?那么现在……”我问的意思明确。

    “是的,保镖先生想的没错,现在那所别墅里没有一个人,爸爸又把用人们都带走了,今天就我们两人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倪小雅回答的更明确。

    “呃……”我吃惊的半张着嘴巴喝凉风,好象只河马。

    “来吧,外边多冷,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傻瓜自己走夜路回去呢。”倪小雅温柔的说着,拉起我的手往别墅的方向走去。

    这个丫头,原来一直瞒着我,家里并没有人,那所大别墅,一个星期都没有人,哇靠!这下我们的同居时代,又重新开始了,我可得好好把握的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