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二章 美女经济

住家野狼2016-11-11 16:0:58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我和倪小雅提着一个箱子,正走在回酒店的雪地上。

    “老公,我好困啊~”倪小雅向我撒娇道。

    “是啊,我也有点提不起精神。”我附和着。

    昨夜在温泉里洗了一痛,一晚上一直都在打水仗,两个人真的成了游龙戏凤了。

    她告诉我她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同时她的身体也被我看的精光,虽然只是看,并没有太亲密的接触,我仍旧是赚了很多的。

    到了后半夜,我们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在温泉里睡了,我靠着池边,而倪小雅则靠在我身上,被我搂在怀里。

    一直睡到今天早上才醒来,毕竟不是温暖舒适的软床,起来的时候是不舒服的,我们踉跄的穿好了衣服,爬起来,准备回酒店再研究滑雪的事情。

    “老公,我们先回酒店睡会儿觉吧,我好累啊,暂时不想滑雪。”倪小雅继续向我求饶。

    我本来也没有精神,况且来这种地方本身也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滑雪啊?我是因为她来才跟着来的,所以来说滑不滑雪对我来说没有绝对的诱惑力。

    “好吧,我们先回酒店吃早饭,睡觉,然后下午再去滑雪吧。”

    “不嘛,我早饭也不想吃了,现在就想睡觉。”

    这个丫头,如此撒娇我也着实没有办法了,“可是现在还在雪地里,你怎么睡觉啊?”我无奈道。

    倪小雅冲我甜甜一笑,“亲爱的,你背着我回酒店,我就在你肩膀上睡。”这是她第一次喊我亲爱的,也不过是让我背着她,其实也没什么难的,但是……

    哎!男人就是这样命啊!人家既然让你背了,就背吧。

    我只好无奈的将倪小雅背在身上,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雪地里踏。

    “老公,你真好,嘻嘻!”倪小雅开心的笑着,双手缠着我的脖子。

    “哎呀,你轻点,要被勒死啦~”我还真是命苦。

    “哦,老公你慢慢走,我先睡了,好舒服……”

    身后传来倪小雅轻轻的呼吸声,确实好听,而且她身上还透露着女人的体香,可是,可是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呢!

    特别是没有了倪小雅这个可以聊天的伴侣,她现在睡的香甜,昨天晚上来的时候也没感觉很远,现在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去就显得路遥了。

    虽然确切的说我现在不是一个人,可是在理论上讲,我不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孤零零的没有人说话的两倍体重的人。

    好不容易到了酒店,我已经累的快要崩溃了,这个丫头不算太重,可是走了那么远的路,任谁也坚持不了的。

    她仍旧沉睡不醒,看来是真的累坏了。

    我只好先把她抱床上,犹豫了一下,帮她脱去了外套和裤子,只留衬衣在身上,再帮她把被子盖好,看房间里一直开着暖气,我才去找了点东西吃,然后躺在其旁边,也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再不去滑雪这四天转眼就要过去,那么来这么昂贵的地方就不值了。

    虽然我和倪小雅现在都很有钱,可是,想起此刻在家里的父母还在艰苦奋斗着,心里就一阵心酸。

    倪小雅也醒来了,仰头看见墙上的挂钟指向了下午一点,她像只小猫一样的伸了个小懒腰,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我,温柔的问:“老公,你也精神多啦。”

    我连连点头。

    “那我们去滑雪吧。”

    “你先吃点东西。”我怎么感觉自己好象是她的用人似的,或许许多男人在妻子面前都是这样的吧,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说。

    “好的。”她接过了我给她准备的一块奶油蛋糕,又喝了点米粥,算是觉足饭饱了。

    “起程吧,老公,你吃饭了吗?”

    “我已经吃过了,我们走吧。”我喜笑颜开。

    出了门,我们一路上到了滑雪的场地,场地上的人数适中,既不少的让你觉得冷清扫兴,也不多的挤不开。

    我们两个都穿着新的滑雪衫,我的是蓝白色的,她是红白色。

    看见很多人正滑的性起,我也有些跃跃欲试,可是我们俩现在都没有带雪橇和各种防护用具,只能现买了。

    我们到了旁边台前的一个露天商店柜台前,看见那老板正在给三个客人谄媚的展现商品。

    “老板,你这里有好的雪橇和滑雪用具吗?”我说的话不是很专业,毕竟没有过类似的经历。

    那老板抬头看我们的同时,那站在柜台前的三个顾客也同时转头来看我们。

    顿时一个委琐的笑容看来,看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是郝中浩,那个褐发男子,当然还有随行的年级第二名——米妮。

    我没有说话,继续看向那老板,不想和这种苍蝇谈话是我的一贯作风,我拉着倪小雅的手,她躲在我的身后。

    “好的,您两位想要什么价位的?”

    老板的话说完,郝中浩不怀好意的接话把道:“戚~~现在真是社会发达了,连土包子也来滑雪了,你们说可不可笑。”

    褐发男子抿嘴微笑不说话,而本来不想笑,但是碍于是郝中浩带来的随行妓女的米妮,为了钱还是得大笑,她笑的很大声,所以也显得很假。

    我一皱眉头,根本不屑于看他一眼,“这里有土包子这种事物吗?为什么我只看见一只很好(郝)很好(郝)的苍蝇在乱飞,还嗡嗡的叫唤呢?”我的话比他要毒很多,这个不怪我,是他自己找的。

    而这样的笑话才是真笑话,倪小雅虽然是有高素质的女孩儿,也不免在我身后掩嘴轻笑。

    “你……”郝中浩指着我。

    “唉~谁要是发脾气,谁可就是承认自己是那只苍蝇了~”我用自己的手拨开他的手指头,再在他面前摆摆自己的手指,道。

    郝中浩憋气的满脸通红,却又一时间找不到好词语贬斥我,暂时装愣在原地。

    “老板,雪橇,还有一些保护的用具,我要两副,一副男孩子用,一副给我身边这位美女,你帮着找一下吧,价钱不是问题。”我随和的道。

    “呵呵,这位小姐还真是位美女啊。”我相信那老板这次说的话绝对不是谄媚的奉承,因为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倪小雅,一连好几秒钟。

    “咳咳!”我有些不高兴了。

    那老板才缓过神来,连连赔不是。

    他转过身去露着大屁股给我们,翻找了好久,终于凑齐了几样东西,雪橇,护膝,护腕,头盔,眼镜,平衡杆……

    “老板,多少钱呀?”倪小雅清脆的声音响起。

    “呵呵,看在这位小姐的面子上,我就算便宜点,不过这些东西确实都是好东西呀,我来算一下……”

    说着,老板拿着一个计算器,认真的计算着,“恩……一共是两千三百五十八元,你们俩以后多帮我介绍些顾客,这次就算你们两千块吧。”老板笑呵呵的道,看来这个家伙还是个实在人。

    我从钱包里拿出了那传说中的两千块钱,交给老板手里。

    “老板,能不能再奉送一样东西呀?”倪小雅微笑的样子就像是一位盈盈的天使,我看那老板也要被迷晕了。

    “好好,我再送你们一个好箱子,把这些东西暂时装里边,很方便的。”

    “谢谢老板。”倪小雅声音甜死人了。

    “不客气不客气,呵呵。”

    我和倪小雅提着一个大箱子离开,走在雪路上,我轻拧了下她的小鼻子,“丫头,你怎么能用美色迷惑那位老板呢?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

    “人家也是为了能帮老公多省点钱嘛~”倪小雅靠在我身边,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

    “呵呵。”我无奈的笑着。

    “不过,那个老板是诚实,这些东西,我看成本也得有一千八左右,在这种高消费的地方,他并没有赚我们多少。”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就一点也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的好坏。”

    “雪橇要看板子的软度,还有夹层的材质,硬的话的非常危险,这些护膝之类保护的东西,就要看品牌和眼力了,这些都是陆云叔叔以前教给我的,你当然不知道了,都没来滑过雪,况且,你是只傻狗嘛~”倪小雅玩笑说。

    “好啊~你竟然敢讽刺你老公,你买了这些东西到头来还不是我提~”

    “那是,怎么样?难道还要美女提吗~”

    “哎~”我表面叹息,心里却乐呵呵的。

    “有个美女老婆就是好,连买东西人家都给便宜呀~”我感叹。

    “咯咯……”倪小雅笑的花枝招展。

    远处传来郝中浩三人的声音。

    “他妈的!老头!给我来一套二十万美元的雪橇!我靠!妈的买个千把的货色就这么高兴,两个贱货!”这是郝中浩的声音。

    “这位公子,实在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么昂贵的雪橇了。”

    “他妈的你找死啊!老子的意思也敢违抗!”郝中浩把刚才对我的气发在雪橇店老板身上。

    “郝少爷,你别生气。”生硬的中国话来自旁边的外国人。

    “杰克!你说我能不生气?他妈的那两个贱人一直他妈的气我,我这个人虽然脑袋灵光,却不太会说话,这个你也知道,妈的一和他们吵架我就堵心!”郝中浩气急败坏。

    “我说郝少爷,对于这种人难道还能用吵架来打败吗?直接动武啊!”杰克眉目中含有凶光。

    “动武?我也没带多少人手来,我怕打不过那个小子,他可是黑社会的。”郝中浩担心道。

    “哈哈!黑社会。”杰克大笑,“我说郝少爷呀!难道你忘记了,我可是全伦敦的搏击冠军啊!”杰克夸口道。

    郝中浩眼中显露出光彩,嘴角有了邪邪的笑容。

    身边的米妮一直没说话,作为书呆子女生,她的愿望就是钱和权力还有名望,为了这些,卖身算什么,不过,其他的事情她可不管,也懒的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