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三章 惹我你就死定了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28Ctrl+D 收藏本站


    我在的倪小雅的指导下,穿好了滑雪服装,顿时飒爽英姿历历展现。

    “老公,你这么帅,吸引了好多美女看你呀?”我一看周围,果然很多女人在看我,是不是美女我就不知道了,她们每个都裹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晰。

    “可是,同时也有很多男人看你呀,我可是吃亏吃大了。”我说的也是实话,倪小雅往哪里一站,那就是一樽女神像,哪有不招人眼球的道理?

    她也很久没有滑雪了,我更是一窍不通。

    我们就在这被许多人注视的目光下,一起牵着手,在别人心惊胆寒的心跳中(女人担心我摔倒,男人担心倪小雅摔倒),连连的滑越了一个个山峰,树林,小道。

    在那雪地上驰骋,每到了最底端,我们就可以坐缆车回来,再继续滑,若是不想坐缆车,还可以自己把那一身行头去掉,再享受一下爬雪山的乐趣。

    不消半晌,我已经是一个滑雪的高手了。

    “老公!你真厉害!”倪小雅适时的夸奖我,一个好老婆的表现就是能在适当的时候勉励自己的老公,而不是在嘴边夸奖邻居家的男人,公司里的领导薪水多等等云云。

    “哈哈!”我也仿佛成了孩子般,本人天生身体素质就好,又经历了这么多次的切身考验,生死门我都过来了,这小小的滑雪还能难倒我么?

    在陡峭的山崖边,我飞箭一般的下滑,手中牵着的正是大声喊叫着刺激的倪小雅。

    那个时候,风儿从耳边吹拂而过,世间万物,一切都定格成一个个瞬间分开,我直感觉自己脚下与雪地迅猛的摩擦力和身边爱人的欢呼。

    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包含着自己,那个时候,只有一种感触,速度给我带来的,就是一个传说。

    可是传说归传说,生命安全还是要保障的。

    我和倪小雅说好了,彼此都不要去什么太危险的地方。

    说起这些地方,在我眼前大约距离两百米处的半山腰上,就有一个极其陡峭的下坡,而且下坡的终点竟然是一处断开的山崖,这悬崖高深莫测,如果掌握不好停止的时间,掉落下去便必死无疑。

    而这种危机四伏的下坡却是一些滑雪爱好着的首选,可是我不喜欢冒无价值的险,毕竟我来只是因为想陪伴倪小雅的。

    “老公,现在几点了呀?”她问我道。

    我的延眼神从那陡峭的山腰处回过神来,“恩,我也没有带表,现在大概是傍晚了吧,不过冬天应该黑的早,这里还不怎么黑,所以大概有三四点钟左右。”我的推断应该不会错。

    “那我们再玩一会儿就回去吧,我有点儿饿了。”这个丫头自从早晨醒过来就没吃一点东西,下午一点多了才吃了一个蛋糕,能不饿吗?

    当然,我也没有多吃什么东西,现在不怎么饿,但是必定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好吧,我们再下去一次就回酒店吃晚餐去。”我答应道。

    “好的,老公我们上山吧。”

    我和倪小雅牵手去做缆车,刚走两步路,却被一个讨厌的身影挡住。

    “你他妈有完没完!?”这次不等郝中浩发话挑衅,我已经忍不住的要向他叫嚣了,这种恶心的东西,我真奇怪老天造人的时候也有看走眼的。

    “哼哼!你们一对狗男女……”

    郝中浩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马上飞起了一脚直接踢向他的下体。

    对于这种货色没有什么道德不道德的,赶快灭了他,我还要陪小雅去坐揽车,然后滑雪完就回酒店吃晚饭了,我现在一发怒,不觉间肚子也有些饿了。

    我想这一脚踢下去,郝中浩不太监了也得疼上个半个月。

    可是我的腿伸到距离郝中浩很近的时候,却被另外一条腿挡住了。

    在这寒冬腊月里,郝中浩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离开我的攻击范围。

    他爸爸是政府部门的一把手,自己家腰缠万贯,一旦被废了那里,以后有那么多钱,可也不能享受了。

    郝中浩此刻也来不及骂我,先看看自己裤子上把门的拉链拉紧了没有,检查一下是否以后那里还能勃起。

    而这边已经形成了针锋相对的趋势。

    那个外国人,此刻褐色的头发在寒风中飘荡,挡我的正是杰克。

    我们同时把腿收回来,相互冷目对视。

    “你身手不错,勉强可以做我的徒弟了。”杰克很自满的道。

    “呵呵,你身手不怎么样,连做的乖孙子的资格都没有。”我反驳他。

    这个垃圾外国人,在中国和中国人比说中国话,那他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我要和你决斗!”杰克发怒了,向来自大的他,怎么能容忍自己一个伦敦城黑道老大的儿子,尚且还是伦敦的上一届搏击冠军(大家想想,以伦敦老大的儿子的身份参加搏击比赛,谁敢赢他?可见这冠军的含金量了),被我一个比自己矮十公分的人小看!

    (隆重再次告诉读者们,在下现在是一米七八)

    “跟我决斗你没有资格,还是在中国买一个漏斗回家玩去吧。”我甩手准备离开。

    “易强,你他妈的有种就跟他打,这个人是整个伦敦城的搏击冠军,伦敦的第一大佬是他爸,他妈的你要是能赢他,我就给你当孙子!”郝中浩终于从极度的对自己小弟弟生命安全的恐慌中回过神来,大声的向我吼叫着。

    我暗自不屑的在心中叹息,今天又要有人受重伤了。

    “怎么样?敢不敢?中国人向来都是孬种,我想你是不敢了,哈哈哈哈……”杰克用尚且不怎么利落的中国话向我挑衅道。

    呵呵,激将法,这中国古代古老的法门什么时候流传到英国去了。

    我还没有做决定,但是凭借刚才杰克那一句侮辱中国的话,我就已经可以将其碎尸万段一千次了。

    我想起了现在中国边远山区的老百姓们还在过的贫苦的生活,想到原来自己故乡市中心那乞讨的结队的乞丐,再想想那些自古欺负中国人,漫骂中国人,贬低中国人,迫害中国人,以为中国人好欺负就来践踏我们土地的外国猪狗们,自己心中就像燃烧起了一把火。

    “你~”我伸手指着杰克的鼻子,“就凭你刚才那句话,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你口中的所谓的中国孬种的力量,哈哈哈!!我一定让你享受一下什么叫做求死不能的痛苦。”

    杰克感觉到我肃杀的气势,稍稍愣住了。

    我又将手指指向远处的郝中浩,“你这个烂货,怎么不躲到天边去,去你老爹裤裆底下活着吧,看见你我都觉得丢脸!”

    我的话说的郝中浩异常愤恨,可是刚才他差点被我一脚踢废,现在又怎敢多言语,只能在远处望着我,企图用眼神杀死我。

    “易强,算了,我觉得……”倪小雅见杰克人高马大的,似乎不好对付,担心我道。

    我把倪小雅挪到身后,“你去和米妮站一块去,今天让你看看你老公的厉害。”

    “老公……”

    “去吧,放心,这样的人死一千个,我都不会有事。”我宽慰她。

    倪小雅见我主意已定,只好缓缓的走过去,和看热闹的米妮站在了一起。

    “米妮,你看易强能打过那个高个子外国人吗?”倪小雅还是牵肠挂肚,希望从米妮的口中得到些安慰的话。

    “恩,我看呀,也不好说,这个,要看个人实力,你和易强这么长时间在一起,不了解他吗?”

    米妮其实心里也非常讨厌杰克,他和郝中浩昨天晚上轮奸自己的时候最为猥亵,在自己的大波霸上反复的……

    米妮想着,厌恶着,可是为了能收到回去路上的另外一半做为随行妓女的定金,她还是希望杰克能赢。

    在她眼中,可没有什么祖国尊严,虽然她是全校学习第二好的,但是学校就是这样,成绩仅仅是成绩,完全不同等于道德。

    “我……我……我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赢。”倪小雅没有从米妮那里得来安慰,自己喃喃的道。

    米妮不说话了,心里咒骂着在场的所有人。

    倪小雅则牵挂着我,心都快提到喉咙了。

    郝中浩依旧躲在远处,害怕一会儿误伤着自己,他可是期待着杰克能上演一出殴打我的好戏呢!不仅是他想看,他还希望我在倪小雅面前越是出丑越好。

    杰克装作神情镇定的看着我,其实心里也有些防备,毕竟刚刚在挡我那一脚时,感觉到我的力道也不轻松。

    我眯着眼睛看他,看的杰克一阵心虚,我平静的道:“听说你是伦敦城黑手老大的儿子,不过很可惜,饿从来不怕得罪人,所以你今天死定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