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五章 暗算

住家野狼2016-11-11 16:2:25Ctrl+D 收藏本站


    “老公,你刚才好可怕?”倪小雅有点胆怯的冲我道。

    “呵呵,对待这种人,就应该这样,不然他不会知道你的厉害,像那个外国杂种那样的家伙,只有他死了才能知道悔改,虽然人死了已经没有用处了,但是毕竟让社会上少一个祸害不也是很好吗?”

    “是到是,不过,老公你刚才的样子把我也吓着了。”

    “做人要善恶分明,爱憎有别,所以说你不用害怕,大丈夫对待每个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如果对待善良的人和对待丑恶的人都一样的礼貌,那么我这个人就不值得称道了,而是社会的恶性循环的维护者,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想不到像咱这样没有文化的人竟然也可以在倪小雅面前卖弄一下自己对社会的观点,真是让我彻底的舒服了一把,过瘾呀!

    “呵呵,不管怎么样,老公是天呀,小雅听你的,但是你以后不准对我凶啊,人家可打不过你的,而且要好好的保护我,别人要是欺负我的时候,你要第一个赶到,然后消灭他!”

    说着倪小雅做出了一个消灭的手势。

    这个丫头到是恢复的快,那倒霉的杰克可就不知道到哪里,地狱的第几层去哭了。

    “我们再上山,然后去滑最后一次,就回酒店吃晚饭吧。”倪小雅已经逐渐淡忘了刚才的一切。

    “好的,这两天没有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真是不大习惯呢!”我感叹道。

    “这两天不是在游玩吗,等我们回去了,我给你做最好吃的拿手菜。”

    “这个我到是没有意见,呵呵。”

    “老公,我们今天最后滑一次,要不就去那最陡峭的山崖吧。”

    “可是那里多危险呀,你不怕吗?”

    “有你在,我就不怕,那里一定很刺激,普通人都不敢去,我想我们要是注意点安全措施,绝对没问题的。”倪小雅眉飞色舞的道。

    看来女人要是疯狂了,还真不是一件容易对付的事呢!

    “恩,我想想,那好吧。”既然老婆想玩了,那我就只有满足她的份了。

    这个年代的老公的身份和古代时候真是不可苟同啊!想当年女人根本没有地位的,现在却作威作福的在哪里都能威风八面,当然,我不是说倪小雅这样,大家不要偏见。

    我们相互依偎着,走向那最陡峭的山崖。

    这里确实是危险的让人惊叹,百丈高的山腰上,下边白茫茫的一片,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山头。

    山下的最底端,赫然断裂,和对面的山崖形成了一道天然的沟壑。

    而这看一眼便头晕的危险沟壑,到底深有几许,就没有人敢去试探了。

    虽然说如此,但是若是滑雪的人能在滑下山坡的同时,掌握好时机,在即将要掉落到山崖前,停止滑行,那变不会有任何危险。

    最主要的是,这样还会显得你很酷,这也是少有人来却总有人来这里滑雪的原因了。

    倪小雅挽着我的胳膊,“老公,我们一起滑下去吧。”

    此刻我们又重新穿好了滑雪装备,站在山腰上。

    眼看下边,一片白色的空旷,下边一个人也没有,要是有什么危险,也没有人来救助我们了。不过倪小雅这么信任我,这点小难题还不足挂齿。

    “准备好了,我们要飞起来了。”我鼓动一下气氛。

    “老公,我有点害怕。”

    这个丫头,说要来的也是她,现在箭在弦上了,说害怕的也是她。

    “那还滑吗?”我侧脸问她道。

    “呵呵,当然滑了,要是我一个人就害怕,但是有你,我就是不怕,就算死了也可以和最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多幸福呀!”倪小雅感叹道,口中呼出的热气马上被冰冷的风凝结成霜。

    “好好,那就别说话了,小心喝风,我要开动了。”说着我准备启动自己的雪橇。

    就在我准备启动的那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身后好象有什么响动,可我现在身子已经出去了一半,已然是失去平衡了,再去观察身后有什么东西就不太现实了。

    一种隐约的危机感瞬间传来。

    “你们一对狗男女,一起去死吧!!”

    喊话的正是郝中浩,刚才我讽刺完他,就拉着倪小雅的手,一起来了这里。

    可是郝中浩本来坐在地上,越来越感觉自己就这样回去太没有脸面了,一股怒火冲向他的心头。

    “和你玩明的我干不过你,那老子就跟你玩暗的!”郝中浩这样想着,就将米妮支走,然后自己一人跟随我和倪小雅,一起来了这危险的山崖上。

    他看见我们准备在这里一试胆量,心中了乐开了花,偷偷摸摸的靠近。

    就在我准备启动雪橇,带着倪小雅一起滑下去的时候,郝中浩从后边猫了过来,看准了时机,一把我一把倪小雅,将我们两个人推了一个踉跄。

    别看仅仅是一个踉跄,加上郝中浩那本来就带着怒气的力道,这两掌推下去,我和倪小雅首先就顺势跌了一个跟头。

    这一个跟头不要紧,下边的问题就严峻了。

    在这种陡峭的山崖上,如此滑的雪地里,已经一个跟头翻了下去,你就再也难稳住身子了。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还好,凭借我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多年的经验,这样的情形我仍旧可以不慌不忙的逐渐掌握好身体和雪地的接触面,渐渐的找到平衡,然后在到达山崖下的那一处骇人的断崖前,停止自己的滑下的趋势。

    可是,现在我手上还牵着倪小雅的小手,刚才的一个跟头,我怕她摔的疼痛,就更是抱着她不舍得放开了。

    我眼睛尽量去观察,尽量让每一次跟头摔的面积最广的都是自己,而不是倪小雅的娇躯。

    我现在顾不得去在心里诅咒郝中浩,而是竭力的想停下自己的身体下滑,眼看马上就要滑落到山崖下。

    那万丈的深渊,岂是我和倪小雅这样的人类可以轻易获生的。

    只要摔下去,必死无疑。平时小说里,电影里演绎的主角怎么大难不死那都是剧情需要,我可不能保证自己有本事从那里掉下去而不损害我们两人的生命安全。

    “哈哈哈哈啊!!!”郝中浩在山腰上站着,已经大笑的弯曲了身体。

    望着我和倪小雅狼狈的样子,好象两滴无力的水珠般滑落下去,越来越逼近死亡,他此刻欢喜不已,痛快不已,舒爽不已。

    不行了,停不下来了,这里的地势本来就陡峭,我们又这般迅猛的滚落,雪是如此之滑,我们根本不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停下来。

    身上还穿着滑雪服,保护设备,甚至雪橇还穿在脚下,我和倪小雅抱在一起,可想这种状况中,怎么可能方便脱身。

    终于还是到了悬崖边,我已经尽力了,累的浑身几乎都没了力气,还是制止不了自己的下落速度。

    浑身都积攒了大量的雪,耳边充斥着“咯吱咯吱”的响声,终于还是脱离了断崖的边。

    我最后出手,希望可以抓住那崖边,可是我和倪小雅加起来的体重太大了,强烈的惯性让我们同时被甩出去崖边好远。

    我们已经离开了崖边的范围,这样麻烦了,我想抓住悬崖的墙壁延缓一下下落速度都不能,只能垂直的下降。

    一直落了下去,黄昏十分了,下边已经是一片漆黑,一切都没有预知,死或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