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七章 救援队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20Ctrl+D 收藏本站


    夜晚的星辰布满了天空。

    一道峡谷中,万年的冰霜凝结着寒冷,侵袭着一个女孩子的身体。

    她爬了起来,浑身上下都结了冻,身体上还有几处口子,流出的雪已经成了红宝石般的冻结。

    倪小雅眼神迷离着在峡谷下方的冰面上行走,左手抱着右胳膊,右手好象绳子般搭拉着,踉跄的向渺茫的前方走去,如同行尸走肉。

    “他说过,要我活着,我要活着,至少帮你报仇,然后再去找你,强,不要走太远,等我死了,我们一起去投胎。”

    倪小雅心里想着,无力支持的眼皮再一次的落泪了。

    那一滴滴眼泪的温度,是这冰封的世界里,唯一的热量,滑过她的面颊,还没有落下,便凝结成了钻石。

    她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了,感觉马上就要倒下,可是他们的仇人是谁还没有人知道,她要告诉爸爸,杀了他!她一个女孩子,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憎恨一个人。

    她身上怀着死去的他的寄托,不能就这么倒下。

    山谷下的温度在零下几十度,谁也未曾来测量过,而倪小雅的红色滑雪衫内外全部都被冰冷的河水湿透了,而后冻结,形成了体外另外一件厚厚的冰衣。

    她感觉嘴里的热气也消失了,舌头冷的动不了,连心脏似乎也停止了震荡,望着眼前那一望无际的冰川,她多么想叫喊,现在他再也不能帮她了,离开了他,自己竟然是如此的无力。

    “老公,对不起,我不行了……”

    “扑通”一声响,倪小雅侧身倒在了冰川上。

    ——

    漆黑的夜晚,天空中的明星成了大自然里唯一的光亮,至少在这大峡谷周围是这样的,远方的一颗金色耀眼的星光徐徐的闪烁着。

    金色的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靠近。

    庞大的军用直升机上,此刻正坐着四个人。

    丰磊坐在驾驶座上操控着直升机的速度,升降。

    周墩子没有吃饱就出来了,对我的担心促使他忘记了食欲。

    毕云滔眼光迷离的望着窗外,此刻没有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也没有人想知道。

    唐风在接到了通知之后,也跟着来保驾护航,身后腰带上插着把唐刀很是晃眼。

    某天前,在丰磊三人接到我的通知,不太情愿的赶来这澳门西星山滑雪场后,到处打听,都没有找到我和倪小雅的踪影。

    后来他们寻找蛛丝马迹,在一个目击者那得来消息。

    也就是那位卖雪橇的大叔,他说最后一次见到我们就是在那买雪橇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少爷,一个外国人和一个女人。

    最重要的消息被丰磊抓住了,那位卖雪橇的大叔说,当时我曾经和一位少爷发生过口角。

    丰磊已经追查到郝中浩也来带了这滑雪场,即刻就想到了我和倪小雅的失踪想必是郝中浩搞的鬼。

    后来他又追查到陪同郝中浩前来的一位外国人也失踪了,就完全把我和倪小雅的失踪原因画定在了郝中浩的身上。

    当时没有特别的办法,郝中浩也是香港政府官员的儿子,还在一切都不明了之前就把他强行抓起来逼问也不太好,而且就他那少爷脾气,来硬的也未必就行。

    所以,丰磊当下定下了决策,要跟倪人王取得联系,让他看在自己女儿的面子上,出面调人力物力来寻找我和倪小雅。

    当时倪人王确实出去办事了,带上了许逐和纲鬼做保镖。

    倪家里没有人,陆云和段飞也都忙着各自的事情,丰磊最后只好把暂时清闲的虎堂堂主唐风请来了。

    唐风为人霸气,到哪里都散发着一股霸王的魅力,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再加上有其他几个堂主的帮助和红莲社在香港的势力影响,从军方要一架直升飞机也不是难事。

    就这样,四个人驾驶着直升飞机,在西星山周围展转寻找,此刻已经到了这惊人深长恐怖的雪山大峡谷上空。

    直升飞机的螺旋桨上发出“轰隆”的巨大声响,里边的人确却翘首望着那峡谷的深处,一片漆黑,看不见什么东西。

    “我说胖子,这个峡谷这么深,不会有老大他们吧。”毕云滔说。

    “说是不会,但是毕竟也算是西星山的一片地方,既然是也该找找的好。”周墩子说。

    “我觉得啊,这么深的峡谷,掉下去也是死了。”毕云滔说的是实话,如果是一般的人掉下去,掉一百个死一百个。

    “丰磊,有办法进到峡谷里去探察吗?”唐风发话了。

    “我试一下,直升飞机直接下去有点难度,这四周的岩壁也不算宽,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机毁人亡。”丰磊担心道。

    “要不算了,我想老大不会傻到跳悬崖的吧。”毕云滔道。

    “那可不一定,老大是谁了,天不怕地不怕,跳悬崖对他来说还不就是小玩儿~”周墩子回复道。

    他们两个废柴都这个时候了也不安生一点,丰磊眉头紧皱。

    “如果能下去,还是下去吧,我有一种预感,易强和小姐可能会在这下边。”唐风严肃的道。

    “恩恩,我们也这么想,刚才周游了这山一圈,也没个惊险的地方,一般老大要去也得去个常人想象不到的地方。”周墩子和毕云滔齐声道。

    丰磊此刻真想把他们两个的嘴用针给缝上算了。

    “好的,我试着下去,但未必能下的很深。”丰磊回答唐风的话。

    “恩。”唐风道。

    “大家坐好了,飞机马上要有一个俯冲。”说着,还没有等各位有所准备,丰磊娴熟的一推方向杆,按了头上几个不知名的按钮。

    直升飞机马上侧头向下俯冲,快如闪电猛兽。

    “我靠!丰磊!你以为你是飞狼啊!”毕云滔道。

    “疯了!都疯了!”周墩子和毕云滔抓抱在一起稳住平衡道。

    ——

    直升飞机沿着崖壁缓缓的前行,丰磊控制的很好,大概距离地面有一百米的高度,巨大的强光灯开着,摇转着照射在地面上。

    在灯光的金色效应下,四周的黑暗全部被打垮,几乎没有一处是可以隐秘的。

    唐风也在暗中赞叹丰磊的驾驶技术,“丰磊,怎么学会驾驶飞机的,这可是军用飞机啊~”唐风少有的对别人感兴趣道。

    “以前参过军。”丰磊简洁的解释道,语气告诉唐风他不想再回想过去的事情了。

    “哦。”唐风也很有眼色,不再追问。

    不过,周墩子和毕云滔这两个废柴流氓就没那么聪颖了,根据这个话题,一连调侃了丰磊五分半钟。

    直升飞机依旧缓慢的行驶,周墩子和毕云滔滔两人分别被忍无可忍的唐风打了个暴栗,现在头上肿着个包,嘴里不敢大声的嘟囔着,看向窗外,眼睛跟着灯光寻找我和倪小雅的影子。

    “那里好象有个雪橇。”周墩子眼睛尖,看的真切。

    其他三个人同时望去,果然有两个雪橇,分开的散落着。

    “我们去看看,丰磊,能将直升飞机停下面吗?”

    唐风心里记挂着倪小雅超过记挂我,毕竟是多少年看着她长大的,在他心中,倪小雅一直像自己的亲妹妹一样。

    “这里的地势不好,看来很难下降了,你要想下去,除非用降梯。”丰磊解释道。

    本来还好奇着想下去玩玩的周墩子和毕云滔一听要爬云梯,一个个害怕的不吱声了。

    “降梯子吧,我下去看看,你在上边掌握好飞机就是了,还有你们两个!给我努力注意四周的动静。”唐风喝令周墩子和毕云滔。

    “却~~”周墩子和毕云滔同时小声不屑道。

    丰磊下降云梯,唐风艺高人胆大的顺着爬了下去,身边冷风呼啸,唐风担心小姐,心中又沉了一沉,赶忙加快下爬速度。

    他身手矫健,虽然断了一只手,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动作。

    到了地面,他跑去拾起那一双雪橇,是女用的式样,想必小姐应该就在这附近。

    他也没给丰磊示意什么就径直往前走,丰磊聪明的领会了,缓慢的驾驶着飞机跟着唐风的脚步。

    大约行走了有二十分钟,刚开始十分钟唐风是用跑的,后来实在体力不支,这里冰天雪地里,风冷呼啸,非常折磨人的身体,唐风纵然是一堂英雄,也有些吃不消了。

    想到这里,在这鬼天气下,小姐那柔弱的身子又能支持多久,唐风的心里乱如麻。

    前方隐约的灯火,阑珊的星辰下,一个娇小的人影趴在冰面上,身上还穿着红色的滑雪衫,整个人布了厚厚的一层白霜,大风吹拂着她那已经结冻的头发,时而飘荡一下。

    凄美的倪小雅,此刻已经和冰天雪地浑然一体。

    “小雅!!”唐风大吼一声,奔跑了过去,他一个大男人,四十多岁了,第一次有热泪盈眶的感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