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八章 风不息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49Ctrl+D 收藏本站


    并不十分湍急的河流,好象一条白绸在汹涌的摆动着。

    浑然天地,一片白茫茫的西星山下,偏远的郊外,有一座鲜有人问津的小村庄。

    一条小舟,此刻正行驶在河面上。

    如此冷迈的天气,妹妹的侧脸却带了滴汗珠,正在奋力的撑着桨。

    真实难以想象这样一位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可以娴熟的控制,让一条小船在河水的流动中不做任何移动。

    船中还有一个男人,正在向河中央撒网,而后娴熟的向船上拉着网线,里边装载了不少的雪鱼,这是大冬天里河水里依旧存在的鱼的种类了。

    雪鱼畅游在水中,银光闪亮,欢蹦乱跳。

    这种鱼一年四季生长在冰河中,时间长久了便吸收了很多冬天水藻等有机物的营养,所以非常有价值,拿到世面上卖一天,就可以赚回来其他季节里打四五天鱼的收成。

    不过,得到的多,危险性也就越大,冬天里,这冰冷湍急的河水绝非一般的水手可以轻松应付的。

    “哥哥,为什么这么辛苦啊,天气这么冷,河流也急,村子里的人都休息了。”

    妹妹的皮肤属于那种健康的黑色,一脸的天真烂漫,看着自己的哥哥那强壮的胳膊一把一把的将鱼网拉上来,脸上露出了疑惑。

    “呵呵,丽丽,就是要在别人都休息的时候,世面上难找到个卖鱼的,所以我们现在出来打渔,才能挣更多的钱,将来你要出嫁,哥哥也好给你准备点嫁妆啊~”哥哥很是厚道的回答。

    “哥哥!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嫁人,哥哥也别娶媳妇了,咱们兄妹俩就这样一辈子互相照顾不好么?”妹妹有点不成熟的道,她笑盈盈的望着哥哥。

    “咱们爹妈死的早,他们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我这个做哥哥的不能给你和别的女孩子一样的幸福,你没有化装品,没有好看的花衣服,但是,哥哥一定要给你攒出一点嫁妆钱,我的傻妹妹,你现在不想嫁人是因为你还小,等再过两年,嘿嘿,哥哥可就看不住你喽!”

    男人将网里的鱼全部倒进鱼篓里,望着这么多的丰收,他乐的喜开了眼。

    “那些花衣服算什么,化妆品我也不想要,学校里的男生都是些笨蛋,还是跟自己的亲哥哥在一起温暖的生活好,我才不嫁人。”妹妹嗔怪着哥哥。

    “傻丫头呀!好好撑好你手中的桨吧,别多说话了。”男人平静的道。

    “哥哥!!”妹妹突然一声尖叫。

    “怎么了?”难得听见妹妹的一声尖叫,在他眼里,女孩子从来都是文静的,要他一个女孩儿出来帮忙打鱼,作为男人,他也是迫不得已的难堪。

    “你看那远处,岸边好象有个人,趴着,是不是死了……”妹妹毕竟是女孩子,看了一眼就害怕了,眼角甚至带了泪花。

    “别害怕,不就是个人吗?死了又怎样,有哥哥在,不用怕。”男人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颤抖着,这个年头,在这样的小山村里,谁见过死尸伏河岸这种大场面。

    “哥哥,我们去看看吧。”丽丽天生的善良作崇,说。

    “恩,好吧。”男人考虑了一会,还是将船撑向了远处的岸边。

    ………………………………………………………………………………………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片,点了一盏油灯。

    “咳咳……”我想出声音,可是嗓子里好象灌了沙子似的,只能咳嗽两声,而且更难受了。

    身上疼痛的不能动分毫,浑身都冷,但又不是特别冷,或许是冷到极端了吧,这个时候,我又发现了房间里的火炉还在燃烧着木柴。

    原来自己是在柴房啊,看来这次是有幸获救了,不过,不知道小雅现在怎么样,记得那天我……

    “呃!!~~~”我一想事情,头突然开始疼痛,从外圈向脑子里剧烈的疼痛。

    不敢再回忆了,只好半睁着眼睛看着黑暗的世界,不知道是哪一家好心人救助了我。

    我轻轻的开始呼吸,让自己的气息贯穿喉咙,希望可以进早的能说话,如此也可以表达我的意愿,这里应该还是澳门吧,我不可能一直漂流到北大西洋,呵呵。

    根据我的判断,我本来是掉进了冰窟窿里,然后在河水里随波流动,幸运的漂到了河边下游,然后被好心人救助上了岸。

    恩,这次我的命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在下身体素质好,没有被冻死,在河里也没有完全的窒息,不然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想着,我的头又开始有些疼,再也不敢想下去,恐怕一旦脑袋炸裂可就麻烦了。

    现在身体刚刚有些好转,我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疗养,然后恢复,回香港去见倪小雅。

    有点精神了,心里有了寄托,毕竟就有了希望,以后还要做很多事,现在先睡觉吧。

    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多么冰凉了,想必是好心人帮我换过了,我的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模糊的睡去。

    …………………………………………………………………………………………………

    清晨,空气流动的声音响起,外边亦有了些响动,我挣开眼睛,望见的是一位小姑娘在靠近看着我的脸。

    这为小妞身材不高,体形还不错,长相也挺好,只是大概因为生长在农村,没有很好的生活环境,皮肤有点黝黑了,不过是健康的黑色,整个人看上去不仅好看,还有些性感。

    但我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她靠的我太近了,试问一人清醒后看见一双如此大的眼睛在相距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盯着自己,你是什么感受?

    “你醒了?”女孩儿问我道。

    我嘴巴支吾了两声,感觉还是说不出话,只好点点头。

    “呵呵,我和哥哥救你回来的,你被冰水感染了嗓子,要疗养一断时间才能好,这里是罐了草药的稀饭,你能自己喝吗?”说着,女孩儿端了一个比较古旧的瓷碗在我面前,上边还冒着热气。

    我试着挪动一下身体,片刻疼痛难忍,感觉整个骨头架子都要碎裂般难受。

    我摇摇头,苦笑着,示意自己还是不能动。

    她笑了一下,也没有太在意,“那我喂你吧。”

    说着,她扶我靠起来,然后将那碗沿靠在我嘴边。

    我只好像个乖宝宝似的,被一个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女孩子照顾。

    喝着那碗里的热稀饭,听说还加了可以治疗我嗓子的草药。

    我感觉整个人暖和了起来,或许是在那冰冷的深潭里实在太冷了,所以带了外界以后,再冷我也不会感觉冷了,据说这个就叫做崩溃疗法。

    在喝稀饭的时候,我看见了在远处的一张古旧的断了一个角的桌子上,摆放着我的鄂鱼钱包,还有里边已经湿了又被烘干摆在一边的大叠钞票。

    我心里笑了,看来这一家人真的一点也不贪婪啊,加上那钱包里的银行卡,这一共就是几百万啊!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一辈子也赚不来的。

    ……………………………………………………………………………………………………

    就这样,我被照顾了两个星期左右,前后了解了这个贫困家庭的情况。

    这座山村叫西村,和西星山接壤,但是村子里穷困潦倒,也不敢高攀华贵的西星山,于是索性就叫个西村。

    村子里有大约几十户人家,两百多口人,救我的两兄妹都是这里的渔民。

    哥哥叫吴柱,他的名字很是不吉利,容易让我想到无助。

    妹妹的名字叫吴丽丽,这还算有点时代特征。

    在前几年的时候,澳门发过一次洪水,两兄妹的父母就死在了那无情的潮水中。

    于是,两兄妹从此相依为命,还好做哥哥的很有本事,是村子的打渔能手,所以妹妹从来也没有饿着过。

    不过,家里的光景也就能保持在不挨饿的基础上,再想享受幸福的生活就不大可能了,而吴丽丽的学费都是吴柱一点点辛苦攒下来的。

    有一次,几十里外的县城上吴丽丽所在的学校突然要补书费,哥哥还去卖了血。

    这是吴丽丽偷偷给我说的,哥哥一直以为瞒着她,其实他所做的一切她都清楚,那一次,吴丽丽在课堂上哭了很久。

    两兄妹艰苦的生活,只希望能平平安安的,等到妹妹出嫁了,吴柱也算是熬到头了。

    我无奈,澳门在我的心中一直是座豪华的赌城,人们出手就是几万几十万的的消费。

    现在却存在如此偏远艰苦的地方,看来任何地方都有贫富差距,而且还不是差一点两点,有时候,这差距可以要人的命。

    命是可以用钱买的,这句话在一定条件下确实有效。

    ……………………………………………………………………………………………………

    我曾经说过要带他们离开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是两兄妹听后同时摇头。

    他们虽然向往幸福的生活,可是,仍然抛弃不了故乡这两个字,已经贫穷惯了的人,若有一天突然头上掉了一块馅饼,他会惊恐的吓死。

    我看自己改变不了他们的思想,但是我并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我还有未完成的夙愿。

    虽然我知道作为哥哥,吴柱看上了我,希望把妹妹嫁给我做个依靠,虽然我也感觉出吴丽丽那小丫头对我出奇的关心和好,她很显然是喜欢上我了。

    但是,我必须走,爱情不是这样来的,一相情愿一点用处也没有,我真正的爱人还在远方,她的生死一直在牵挂着我的心。

    小雅,为了她,我不能再耽搁了,现在说话动作都没有问题,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单挑十分之一个唐风应该可以抗的过去。

    ……………………………………………………………………………………………………

    当我向两兄妹辞别的时候,哥哥送了我很多家里采来的山里的珍贵草药,都是不舍得卖,准备留着给妹妹当嫁妆的。

    我本来不想接受,可是盛情难却,就收下回去给丰磊那个当代华佗做做研究吧。

    而吴丽丽,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曾经说过,不会喜欢任何除了哥哥以外的男人,现在真正的食言了,吴柱那天在船上说的没错,女孩大了,心思就多了。

    她趴在我怀里哭了很久,我抿着嘴唇,即使不忍心,还是要将她最后推开,“丽丽,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妹妹,我来做你第二个哥哥吧。”

    小丫头盈盈的泪花闪着,望着我不知所措。

    我没有必要收到她的回答,等她再长大一些或许能明白现在我们彼此的处境,爱情是不能靠培养的。

    我最后亲了她的侧脸一下,将钱包里的四千元钱拿出来,留给了吴柱三千,自己留一千回香港当路费。

    当我再将手机号留给他们,让兄妹俩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的时候,这短暂的辞别已经进行了快一个小时,不能再耽搁了。

    我微笑着一点头,一语概过千言的说了句“谢谢你们。”就转身离开。

    背后两双不舍的眼神,一双还在涌着泪水,吴柱紧紧的搂住了痛哭的妹妹。

    村庄河边,冰霜截流,天空的蔚蓝好象一座天然的穹隆,笼罩着我。

    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山峦,我还要走多远才能见到倪小雅,我邪邪的笑了一下,眼神里的憧憬和期盼射向天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