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五章 千钧一发

住家野狼2016-11-11 16:7:7Ctrl+D 收藏本站


    匪徒首领没有办法,他本来还占有优势,此刻却被泼了一脸的冷水,气不打一处来。

    难道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了?那就稍微再减轻一点,可是人家那边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再有就接不通了,看来是放任温元哲的性命与不顾了。

    温元哲的性命其实无所谓,在这些匪徒眼中,其实蒋水雄的性命也无所谓,如果不是他许诺过如果自己能够成功被释放,一定带着所有部下到美国继续为虎作伥享受生活去。

    可惜,现在不仅自己的老大救不出来了,自己几十个兄弟也被关押在这飞机内。

    天空上,谁来支援?凭借他们手中的几杆好枪,也斗不过人家地面上的火炮啊!况且好象还有攻击机来消灭他们。

    现在看来自己一群人都要死在这里了,眼看那温元哲总理竟然在国家一点地位没有,本来还想拿他换点钱,现在竟然一个条件都不给兑现,这个老头也就没了利用价值。

    为首的匪徒一时气急,就想一枪崩了这个老头,可是身边的手下拦住了他:“首领,我看咱们暂时还是留着他,可能还会有用处。”

    匪徒首领叹了口气,也只好作罢,将温元哲拉了起来,向乘客机舱拉去。

    我正在这里苦思冥想,要怎么才能逃脱出去,看来我一个人强行逃走,最多在加要保护一个老头,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本来想的是趁到了香港的境地,我就抢一个降落伞跳下去算了。

    不过后来又一想,首先我不会打开飞机门,这里的玻璃也都是有机玻璃,硬实的很,而身边的这十来个家伙手里拿枪看守着,也不会让我轻松的就出去。

    如此,我只有硬着头皮等到对方出现破绽的时候自己再尽量发挥实力吧。

    我刚想着,温元哲便被带了进来,看见他的来年上还沾着血迹,我可以想象刚才在驾驶舱里他们都干了什么。

    作为二十一世界的新青年,看见国家的领导人被别人欺负,我的心理还真是有点不好受。

    我还在悠闲的思索着对策,身边的那一位男子突然猛然跳了起来,他从我身边跨了过去,顺口喊了一声,“兄弟们,上!”

    我也不知道他所说的兄弟们是谁,所谓的上,难道是上厕所?还是上女人?

    我只看见那男子一个箭步如飞,一脚将一个匪徒的头给踢歪了,然后手到擒来夺过他的枪,又去对付另外一个匪徒。

    瞬间,原本安静的机舱内已经打开了锅,本来是一面倒的局势,现在在乘客中竟然突然出现了五个正义的代表。

    他们的献身并没有给大家带来希望,而是使本来就很害怕的乘客们更加惊恐了。

    所在的乘客们本来的想法是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绑架了,等到把钱给匪徒们自己应该可以自然的被释放。

    可是现在一旦双方打斗起来,那么自己反而很容易被殃及池鱼。

    所有的乘客此刻都害怕的缩了起来,男女之间再没有界限,一起抱着头祈祷着。

    我看见此情景,看来是自己该出面的时候了。

    这五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想必是作为温元哲总理的保镖了,只是刚才见时机不对,没有好的机会所以没有出手罢了。

    而对方匪徒加起来有二十多个人,如果贸然的就反抗,势必引起不好的效果,所以这些保镖看来也都是精明的人物,没有像猛张飞那样糊涂出手。

    说时迟,那时快,眼前一晃,一个狗急跳墙的匪徒正要将枪口对着温元哲开一枪。

    我想自己该出手了,我一脚瞬间踢飞了那人的枪,救了温元哲一命。

    却想不到那匪徒手中忽然走火了,随着一声“砰”的巨响,我看见飞机的天花板上破了一个窟窿。

    顿时冷风飕飕的吹来,吹的我头发飘扬。

    我心想这下可坏事了,希望我的科学推理不要验证的太快。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放慢自己的动作,而是依然瞬时反身腿打出去,将那人的下巴扫了一个九十度,他“扑通”一声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在看向其他人,也都被这五个身手矫健的保镖一个个措手不及的打垮了。

    五个人虽然在人数上战局劣势,却都是有脑子的高手,竟然在五分钟内解决了比自己多三倍的人手。

    我舒了一口气,将温老人扶起来。

    “孩子,谢谢了。”老人的眼中的我不是很大。

    “没关系,伯伯没事就好。”我也很有礼貌。

    可是此刻那被一个子弹穿透了的飞机天花板上的窟窿却没有那么好相与了,被高空中的大气压压的洞口越来越大,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已经有半人大小了。

    我说:“温伯伯,我们赶快拿降落伞跳下去吧。”

    温元哲面露无奈的神色,道:“好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这些个匪徒就不要管了,该杀的就杀掉,留着也是祸害该社会,其他人赶快装备上降落伞,我们准备跳伞,马上就要有地面上火炮打来了。”这个老人到是雷厉风行,斩奸除恶很是果断。

    “火炮?”我和他的手下保镖尽皆是一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温元哲马上又把在驾驶舱的情况给我简略介绍了一下,我们才明白现在的情况有多危急。

    “快!快穿上降落伞!”为首的保镖负责整顿人群,他做事讲究条理,到是个不错的手下。

    还有几个人负责去找驾驶员,再去联络地面指挥中心,希望他们千万不要开跑,不然这一架破飞机,只一个炮弹可就完了。

    可惜怎么也联络不上地面了。

    那些政府官员们以为是匪徒们又想求条件,所以索性就把联络系统关闭了,就等着来摧毁这群邪恶的团伙了。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群人中有他们尊敬的总理大人,但是为国家捐躯历来是一些领导干部的荣耀嘛,所以也就没有多少人反对了。

    没有办法,时间紧迫,我们只好先穿上了降落伞在身上。

    这种东西我第一次穿,还是身边的一位保镖大哥来帮我穿好,不然我要等半个小时也穿不上去的。

    于是,下边的事情很简单,跳伞。

    望着那茫茫云海,冷风凄凄,不管是跳到江海湖泊,还是青山沼泽,都要跳,不然就要被那无情的大跑给轰了。

    首先是那些胆小如鼠的群众们先跳,由保镖五人组织,而后只剩下我们了。

    温总理提议我们七个人抱在一起跳下去,因为七个人只省下四个降落伞了,其中一个在我身上。

    这种事,现在可没有商量的余地,趁着时间紧迫,对方地面上还没有准备好火炮,我们一众七个人终于大胆的手牵手跳了下去。

    温总理长期工作操劳,身体已经很衰弱,刚才又遭受到打击,所以在高空中还是有些不适应这种大气压的折磨,不一会就有要翻白眼的迹象。

    保镖们赶忙去保护他,在高空中就给温总理进行起了人工按摩。

    等我们到达地面的时候,我已经累的不轻了。

    还好大家落到了一处民宅的宅院内,宅子里没有人,可能主人出去了,于是我们趁着没有打草惊蛇,也赶忙爬出去。

    我和温度总理道别准备离开。

    “小兄弟,你等等。”温总理喊我回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