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六章 朝廷招安

住家野狼2016-11-11 16:7:35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领导喊我,我不免还是要礼貌一下的。

    我转过身来,望着温元哲慈祥的面孔,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微笑以对,希望不是什么坏事。

    “易强啊~”半老的脸上充满了笑意,望着我,喊我的名字。

    我睁大了眼睛,这个老头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应该没有写上自己的大号吧。

    老人笑了,望着我摇摇头,“青龙门末代掌门,易强,你之前的一切信息都在我国家情报局的档案库里,后来你失踪了我就不知道你的行踪了,想不到今天被小兄弟搭救,真是谢谢了。”

    温元哲对我很和气。

    我点头示意这些都没什么,尊老爱幼是中国传统美德嘛,再来我就要问正事了,“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啊?”

    最麻烦的是他还对我了解的那么清楚,这可就难办了,看来国家政府对我们黑道上的事并非是一无所知啊!

    “呵呵,你们这些个小伙子,国家并非是存心放任你们黑道上的生活,年轻人做事情就是荒唐,不过到也真是有本事,还有个叫石破天的孩子,和你也是一样的年龄啊,这么小就误入歧途,老夫看了不忍啊!”老人话中有话。

    他说的石破天我认识的说,是东北一代的少年霸王,连他这老头都认识,可见他是有意在留意我们这些黑道上的门路了,他是为了什么呢?

    “想不到政府对我们这么关心啊?”我亦话中有话的问道。

    “呵呵,易强,你还是个孩子,有些事还不懂,我也不能告诉你,为了社会的发展,有的时候你在从事的这些行业并非是不能相与的,只要不闹出太大的事情,国家允许黑道的存在,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有正义感的黑道掌旗人,是我们国家的福份!”这个老头话还真多,竟然夸我有正义感。

    我有正义感吗?我不禁没头脑的想着,挠挠头发。

    老人望见我的动作,不禁又笑了,“易强,跟我走吧,国家军队里尚且需要你这样的能人,做为一个名将,总比做黑暗里的匪盗好吧?”

    听见他竟然如此贬低我们一伙人,像凌小雨那样的真兄弟,又怎么是他口中所说的匪盗呢?

    我义愤填膺的不满道:“老人家,盗亦有道,明人未必就是真英雄,现在政府内部的腐败我不说你也是清楚的,相反我们帮会里的兄弟却都是同气连枝,我易强自出道以来,自认为还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老人家的担心过滤了,说法也歪曲了,我不会丢下自己的兄弟跟您走的。”我语气不容置疑,断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呵呵,好孩子,有义气是好事,可是不要忘本啊!”温元哲继续教训我。

    我在心里白了他一眼,想你一个老头在这里说什么教啊,要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灌着孟婆汤呢!

    “对不起,总理大人,恕在下不能从命,如果总理真的讨厌黑道的话,不如现在就将在下束手捉拿,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回头了。”

    温元哲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也不好再相劝,只好道:“看来老夫的招安是没有作用了,不过,希望小兄弟能给我下一个保证。”

    我眼神一怔,他要什么保证?不会是要我从此不杀人不放火吧?这可是我的老本行啊!

    “呵呵,国家将来可能有一场大灾难,到时候,我希望你们几个少年英雄能出来拉国家一把,不是为了政府,也算是为了全中华人民吧!”温元哲话说的铿锵有力。

    我瞳孔里尽是问号,国家要有难?有什么难?要我帮忙?我又有多大的实力去帮国家的忙?

    温元哲看见了我的疑问,继续道:“恕老夫暂时不能把国家机密泄露给你,到时候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找人来请你,希望小兄弟不要吝惜自己的才能。”

    我没办法,也不想再和这个老家伙纠缠了,只好点头,服气于他的纠缠战术。

    最后的分别,老人指示给我回香港市区的路在哪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依旧糊里糊涂的,这个老家伙刚才给我讲的什么呀,已经忘了个干净。

    我现在所想的是倪小雅的俏脸和怎么找郝中浩那个垃圾报仇,对于郝家那两个父子,将其碎尸万段也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