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九章 色情场所之飘飘欲仙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3:20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去那里做什么?”我问的很清楚了,就是想知道的彻底一点,那种地方,总是让我联想成为色情场所。

    “呵呵,去洗个澡吧,那种地方的洗浴方式,可和我们平时的洗澡方式不同啊,呵呵。”谭浪解释道。

    “哦。”这我可就稍微有点放心了,要知道,在下可还是个处男哩。

    “呵呵,洗澡完了以后,我带你去享受一下高档次的享受。”

    我心想这下可完了,我可不想和妓女一起上床,然后得病什么的。

    “快过年了,我们去洗个清爽回来。”谭浪叫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是最豪华的那一种,再加上到现在我了解到的谭浪是个聪明奇怪的人,所以他没有开私家车还是有理由的。

    车子行驶在琳琅满目的大商业街上,到了一座醒目的大殿前。

    我下车后看见了一座建筑,简直是平生的所见最宏伟的洗浴城,那纯白的颜色铺盖了天地,笼罩下一个美女的三点式穿着招人疼爱。

    我咽了一下口水,看向谭浪。

    “走吧,刚才也跟小闫说了,是让你陪我来玩的,可不能食言了不是?”

    我笑笑摇摇头,无奈的没有回答他的话。

    看来我在新界那边的时候,听很多人说谭浪是个有血性非常冷血的男子,很有气概,但同时很骇人,所以他在我心中一直没有一个好地位。

    想不到今天竟然被这样一个人带出来玩,还是我从来没想到的去色情场所来玩耍。

    他带头走进门,门卫看是常客,很恭敬的谄媚的将谭浪请了进去,我跟随着鱼贯而入,跟的很紧,怕门卫认生不让我进门导致出丑。

    房间里的布置很精良,装潢的让人看了赏心悦目。说来也是来洗澡的人本身的第一意愿就是为了干净,看了清新纯净的环境自然是先舒畅一下,而后在享受其他服务时就更有感觉了。

    我们在大厅里换了拖鞋,然后在门口交付了一个洗澡的牌子,就跟着谭浪去浴室里享受。

    脱下衣服,两个人光溜溜的下了浴室,谭浪要比我稍微健壮高大一些。

    水是温暖的好象年轻女人的玉手,浴室里仿佛一座大的穹隆笼罩着我的身体,热气升腾。

    谭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整个巨大的浴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虽然感觉冷清了一点,却也很清净。

    在香港乱了这么久了,奋斗了有几个月,身体疲惫的不堪,在混乱的社会里感受黑暗和肮脏,如今有了一个纯洁温暖的天堂,感觉真的不想再出来了。

    疲惫会让人想到地狱,即使是在黑暗里享受美食靓女,也比不上天然空间里的一会儿小憩。

    我躺在浴室的大池子里,只露出一个头在外边,感觉水的压力积压着身体,有些喘不过气,却又不想出来,这种压力让我由心的想翻云覆雨一番。

    “喝啊~”谭浪舒服的唏嘘了一番。

    我不禁失笑,这一个的帮会里的大老板,竟然这么调皮,根本想象不出他的真实身份来。

    “易强啊,我们来搓背吧?”谭浪闭着眼睛道。

    我微笑没有辙了,只好回应道:“呵呵。”然后开始拿着麻布给他搓背。

    我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搓起来不知道怎么用力。

    而谭浪一直叫我:“用力,用力。”让我听了很不适应的开始遐想起来。

    当他给我搓背的时候,我终于可以休息一下,至少我不用像他那样去说一些暧昧的语言。

    “易强啊。”

    “恩?”

    “你有女朋友吗?”

    我诧异一下,我有没有女朋友和你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个问题想起来,还真是个大问题,严格意义上来讲,我现在没有一个女朋友,可是宽松意义上来讲,我有不下于五个女朋友,例如:刘芮,袭人,石晴,卢姗,倪小雅……

    我不知道身边美女多是好事还是坏事,可是至少比身边都是恐龙的好。

    虽然我在很多事情上是个洒脱宽松的人,可是这种感情上的事,我仍旧是严谨的,所以,我平静的回答道:“现在还没有。”

    谭浪说:“那就好了,一会儿我给你找一个漂亮的小姐,这样你也不会良心不安了吧,哈哈。”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谭浪在想什么,这是什么鸟理由啊,而且他是有女朋友的,难道他不怕被闫苏知道自己沾花惹草?难道他不是真心爱闫苏医生?我疑惑的被他按在沙发床上搓来搓去的,身体摇晃。

    在他面前,我根本没有机会去反驳什么,就这样被安排到了一间宽大的卧室。

    宽大的床,床单是雪白的,我可以在上边舒服的睡一个大字出来,房间里蛋黄色的墙壁,让人不禁有些欲火焚烧起来,烧到心坎里,在心尖一挑一挑,好似在勾引人最深处的灵魂出壳。

    一个长相油腻的女子出现了,身材很火辣,但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卖的,不然不会这么风骚。

    女子长相很不错,一身的狐狸骚味,花枝招展的摇摆着,一边向我抛着眉眼,一边道:“先生,是要做按摩吗?”

    她的声音很甜,甜的甚至有些腻人,感觉一堆奶油糖果被塞进了心脏,不是那种舒适的感觉,甚至有些反胃。

    我想我真的不适合当嫖客的说。

    “哦,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按摩吧。”我只好这么说。

    看那女子的样子,应该也不是一个年龄超过25的人,也就是说比我大不了多少,听说很多地方有色情按摩,我一直都不了解。

    “先生是要吸油还是推油?”她娇滴滴的声音边问我边冲我谄媚的笑容。

    从那虚假的笑容里,我只看到一样东西,钱。

    我在心中无奈的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时候,女子更是沉默的一笑,她看出来我还是个小毛头,所以也就不再给我讲解什么专业术语了。

    女子如释重负,一般像我这种人,不会在晚上将她折腾的太厉害,至少我看起来什么都不懂,有可能仅仅是摸两下解解情欲,却不会下工夫做出更多的事情。

    “按摩的话,要那种舒服点的,轻松点的就行了。”我希望她没有误解我的意思,我的眼睛和她对视,她的眼影大的很重。

    “既然这样,我就给先生做盐奶按摩吧。”女子很妖娆的开始向我身上泼白水。

    “先生请背过身去,趴一下吧。”

    我只好听从安排,趴在了宽大的白床上。

    白色的奶昔擦在我身上,女子油滑的素手在我的光滑的身体上按摩,在后背游走,好不舒适。

    “先生,请您把下边的浴巾给脱下来吧。”她的语气里有哀求的意思,叫的我心有些颤抖。

    我知道这是这里的规矩,到这里来哪有不光身子的。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许是因为男人的本性,我自然的将身上的浴巾给褪来下来。

    光溜溜的在一个漂亮女子面前,是我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和别人说话:“好了,你想怎么样?”

    “呵呵,先生可真是个实在人。”女子的玉手挪动到了我的下体,虽然我还是趴着,可是却相当有感觉。

    不愧是有经验和技术的人员,仅仅是手上的小工夫,就已经让我欲火焚身了。

    随着她的手掌在我的下边屁股上不断的油走,轻轻的抚摩,时而又缓缓的用力揉掐,让我由美丽的天堂坠落到痛快的地狱,再返回舒服的人间,屡试不爽,身体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先生,我的名字叫小宁,是这里的第58号小姐,先生今天晚上要是舒服了,以后别忘记再来找我啊~”女子娇声的道。

    我听的有些酥麻,浑身被他按摩的清爽舒适,飘飘欲仙。

    半晌过后,我几乎就要舒服的睡着了,小宁开始向我身上泼洒清水,然后轻轻的温柔的用毛巾擦拭,一点点将水分吸收,直到我身体再回到干燥的地步。

    房间里温暖的灯光昏黄,催人发情,不觉间,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了,只想享受痛快的情欲。

    人,永远是战胜不了欲望的,人,始终还是禽兽,向往原始的野蛮。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