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章 艳女舔我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3:47Ctrl+D 收藏本站


    女子小宁,应该叫她58号美女的手还在我身上油走,不过比刚才要靠边一些。

    她将自己柔软的身体靠了上来,贴在我的背后。

    我感觉到一块非常娇小而且柔滑湿润的东西在我的皮肤上反复的擦拭着,贴着我的皮肤每一次用力都恰倒好处。

    “你,在用什么给我按摩啊?”我疑惑的问道。

    “恩?唔……”她现在说不出话,或者是说话我听不清楚,我才真切的感觉到,是舌头,她的小舌头正在我身上不停的舔食。

    我虽然不想她这样下去,可是身体自然的本能却无法抵抗一个小型飘香肉体的诱惑。

    我犹豫着被她的舌头蹂躏身体,几乎到达了每一处角落。

    小宁的舌头在我的耳朵边舔食,到了耳洞里,还在不断的喘息,呻吟,伴随着柔滑的嫩肉,热气升腾,简直是天上人间。

    她的舌头开始更加放肆的伸入我的下体,敏感部位。

    我的身体在颤抖,从来没有过这种激动奇怪的感觉,色情的服务让我癫狂。

    可是,我的本能此刻却输给了我的本性。

    我的本性绝对不是善良纯洁的,但是我认为我还没有龌龊到需要在这种无耻的服务下享受,才能体会到人间身体的性感。

    我如果需要,天下美女芳草多的是,美丽的处女遍地,我有本事去寻找女神,然后去享用女神的身体,而不是在这里被一个妓女服侍,来玷污我的身体。

    这样想未必有些小资,似乎有些花心的样子,我都不是处男了,为什么还要要求别人是干净的处女呢?

    原因很简单,不是我霸道,也不是我不讲道理,更不是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纯洁等等一些大道理小道理,只是因为:

    我有实力,我就有权力去沾花惹草。

    “好了,停下来。”

    她的舌头马上要接触我最敏感的下边的时候,我喝令她停下来。

    小宁愣了一下,还想继续舔,口水流在了我屁股上。

    “你可以走了。”我的口气很平静,尽量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火气,不是生气的火气,是欲望之火种。

    “可是先生,你以后付过了全套的款项了。”女子还趴在我身上。

    “全套?什么全套?”我首先想到的是安全套。

    “就是服侍您,直到您……”小宁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直到您把那里射到我的嘴里,我吃了,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全套啊~”

    我听后惊叹的一笑,原来如此,这个就叫全套,这可真是有点意外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看黄片了,真不知道现在的男女房事已经进展到这一个地步了。

    “算了,钱我会照付,不关你什么事,我现在有点不舒服,所以你先走吧。”我只好找托词。

    58号小宁见我心意已决,也没有阻拦,只好惺惺的离开。

    我苦笑一下,穿好了浴巾,打开门出去。

    我穿好衣服,出了门,谭浪已经坐在大厅的入口的大沙发上,嘴巴里叼着烟卷,懒洋洋的半躺着等我了。

    “怎么样?兄弟还舒服吗?”谭浪一脸的坏笑,好象做了什么坏事得逞了一般。

    我摇头苦笑,心道这个家伙,没有直面回答他的问题。

    “接下来,我真的该走了,兄弟们还在新界那里等我回去。”我请辞。

    “好吧,今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我想你也该和兄弟们一起聚一聚,当然,我这个当老大也不能闲着,你回去吧,到门口的街道上就可以打车了,我想闫苏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谭浪很轻浮的道,看的出他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甚至不在乎什么是爱。

    “好了,那我走了大哥。”

    “你总是叫我大哥,知道我多少岁吗?”

    我一愣,笑道:“我才不过二十岁,总归不比你大吧。”

    “是啊,我人老了,二十九了,有机会,不如我们结拜吧,我挺喜欢你的。”

    我想了一下,“好的,有机会一定。”

    我也不在乎添一个大哥出来,那样比较有安全感,虽然我不缺少安全感,我经常是给别人安全感。

    “再见。”他很利落,也不和我再打任何招呼,就转身离开。

    我舒缓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向马路中央走去,叫了一辆出租车。

    我在车子后坐上,不断的用手去揉捏额头,有些头昏,还有些疼痛。

    刚才谭浪谈起的时候我还没有注意,现在才想起来,原来今天就已经是大年三十了,怎么一点过年的味道都没有。

    靠,我还没有Y市就已经是大年三十了,日子过的好象热锅上疯狂的乱跑的蚂蚁,快,他妈的快的惊人,我还没有缓过神来,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就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傍晚了。

    这个时候干什么都没有用,就算我喊救命也不能马上飞回父母的身边,此刻望着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我好想念自己的父母。

    是啊,我有很多女朋友,可是现在她们谁有真正在我的身边?真正的关心我在每一个时刻都想着我?

    没有人能比父母更爱护你,或许这种肉体相连的爱有些自私,但是它确实是最真切的爱,不夹杂出一丁点的自私和利益。

    “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我望在和车窗外的风景,眼眶不禁湿润了。

    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出来,我要赶回去。一定要在最后陪着家人过新年。

    我什么都没有准备,成绩单没有准备,在学校里的情况也没有想好怎么和家人说,这么久了,Y市的学校到底准备怎么处理我的我也没有预知。

    可是,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承受,一定要回去,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亲人孤单的守侯一个不孝顺的儿子!

    到了黄昏的时候,大概是五点左右了,我回到了医院,我没有见到闫苏医师,王珂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他很坚强,已经可以坐立在床上看看大家。

    于欢笑看我来了,说:“大哥,进去看看吧。”

    我是在病房门口的透明玻璃上看王珂的,我回答道:“好,我现在就进去。”

    “你去通知几个人,叫现在帮会里几个重要的人都过来一下,包括一些新认识的人。”我的意思很明确,是让他把丰磊他们也当作是自己人一起带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说完这些,于欢笑离开了,我并没有立刻进病房去看王珂,而是把一旁的毕云滔叫了过来。

    “大哥,什么事啊?”毕云滔正在悠闲的用手中的笔记本打网络游戏,口水直流,打的很尽兴,我断定他一定一天没吃没喝,到是敬业。

    “你现在,马上用你的技术,调来四张从香港去Y市的机票,要能够在除夕零点之前到家的那一班飞机,务必要办到,明白吗?”

    我用命令的口吻道,这种事对一般人来说确实很难,至少比开发一款最新式的熊猫烧香病毒都难,不过,对于毕云滔来说,比他打死一个网络游戏里BOSS要简单枯燥的多。

    吩咐完他,也不待他答应,我知道他没问题,就开门进了病房去探视王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