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二章 妓女日记 上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4:43Ctrl+D 收藏本站


    (PS:不用奇怪,请耐着性子往下读,这日记来自易强当天在食浴城遇到的那位小姐。)

    二月十四日星期四晴

    我是一名妓女,我叫小宁,我的全名是张小宁,但是在客人面前,我们一般全国都把做我这一行的人叫做"鸡".

    因为只读到初中,所以到现在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人把做我这行的人比喻成"鸡".

    还好,用简单的头脑想一下,十二生宵里面有鸡,证明中国的传统还是很喜欢鸡的,起码里面没有鸭。所以我也不想问人这个由来了。

    心情是我最好的朋友,快要过年了,今天决定开始用网络记录几个朋友的行踪给自己。。

    我是个简单的人。文字也很简单。简单因为不想太累,所以没有修饰,只把该写的文字写上就好。

    今天香港九龙的天气比较热,所以起得特别早,吃完中饭就到了公司,(酒店桑拿中心)。

    上班是我生活的必须,工作时间每个星期会调换一次,早班13:00至晚上8:00.如果换成晚班就是7:30至第二天早上6:00.每月如此。

    当然,每个月都有休息。而且是连休。时间长短看自己的身体情况了。

    公司在酒店的六楼。按照公司的规定,我们上班下班是不能乘坐大堂的电梯。和往常一样,我从最右边的楼梯间上楼。

    今天的我突然学会了思考:"电梯不是给人使用的吗?也许是公司怕什么事情吧?"

    反正这种问题也不该我思考。问到底还不是要爬楼梯?也好,能锻炼身体。我们这行有句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到了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化妆,每天差不多我都是第一个到公司。第一个到公司可以第一个化妆,这样起码有第一个上钟的机会。

    好象有句老话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化妆师每天都跟我化的很浓的妆,眼影上的很多,看起来我的眼睛就更加大了。

    但是,她的腮红总是上不均,也难怪。每天都要面对那么多人,每个人都精雕细琢,她就不用做量赚钱了。

    化完妆以后,和平时一样,坐在休息室里打发无聊的时间。等待着其他同事的到来。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每天的开始都是这样。就当今天刚刚开始吧!今天不想写结束。因为对于我每天的结束都一样,今天太累太累。

    二月十五日星期五晴

    天亮了,没有阳光照进我的卧室。

    必须得早点起来,因为上班工作时穿的那双鞋子坏掉了。不是走路走坏的。那双鞋子一直放在公司没有穿到马路上走过,底很厚,但面子已经坏掉了。

    到了九龙一区清芬路市场,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我的眼睛不停的看着两边门店摆放的皮鞋。

    找心中要的款式。走到中段的时候逛进了一家鞋店,老板特亲切的招呼:“小姐,过来看哈子,先试下子,看喜不喜欢?”说完她从柜台里面拿出一双高跟鞋。

    “你有没有坡跟的?半拖鞋的?黑色的最好!”

    “这双刚到的新款,全皮的,一早上的生意。算你便宜一百八”。

    “这是皮的?”

    “当然是的!”说罢她从柜台旁的盒子里拿出另外一双黑色的,“这就是人造革仿的,一比就看的出来,样子差不多,不透气。象这种鞋就卖几十块”

    “几十块?”我是想问她具体的价格。

    “四五十块,东西不一样,这个底也不扎实!”

    “我要了,四十是你说的,就要这双”

    老板一下想过来了,马上改口不能卖,我也没多说,转身就走。背后传来她有点后悔的声音:“要的话四十五拿去,真的只赚五块钱!”

    当时听到这声音的感觉真的和江姐就义时一样发自肺腑。

    我掏完钱后她还加了一句“这年头钱不好赚啊!”

    “操!这年头钱好赚我就不用买人造革的鞋穿了,每天跟客人洗盐奶浴时双脚泡在水里,能穿皮鞋吗?公司要是同意我肯定买双塑料拖鞋了!”心里牢骚着我走出市场。

    路过民众乐园时,看了下手机。快十二点了,在麦当劳外卖窗口买了个五块的汉堡,于是往公司赶,起码要提前10分钟到。

    当走进公司时,化妆师笑着说“又是你第一个到,今天有客人已经来了,要洗盐奶浴。赶快跟你化妆吧!”

    妆刚化完,林经理就急急忙忙进来了,“58号你快点,客人都等了半天了,一个小姐都没来,打电话个个都还在路上,你快去哈子,客人同意就跟他做,一个盐奶加全套。”

    (桑拿行业大家都很少叫名字,只叫号码,习惯了,真的很适应。打个不是很恰当但又很贴切的比方,和监狱一样,每个人都有号码,因为人员流动性太大,来的来去的去,唯一的好处,客人更容易记住,下次会找我,一般所有小姐编号的尾数都带六或者八,也有哗众取宠者,如一号,二号。而我是58号)

    换过工作装后,走过那熟悉的大厅。我来到洗浴房间,和往常一样,先敲门。

    “进来”,一个有几分浑浊的声音。走进房间,一个中年的胖男人躺在洗浴的床上,穿着一次性的消毒衣服。

    “先生您好,58号很高兴为你服务”

    “恩”他瞟了我一眼。

    “先生。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跟你洗盐奶浴好吗?”

    他坐了起来,在帮他脱掉衣服的时候我闻到了一阵很刺鼻的酒味。不过习惯了,男人喝醉酒出来找小姐比率较清醒时候高很多。

    除去上衣后,看到他那挺起的将军肚,用腹大如鼓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刚把衣服脱掉,他就又躺下了,看上去真的很累。伴随着他晕晕呼呼的动作,我习惯的脱掉了他的裤子。

    他的弟弟真的很小,象那款袖珍形的mp3,想想他也挺不容易的,小便时他找到自己的弟弟真的也是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当然,短小的我喜欢。

    我打开水龙头,调试了一下水温。

    稍微把热水拧大了一点,(喝醉酒的人经常身体会觉得冷),轻轻的让水洒在他的手臂上,看他没什么反应,我开始往用花洒淋湿他的全身,流下的水淋湿了我的鞋子,这时才发现脚上穿着那双旧鞋。其实我对新鞋旧鞋都无所谓,只要合脚。

    我认真的洗着他的每一寸肌肤,用盐和沐浴露,为了自己。

    (因为等会我的舌头要经过这些位置。)

    他很乖,不发表任何提议,手也没有乱动。当然如果他要那样我也无所谓。因为他已经给了钱。在这一个钟里面我是他的。

    拭干他的身体那一瞬间,我发现他比先清醒了好多,能够自己穿衣服并自己走出房间。

    也许这也是一种成熟吧!不象很多年轻的男人还非要我跟他穿衣服。

    当我把他带到606房间,打开熟悉的灯,还是那么昏暗。半扶着让他躺在床上。

    “我口干”

    他说出了清晰的三个字。

    “先生要喝热的还是冰的?”

    “冰的”

    “哦,马上跟你端来”

    我到走廊上那个饮水机上打了两杯冰水一杯热水,回到606.他一饮而尽,感觉的到这时他很痛快。

    另外的两杯水是为他的身体准备的,我把热水含在嘴里,用舌头开始舔他的耳朵,耳洞,他很有感觉,呼吸开始急促。

    顺着脖子往下,他的呼吸更加急促。当我换了冰水吮吸他的私处时,他打了个寒战,对一个正常的男人生理上的刺激就是这样直接,这样的快。

    突然他翻过身,把我按在床上,迅速的脱掉我的衣服,那么的爆发!但理智的他知道带上我准备的安全套,用传统的姿势进入我的身体,不停的抽动,他身体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只有闭着眼睛呻吟着。

    (其实我们工作时候的叫床,是对客人负责,平时大家在休息室都互相交流如何叫的更好听,道理很简单,男人对声音所享受的刺激其实超过肉体的东西。)

    配合着他的抽动,我的叫声开始更有连续性,但不是很大,有点象潜水时候发出的声音。模糊又那么有穿透力。

    没到五分钟,他释放出来了,表情上很自然,就象压抑很久的东西顺着火山口喷发的熔岩流入大地。

    他顺势躺在床上。剩下的就事情就是我来收拾一切,都是垃圾,归属是垃圾袋。穿上衣服后,拎着垃圾对他说了句“您先休息会,我马上回来”

    到大厅领到帐单,我偷偷的回到休息室。打开记事本,熟练的写下"二月十五日,全套一次,(盐浴+30)"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