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三章 妓女日记 中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5:9Ctrl+D 收藏本站


    二月十六日星期六下雨

    今天没有去公司,因为醒来的时候头很痛,人晕晕的,不想吃东西。

    跟林经理打电话请了假,电话中她要我注意身体。听的出她还是很关心我的。

    林姐是个办事能力很强的人,公司有什么事情她都能够摆平,同事中她最相信我了。

    可能是因为我的性格比较内向,又是年龄最小的。所以我平时上班也不迟到,很少请假。穿着也不象有些同事那样夸张。

    生活中我很少化妆,最多修一下眉毛。(也许是因为我是从小县城出来的原故,家乡山山水水都是那么自然,习惯自然的感觉了)。

    躺在床上浑身没劲,突然想想过两天就要发工资了。

    马上掏出包包里面的小本子,打开手机里面的计算器,算了一下这个月差不多能拿到一万三千多。

    单子都是公司算的,但我总喜欢自己记录每天的收入,会计一般都算的不会差,除非自己忘记交给公司客人签的单,掉单的事情还是有的,掉一张就损失一百二十块。

    我掉过一次,那一次把我给急哭了,感觉天都塌下来,好象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白白上了一回,所以就格外小心了。

    盘算一下,扣除房租水电电话费和每天吃饭的开销,还能剩下一万一左右,给林姐包个两千的红包,(大家都送,包括化妆师,还有比我送的多的,当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剩下的大概九千,都存起来。

    爸妈昨天打电话说下个月来看我,算了算月中我能连休有时间陪他们,这样他们也不会清楚我早归晚出,就不会太担心。

    爸在电话中说了他看中了块地。想买下来修栋房子,作为家业也算是件喜事。

    把我和两个妹妹拉扯大,他们也够省吃俭用了。回想爸爸上山砍树在家里为我们做书桌的情景,心里总是感到愧疚,半辈子了他们都生活在原来破旧的土房,是我心中放不下的遗憾,早先他说家里要盖房子,我就答应给钱,所以我要多攒点。

    靠在枕头上,静静的发呆。脑海里面空空的。好象很有很多思绪却突然打不开,抽象的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且经常这样。

    突然会过神来,发现我的房间好乱,是很长时间没有收拾了。

    平时每天回来都是倒头睡觉,不管中班晚班,连澡都不洗。(大家都在公司洗澡,热水24小时都有,不像回家要烧水)。

    该收拾收拾了,哪怕平时没有人来,也得给自己一个好心情吧!虽然心情一直都不大好。

    桌子,椅子,还有那些晒完没叠整齐的衣服……

    拿起收拾好的一打衣服,走到那个简易的布衣柜前准备放进去,但该死的衣柜拉链总是拉得结结巴巴的,刚拉开了一点就死不肯往下走了。

    我用力的往下拽,可能是太用力了,也可能是衣柜太过单薄,里面的东西都哗哗的往柜门上涌。

    恰恰就在这一瞬间,拉链突然想开了,一下跑到了尽头,倒胃的衣柜把以前放进的一些东西吐了出来,散落在地上,而我脚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砸了一下,尖尖的那种刺痛。

    低头一看,是两年前生日那天,当时已经分手三个多月的男朋友峰送给我生日的礼物,一个木头相框。尘封在衣柜里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触碰过。

    蹲下拾起那个相框,感觉就象打开往事的封印。

    那年我们分手的时候,不是因为风的事业走到谷底,而是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争吵。

    大家都有原因和错误,分手不是那么的洒脱,不是平时所谓的“再见还是朋友”,(年轻还没到那个境界)。

    但是,三个月后我生日那天,他在楼下等到了我,只记得当时已经很晚,刮着很大的风,他亲手把礼物递给我的时候告诉我,礼物内容是他抄人家的,但很能表达他的心。

    伴随着大风的呼喊,我听到那句最简单却最真诚的“生日快乐”。

    上楼后的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礼物就是一个相框,木头的,香港江汉路夜市最常见的那种,谈不上精致,但是自己一向最喜欢的原木自然风格,玻璃下嵌着风抄写的很工整,用一片树叶做装饰的诗。

    我想起曾经在江汉夜市那里被几个混混强奸的情景,流着眼泪笑了,继续看相框里的诗句:

    “千里的路或许只能陪你风雪一程

    握你的手前尘后路我都不问

    凄凉人世聚散离分谁管情有多真

    茫茫人海只求拥有真爱一份

    就值得了爱就值得了等就算从此你我红尘两分

    我不怨缘分我只愿你能记住陪了你天涯的人

    就不枉青春就不枉此生哪怕水里火里一场爱恨

    爱过了一生梦不能成真也要让痴心随你飞奔“

    读完这首诗,突然觉得这份礼物好重,在相处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过这样沉重的爱。

    和那夜一样,我的眼睛模糊了,泪水来得太快,比思想更加感性,不停的滴落在那片已经没有生命但依然美丽的树叶上,依旧那么重。

    二月十七日星期天今天是大年三十了仍旧下雨

    今天是星期天,一个星期的开始,根据中国人的习俗,是过年了,可是香港大概和大陆不大一样,对于过年没有太多的惊喜,相比之下我们更喜欢圣诞节。

    好象有首外文歌曲叫《黑色的星期天》,据说听过的人有很多因为受不了歌曲中郁闷的伤感而自杀。而对于我们来说,星期天同样是黑色的。

    过了两点钟,我和同事们都还坐在休息间里,因为今天是星期天。

    平时喧闹的大厅也安静的出奇,坐在房里都听得到服务员走路的声音。

    “今天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每个礼拜天都这样”三号无聊的开始讲话了,因为今天她排第一个上钟。

    “反正都没有事情做,来来,都过帮我忙”说罢三号从包里拿出一大堆安全套,廉价的那种,包装袋都连着。

    “一起帮我把它撕开”

    “来了来了,就你屁事多”大家一起笑着骂她。

    我们几个要好的围坐在一起,象家庭主妇掐菜一样跟她帮忙撕着安全套的包装。

    “三号,这种批发来的水货安全吗?你么事都图便宜!”老八问

    “管它的,都是自己掏钱,能用就行了,能省就省!”

    “你不怕破了?”老八接着问。

    “老娘怕个鬼,不用也不会有事情撒!是有客人怕才准备的撒”

    三号是出了名的不要命的,她孩子都快六岁了,嫂子就是嫂子,全公司的都知道她跟客人敢不带套做,只要有客人提出要求不带安全套,我们马上都会马上跟客人推荐三号,所以她的上钟率还是很高的。(还有很多客人非常喜欢她这种嫂子类型)。

    刚谈着,大厅电话发出刺耳的铃声,有点象战争电影中的防空警报。

    “三号,第一个,还不快点?”大家半开着玩笑。

    她麻利的把安全套都放进她柜子里面,临走前还对着化妆镜看了看,然后几乎小跑着出了房间。

    不到五分钟,三号又回来了,但不是十分的沮丧。

    “小屁伢,还蛮挑剔的。看不上老娘”

    大家都笑了,但绝对没有一点嘲笑的意思,因为我们被人家挑剔都已经习惯的有免疫力了。

    林姐拿着排班表急冲冲的进了房间,“五十八,该你了,不行的话再轮到八号”

    我赶忙拿起自己的小包,怀着有点点的不安出了房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