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九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9:53Ctrl+D 收藏本站


    无论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儿,我都要回家了,那周云发终于宣布了下课,我伸了一个懒腰,舒服的筋骨噼里啪啦响了一痛。

    “终于可以回家了。”我站起来,准备离开,我也没有带什么东西,表面看来让别人以为我上课很用功听讲不用做笔记呢,实际上本人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如果不是事先妈妈告诉我来上英语课,我都不知道这两堂课三个小时的课程讲的什么类别。

    “回什么家啊,走!哥们请你喝酒去!”王超很有霸气的道。

    “喝酒啊……”我嘴巴里嘟囔着,却在思考是否跟他去,要是回家父母还得给我做饭,他们劳累同时我也嫌麻烦,不如就领他这个人情。

    “怎么,不给我面子啊!我霸王超……”他话说到一半,我转头笑脸看向王超,出手用了点力气拍在他的肩膀,差点把他给拍的一屁股坐地上。

    “好吧,不过,咱们不用去什么高档的地方,这个冰天冻地的,不如就去吃是烧烤吧!想吃烤羊肉串,让老板多放些辣椒,发发汗。”我给他出主意。

    王超见我答应了他的邀请觉得很有面子,马上喜笑颜开大大咧咧的道:“兄弟你说什么都行,那咱们今天就去市里北边的那夜市小吃一条街吧!吃啥都行,不过你可不能不喝酒哇!”王超逼问我道。

    “喝酒没问题,只要不是太多。”我也豪言壮语,一般五瓶啤酒下肚,我都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爽快。

    只是,这开在市里北边的夜市小吃街,而我家住在南边,晚上回家就麻烦了……

    我思索了一下,想反正月黑风高也没人胆敢非礼我,北边就北边吧,只要有公共汽车载我回家就行了。

    “走吧!”王超收拾一下自己桌洞里的漫画书,说是收拾,其实就是把上十本书参合在了一起,然后让桌洞里一塞,也不管有没有人偷或者掉出来,就拉着我出了教室的门。

    豪爽的王超虽然冒着点傻气,可是人到也实在痛快,路上不多客套的废话。

    下了楼出校门,同样要出示补课证明,那警卫知晓我已经交了补课费上了贼船了,憋了一下午的气,终于得意发泄:“你这个学生,我告诉你!这里是大学!以后进出都要礼貌点!特别是对大人!才几岁的小子毛都没长齐就这么嚣张,刚才进门的时候竟然连眼都不抬一下看我!”

    他边叫嚣我边指着我说给一旁的警卫听,一旁的家伙掩嘴笑着,宛若太监。

    我正在想今天晚上要是晚回家怎么跟家人交代,同时被那警卫狗血喷头的叫嚣了一顿,气不打一处来,正想教训一下他,不出手也要反口回骂几句,老子可不是吃气的人。

    而今天好似我要做什么都有人从中作梗,转眼王超级已经窜了出来,“操你妈的,竟然敢对我兄弟大不敬!我日你全家二十九代的婊子!”迅猛的叫骂着,王超踹出一脚直踢那气焰嚣张的警卫。

    我看的真切,王超的力气虽然不大,但那一脚狠下去,那警卫的小腿也要见青紫血红了。

    王超穿着皮鞋,鞋头很尖,果然那一踹下去,让警卫疼的几乎跳起来,抱着自己的腿往后连续躲了两米。

    “靠!你他妈的要是再狗眼看人,就不用在这里干了!”王超继续训斥他。

    而令我奇怪的是那警卫竟然一点没有反抗的意思,乖巧的好象只小白鼠,一旁的警卫也不敢上来帮忙。

    片刻警卫歇过了乏,连连向王超点头哈腰的承认错误,在王超的眼神下又不断的向我赔不是。

    我看他那可怜像,也就挥挥手说算了。

    王超见我说算了,才蔑视的道:“今天我兄弟说算了,是你的福气,以后注意看了,这位是我兄弟,他只要想来这所学校,谁他妈的赶拦谁就别想在这里混了!”

    “是是,王超少爷说的是。”警卫连同其身后的同事一起点头哈腰。

    “哼哼,谁敢跟我霸王超斗,简直就是找死!”王超一脸老子是天皇巨星,无限嚣张的表情出了Y市师范大学的校门。

    “那是,你是谁了。”我边夸奖着身边的这位霸王少爷,一边疑惑的问道:“刚才那警卫对你那么尊敬,怎么回事啊?”

    “哈哈,首先我霸王超谁敢不怕啊,再有,我爸爸是这学校里的教导主任,那老不死的校长病的只剩下半条命了,这一个大校园里,谁不知道将来肯定是我爸爸来接任校长的位子,谁又有胆量和我爸爸争!?哈哈,所以他们都怕我爸爸和我。”

    王超解释的到也透彻,很明了的狐假虎威,又是一则权力交易,下层的学生参与不进,但试问这样的领导可以引导好下一代吗?

    我们坐了一辆出租车去城北边的夜市小吃一条街道。

    已经是傍晚了,街道上车水马龙,春节期间,大家都闲的发慌,早早的出来逛呦,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勾肩搭背好不亲密。

    在看那夜市的景致,四周的环境到也不是多好,大约上万平方米的广场显得很宽阔,地面平坦没有任何障碍,路灯很少,可是那些小贩们自己的多彩灯具已经足够撑起这里的光芒。

    漆黑的夜晚已经到来,小贩们越加忙碌了,随着客流量的增多,既然是春节大家都不吝啬花钱,出来玩就是图个痛快,所以见从顾客到商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春天花会开般的微笑。

    钱和快乐总是可以联系到一起的,从世界到国家到城市到家庭再到个人,有贸易就有快意。

    一排排的按秩序排列,卖花灯的,卖装饰的,卖内衣的,卖假冒耐克鞋子的,还有各种盗版书和盗版的半黄不黄的A级光盘在那里吆喝着。

    这些都是生活用品,而专有一排的摆设是用来卖小吃的,据说是从日本引进而来的章鱼小丸子,韩国的小点心糕点,铁板烧鱿鱼,里脊肉饼,臭豆腐,喜蛋,还有北方特有的食品——哇鱼,吃起来浑身爽滑舒畅,烤羊肉串,麻辣烫……

    琳琅满目,林种百态,人声鼎沸却又不嘈杂吵闹,我开始喜欢这里了。

    灿烂的灯火下,天空黑暗中躲闪着的繁星恍惚也有了些欲望,不断的闪烁,我仰头一时间看的痴迷。

    “易强啊,你想去哪一家吃?今天没有白酒,咱们只能喝啤酒了。”王超嘴巴里咬着口香糖,一副地痞流氓的口气跟我道。

    “呵呵,兄弟,喝什么酒不是问题,不过,主食我改变主意了,咱们别吃什么烤羊肉串了,那东西吃了致癌,咱们选点别的吧。”

    话提道完,此刻,我的眼睛已经被定格在了一个美丽的倩影上,无法自拔。

    或许是因为黑夜的灯火阑珊的映衬,或许是夜市里那朴实无华中透露着欢乐的气氛的映衬,而于洋那一身柴火妞打扮,系了个白围裙,里边是花边的毛衣,紧身的牛仔裤满秀身材,头发被扎成了一束歪在肩膀的一边,在那里跑来跑去累的喘息,脸上略带红润之色。

    看了她这个样子,我感觉其既有趣又可爱又性感美丽大方还朴实,所以一时被吸引的失神。

    而再具体看于洋现在周身的环境,那应该是她家开的一家火锅店,或者是她帮别人打工吧。

    她才不过高中一年级,就这么能持家出来打工了,况且其还是一位美女,若是随便找一个有钱的大老板也不用这么辛苦了,可见其品德,我心中赞叹了一番。

    这家火锅店并不大,而且算是一个刚刚临时摆设的摊子,摊子后边有一间小屋子应该是老板租下来的门面。

    虽然天气很冷,不过既然吃麻辣香爽的火锅,人们仍旧选择在室外品尝,喝酒也可以喝个痛快。

    所以在那小屋子外边摆放了不下二十桌火锅用品,而于洋则正忙碌其中,帮着客人点菜和上菜,点火灭火以及收钱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干。

    “那吃什么啊?”王超并没有注意到我痴迷的表情,而是东张西望的看向四周的摆滩。

    “就吃那边的火锅吧。”说着,我微笑的指了一下于洋头上悬挂的牌子——于家四川火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