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三章 天妒红颜

住家野狼2016-11-11 16:21:54Ctrl+D 收藏本站


    “不用了,你妈妈不会同意的,你一个女孩子,跟我去那么远坐夜车,你家人会担心。”我明显是处于好心,而且自认语气得当,心神平稳,眼神温柔,女孩子见了一般都会感动的投怀送抱,呻吟不已。

    可惜,眼前的女孩儿有点特别,相对于那些温柔的小娘子意志要坚定许多。

    于洋二话没说,一也不忌讳的就拉着我的手往于家四川火锅店的招牌下走去。

    她的手很软很柔和也挺温暖的,透过我的皮肤,被这样一个美女强拉着,我心惊肉跳的跟着她走,心中却不断由那一双握着的异性的手而传来一段段暧昧的春波。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消片刻,我被她来回了她家的管辖地。

    于妈妈看我来了,赶忙让出一个座位,“你好,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们家于洋。”

    我当然也要比较俗套但是实用的回复一声:“阿姨,不用客气。”并站的很直,没有白痴般的坐下。

    而此刻,我看见于洋的哥哥于国庆却提着簸箕和抹布垂头丧气的在那里收拾客人吃剩下的桌面,口中哀声叹气道:“这些个人,真没素质,有的连钱都没付就跑了。”

    我下意识的问道:“大概有多少钱的帐没结啊?”

    于洋瞪我一眼,怕我帮他们结帐,而我心中却是另有打算的。

    “恩,大概有四百多吧。”哥哥于国庆却是一脸的虔诚,希望我能把客人的钱给先垫了,兄妹二人的品德相差太远了。

    于洋把我往身后一拉,欢快的冲她妈妈道:“妈,我们的救命恩人没有回去的车了,我带他去做826路夜间车,就是那辆私人小巴。”

    “这样行吗?天这么黑,你一个女孩儿……”一妈妈说着,冲着于洋使眼色,意思是还不知道我什么为人,晚上送我,一旦我触发了什么禽兽的神经把持不住,她女儿一个美女很危险的。

    可是于洋打定的主意,就是天王老子也别想违抗。

    “不行,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回来了,我就是去送他上车,又不是把自己卖给他,妈你怕什么啊~”于洋不高兴的埋怨道,语言很直白,我听了都有点羞涩。

    “哎!那好吧,你们路上小心点,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啊?在哪里上学?”于妈妈想查查我的家谱,以便于洋今天晚上若是出了危险也好捉拿我来试问。

    “我是香港……呃,不是,我是市里一中的学生,我叫易强,阿姨。”我差点说露了嘴。

    “哦,那你们去吧,注意安全啊。”

    我知道自己也不可能违反于洋的意愿,只好跟着她一起道:“好的。”

    我们一男一女,踏上了暗夜无人的旅程。

    走在人烟稀少的街道上,我心有些慌,身边有一个美女正陪我行进,而且还是让人极具征服感的性感一身女强人气息的女子,我不禁有些蠢蠢欲动,口中干涩难忍。

    “你叫易强是吧?”于洋首先开口和我闲聊。

    “是啊,我们在不同的学校上学。”我也跟着说些无聊的话。

    “听说你的那个学校是全Y市最好的了。”

    “哪里,其实还是靠自己自觉学习,况且你们三中也是不错的学校。”我谦虚道,竟然从我嘴里蹦出了学习的真理。

    “你也是上高中一年级吗?”

    “是的,刚刚放假回来。”

    “哦……”于洋不说话了,如此泼辣的她仍旧有羞涩的一面,和我第一次一起走,她找不到话题,我也不知道怎样和眼前此类的女孩儿聊天。

    延路的人流越来越少,我不想再来什么英雄救美,于是靠近了于洋,怕一会儿有色人趁她不备的时候来占她便宜我也好即刻斩立决。

    于洋也没有介意我的靠近,我们就这么彼此沉默的挨着走,大约有十分钟左右了。

    “于洋。”

    “恩?有什么事吗?”

    “刚才那一伙人是怎么回事啊?”这个问题我一直想说,只是不好意思,可看那一伙姓吴的人又不像单纯的来调戏于洋的。

    “刚才那……”于洋好象有什么难言之隐,她不好意思说,那一定是关系到女孩儿名声的事了。

    “哦,你不想说的话那就别说了,没关系的。”我给她台阶下,不禁想起了王超嘴里的那些关于于洋的传言。

    于洋沉吟了片刻,我感觉她舒缓了一口气,终于好象决定了什么似的,道:“其实,这件事不是我的意思,是哥哥帮忙联系的,没想到找到了这个流氓太监,可是,即便我不愿意,哥哥还是想一意孤行,毕竟,毕竟那关系到爸爸的身体……”

    于洋的话让我摸不着头脑,听的云里雾里。

    “于洋,你能再解释的清楚点吗?或许我能帮你的。”我关切道。

    “不不,你帮不上忙,我可以把实情告诉你的,易强,但是,请你别说出去。”

    此刻,于洋正用恳切的眼光望着我,那眼神如清涛碧玉般清澈无暇,让我看了陶醉其中。

    “当然,我才不是个快嘴巴呢,你要是情愿说出来,我就帮你分担一下吧,就算物质上分担不了,也可以在精神上分担一下。”我用调侃的语气冲她道,希望她能够倾心相诉。

    “其实啊,我已经被人家订下来了。”于洋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我都几乎听不到了。

    “你说什么?被订下来了?”我极度疑惑道。

    “是的,因为爸爸的病,需要一大笔钱,哥哥找到他们吴家,最后吴家的少爷因为小的时候顽皮把生殖器给剪了,从此不可能找到老婆,所以他们愿意出二十万给我爸爸看病,而代价就是我要嫁过去,我,已经被吴家给预订好了。”

    于洋言语中尽量假装平静,我却能从她的口气中听出一股股的颤抖的紧张和心酸。

    我没有说话,想让她自己平静下来,而后继续诉说具体的情况。

    “我,我,我不可能再有幸福了,我是个不幸的女孩儿……”于洋垂着头发,喃喃道,我意识到她的眼泪出来了。

    我赶忙想伸手去帮她擦拭眼泪,而于洋却故意躲闪开来,她仍旧执意的坚强,不接受我的哪怕一丝怜悯。

    “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也许一切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坏。”我劝解她道。

    “呵呵。”于洋突然笑了,“好了,别安慰我了,到底坏到什么程度我自己心里清楚,总之你放心啦,我不会去自杀的,至少在我的父母还健在的时候,我不想让他们伤心,只希望爸爸能健康生活,我就知足了。”

    说话间,于洋的眉目显露着凄凉的憧憬,此刻的她,是如此的漂亮,衬着月光,宛如朦胧中的月下仙子。

    我从来不曾想象一个如此活泼的女孩儿会有这般的身世,谁又能比她更坚强呢?我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