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二章 绝色蛊惑

住家野狼2016-11-11 16:26:13Ctrl+D 收藏本站


    我彻底无语了,虽然同时咽了下口水。

    见我没有反应,于洋直接拉住了我的衬衣领子,猛然往自己身上一拽,我应声一声闷响,嘴唇和她的红唇碰触在了一起。

    事先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此刻瞬间感觉冰冷的夜晚,整个身体好似突然被电击一般,震动,心惊肉跳,却又有那么一点舒服,毕竟于洋的唇在这冰冷的夜里,太冷了,太冰柔了。

    浑身好似被一汪湖水清澈的浸泡,洗刷,清清的小溪在胸口逗留,渐渐的徜徉于血液中,那点点的朱红肉唇与我的嘴相互摩擦着,我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整个人的意念已经被吸引和腐蚀。

    仅仅是几秒钟,我完全被其所蛊惑,失去了原来的义愤填膺的抗拒,于洋的诱惑力不可想象的大,让我不知所措。

    她没有停止攻势,又伸出了纤细的手指,伸进了我的衣服内,在我的后背反复的婆娑着,摩擦着。

    自己的肩膀在她柔美如明亮的天玉般优美的手形弧线下,好似一面天然的滑雪场,享受着美女的双手丝滑而过我。

    我怅然若失,一时间宛若沦为了她的性奴隶,坠落地狱,永难脱世。

    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如果说这些通通是借口的话,那么此刻我宁愿承受这名誉上的损失而换来于洋的躯体的侍奉。

    她的手指好象色欲之神牵引着的偶线,从我的后背娴熟的滑出,游走到了我的胸口,在我那消瘦一点的胸肌上作画,浑身痒的异常的舒适。

    她的指尖突然点到了我敏感的部位,红褐色的小乳头被其一次次的挑逗起来。

    于洋的指尖不断的碰触我最敏感的小山,一切尽在人体的触觉的颠峰,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诠释的舒畅和爽快,麻痒下那丝丝屡屡的快意好似升天入地。

    “你……”我好不容易挣脱了她的红唇,话语却被无情的抛在了本空中。

    于洋又用那雪白的肩膀遮挡住了我的嘴巴,白嫩的皮肤摩擦在我的脸上,靠着我,不断的传来温暖的春意。

    而我只能够“唔唔”的无法出声,凭借我本身的力量绝对可以挣脱她的束缚,可是,此刻自己完全被其肉欲的香气所吸引,不能自拔了。

    于洋很娴熟的将我的嘴唇移到了自己的胸上,那温软酥柔的乳房就在我的面前。

    “来吮吧~想怎么蹂躏我都行!”于洋语气中带着呻吟的味道说。

    我没有回绝的意志力,直接一头扎了上去。

    于洋的乳房整个入了我口中,那质感舒爽柔滑,我的舌头在上边胡乱的舔食,嘴里抽气,如饥似渴的吮吸着。

    于洋兴奋的低声呻吟,喊道:“哦~啊~~~啊~~嗷~~~~舒服~~~~易强,继续啊~~~~~~不要停……”

    我当然不会停止,此刻自己身体的欲望之火越烧越旺,一发不可收拾。

    “你想蹂躏我吗?想折腾我的身体吗?易强?啊~~啊~~~再来啊~~~~不要停~~~用力的折磨我吧,SM,来吧,虐待我的身体,你想……哦~~~~嗷~~~~舒服~~~~~~你想怎么样都行~~~来打我吧,来吧~~”

    于洋断断续续的道,声音好象磁铁一样勾引着我的心脏,不规则的跳动。

    我此刻几乎完全迷失了自己,竟然抬起了手就向于洋的脸上扇去。

    “啪!”的一声,我的手和于洋的嫩白脸蛋有了剧烈的接触,她应声头发倒向一边,被我打的嘴角出了一丝血痕。

    我瞬间有了一点清醒,正准备把意识掉转过来,但是于洋的美艳攻势又再次如潮水般袭击而来。

    她猛然将我套住,用自己的双手扒住了我的脖子,而脚下用力磨蹭我的身体,后竟然在退我的裤子。

    “想不想要~~~~”于洋趴在了我的耳边,故意哈着热气道。

    由耳朵根处传来了酥麻痒痒的难忍感觉,让我一阵眩晕。

    我在不知不觉中被于洋娴熟的退下了裤子,此刻我们彼此就只穿着内裤了。

    “来吧,来强奸我吧,照你想象的做,怎么样都行!”于洋极度的诱惑我道。

    我好似喷泉猛兽般冲了上去,将自己的身体压在了于洋的似处,手上动作快刀斩乱麻般把她脱了个精光。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努力挺进,于洋没有阻拦我,但是我却在感受到强烈的阻力的同时听见了于洋的一声惨叫。

    “啊~~疼……”

    她的疼字还没有说完整,我就用身边的被子唔住了她的嘴巴,因为她的叫声已经超过了我的卧室能够容纳的分贝范围,而若是让隔壁的父母听见就全完了。

    我心想你都不是处女了还疼什么疼啊?

    而后我猛烈的抽插,一切尽在一次次反复的动作中,身体好似中了毒品的麻痹,从头皮到脚趾都在高潮着。

    而于洋并没有丝毫的抵抗,被我反复的猛力折腾着,却发不出声音,嘴巴完全被我用手捂住,只有轻微的呜咽声,那眼角的泪珠好似天然的雕饰在她的脸上平稳的驻留着。

    ……

    当暴风雨骤然停止的时候,我浑身好象一只泄了气的气球,完全失去了力量,直直的趴在了于洋的玉体上,伴随着她的一声娇嗔。

    良久过后,我们的喘息声都逐渐平和了,身体上的汗液也挥发的差不多,我累的动也不能动,但还是试图将自己的下体抽出来,因为这样毕竟不好。

    我在努力翻身的时候,于洋突然道,声音比之刚才要无力了许多,“作为代价,别开灯,别拿出来,我们这样幸福的贴近着,一直到明天早上,好吧?”

    她的语气虽然是询问,可是我能感觉她的期望度有多高。

    我迟疑了片刻,停滞了刚才的准备起身的动作,沉声道:“好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