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章 打工妹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0:11Ctrl+D 收藏本站


    “你为什么要卖自己的妹妹?”我没好气的呵斥他道。有这样的哥哥也算是于洋倒霉了。

    “我,我,不是我的错啊,是我家老子确实生了大病,而且把妹妹嫁到他们吴家,他们吴家有钱有势,也是于洋的福气哇!”于国庆给我胡搅蛮缠道。

    我不想再听他在那里饶弯子,直接说道:“你不用那么看贱你妹妹,她不像你一样,低贱的连猪狗都不如,难道你不知道你身旁的这个人生殖系统有问题吗?”

    我直言不讳,也不管身边的吴凡有什么不乐意,此刻羞辱他就是对他以往的恶习的惩罚。

    于国庆低头不语了。

    “算了,我不和你斗嘴了,赶快告诉我现在于洋在哪里?”这个才是我最应该知道的,面对面前这两个没有一点雄性激素的男人,我真的感觉一阵恶心。

    “我妹妹现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或许在夜总会,也可能在医院,也可能在某个学校门口卖首饰吧,也可能……可能在给别人的孩子带课,这些地方都有可能的,我们家买不起手机,也无法联系,除了到晚上的时候她才会回来,那时间也比较晚,要八九点钟左右。”

    于国庆战战兢兢的说,生怕我打他似的,但实际上在年龄上我应该还比他要小上两岁。

    “她为什么要干那么多活,那她不上学吗?”

    我关心于洋道,想她虽然人很倔强,可是昨天晚上在折腾她的身子的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并不壮实,而是和一般的女孩儿甚至比一般的女孩儿都要虚弱许多。

    那为什么还要去加班加点的打工呢?即使是他爸爸需要用钱,靠她那一点点的打工收入也没什么气色啊?

    毕竟她的父亲患的是重病,需要做移植手术来换肾,如此一个手术大概需要将近三十万左右的医疗费和疗养费,这样一大笔钱又怎么是靠一朝一夕就能挣回来的,除非你是美女,而且要保证天天去卖淫,并且天天都碰上大款才行啊!

    “我们家里太穷了,我又不能帮家里挣什么钱,妈妈在外边做些针线活帮人家看孩子赚的一点钱根本不够用,再加上没天理的爸爸又得了重病进了医院,别说看病了,仅仅是一个星期的住院费就够我妈妈以前两个月的工资了,所以说家庭的经济负担太大了,于洋便瞒着妈妈出去打工,一份不行就多打几份,挣回来的钱交给妈妈就说是我挣的,这样妈妈也不会怀疑她了。”于国庆很是无耻的说道。

    “哼哼!那么看来你们家是着实的困难和倒霉,而你也是着实的卑鄙啊,竟然拿自己的妹妹当苦力养活全家人。”我讽刺他道。

    于国庆点点头,这个时候他自然不敢有什么反抗的意思。

    “算了,不和你们多侃了,也侃不出来什么线索了,你们两个今天见了我,以后只要记住一个总之,那就是该远离于洋的远离她,该对她好的就赶快对她好,不然做的有一丝让我不满意的,小心你们的脑袋。”

    我恐吓于国庆和吴凡道。

    两人同时害怕的点头,不断的在口中罗嗦道:“是是,一定一定……”

    我有些不耐烦了,“陆凡,如龙,你们先回去吧,给我把车留下,还有一个司机就行了。”

    “怎么了,强哥,不需要我们跟着你吗?”陆凡失落的道。

    “剩下的就是些小事,要是再让你们跟着就显得我无能了,况且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引起的,算是家务事了,所以你们还是别来插手的好,回去吧,等忙完了这一阵子,开学我一有空回会帮会里,咱们再从长计议一起打天下的事。”我道,心中浮现出了第一个需要被我办的人——卢楚风现在仍旧在远方逍遥着,还有郝家父子。

    对我有恩情的人我决计不会忘记,而我所憎恨的人,我也会把他欺我的痛苦十倍奉还。

    马如龙到是爽快:“既然老大这么说,那咱们先回去吧,等个把天,老大自由了,咱们兄弟们再相聚。”

    “没错!”我微笑着看着他们两个。

    “你们两个!自己站起来!上车!”说着,我踢了两人每人一脚,两个手上还绑着绳子的罪犯模样的人乖乖的上车,到后排坐好。

    “强哥,那我们先回去了,你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啊,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们。”陆凡还是不放心我道。

    我摆摆手说,“没问题的,陆子,你回去后拟一份假的Y市市里一中的期末考试的成绩单,给我家里寄去,要尽快。”

    他听到吩咐,疑问道:“那成绩单的名字是谁,里边的成绩怎么写?”

    我仰头琢磨了一下,回答道:“名字当然是写我的,我现在是在高中一年级四班,至于成绩嘛,你每门都给我按九十分左右算吧,年级排名别排的高的太离谱就行,这件事要办好。”

    因为本事关系到我在家里的地位,也同时关系到我以后的自由空间,若是考的不好,很有可能开学后爸爸就要去学校看守着我了。

    “好的,放心吧,强哥。”陆凡应承道。

    我点点头,向他们摆摆手,就上了车前座,命令司机开车。

    “于国庆,你爸爸的医院在市里什么地方?叫什么医院?”我在车里询问道。

    于国庆此刻的双手被反绑着很难受,但是他也不敢提出我给他松绑,恐怕偷鸡不成折把米,回答道:“是在市里东边的第四人民医院。”

    我微笑着没再回答,心道:“还是一家好医院呢。”

    司机没有做声,已经很聪明的将汽车向那医院的地址开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