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二章 皮肉交易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1:3Ctrl+D 收藏本站


    于洋外边套着粉红色围裙,里边是黑色的长袖休闲衣,下身围裙到了屁股以下,而露出来的是修长的细腿,腿上穿了一件黑色的牛仔裤,脚下的鞋子一看就是从天桥市场买了的处理休闲货色。

    她应该不到17岁,而这年龄正是女孩子爱打扮崇尚漂亮的时候,于洋却能够容忍如此朴素甚至可以说有点简陋的衣着,可见其和一般世俗女孩儿的差异了。

    我心中叹气为于洋叫不值,想起了倪小雅的一条“范怡文”牌的裤子就可以顶上于洋此刻身上全部衣着加起来的价钱的十倍有余,我不禁为她感到寒心。

    “看什么看!”于洋发现是我,在上下打量着她,责怪我道。

    “呵呵,不是,只是感觉你这身打扮……”我不知道怎么评价下去。

    “土的掉渣是吧?难看的要死是吧?那你就不用看,我们这里这么小的庙也不欢迎你这样的大人物来观摩。”于洋没好气的道。

    “于洋,怎么跟客人说话呢!人家是来看望你爸爸我的,女孩子家的,文静点。”于洋的父亲善意的教导她。

    “爸爸,刚才医生来给你打针了吗?”

    于洋看见了于国庆,也看见了低着头装鸵鸟的吴凡,但是她冷静的好象眼前的人皆是空气般,并没有去搭理他们。

    于洋走到了中年人这里,将手上的饭盒放在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问中年人道。

    于洋在自己父亲面前还是不敢造次的,既然是爸爸让自己对客人客气些,于是她稍微乖巧了下,没了刚才的气焰,不过还是没有丝毫理睬我的意思。

    她探着身子将父亲身上的被子盖好,而后便坐在病床边,拿起了身旁柜子上的饭盒。

    她打开了饭盒,低着头,用里边的勺子开始舀饭吃。

    于洋的头发有点长,挡住了面前的饭菜,她用手将发丝撩向了一边,继续低着头一口接一口的吃着饭,看样子是饿坏了。

    我朝前迈一步,望见那塑料的绿色饭盒里,盛着半盒子白米,还有一些芹菜和菜花,都是素菜,心中不禁有些吃痛,我心疼她了。

    这种在食堂里打的饭,最多不超过三块钱,又怎么有一点营养可以促进现在正直青春期的她的生长发育?

    “你怎么就吃这些东西,今天这是你第一顿饭吗?”我有点生气的质问其道,其实是处于关心。

    “又没让你吃,我自己爱吃这些菜,你是我什么人,管的着吗!”于洋抬头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道。

    我可真是拿她没辙了,这女孩儿不单泼辣,而且还很难驾驭,不知道谁要是娶了她,是福气还是祸水。

    不过既然我将她的处女身子给破了,我就要付起责任来。

    “于洋,我有正事和你说。”我保持平和的心境告诉她,她没有给我让坐,我也不累,就这么站着。

    “什么事?快说,说完你可以消失了。”她仍旧好似见了前世仇敌一样对我,看来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我的气。

    我叹了口气道,“今天我将吴凡带来了,他答应尽快就给你爸爸做肾移植手术。”我想她听到这个消息应该很惊喜吧。

    不料,于洋并没有丝毫的愉快,而是冷冷的道,“这个我早就知道,只不过我要付出代价,不用你来牵这线。”

    我一愣,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会找熟人给你父亲无条件免费看病,而且你也不用再嫁到他家了。”我向她更深一层做解释道。

    听到这里,于洋终于面色稍微好看一点,将头抬起来看我,“为什么?”

    我一笑,“不为什么,因为我想帮你,所以就把一切都帮你安排好了。”

    “我有点不能相信。”于洋实话道。

    说也令人怀疑,于洋去过我家,知道我不过是个工薪家庭的孩子,又有什么实力可以让吴家妥协呢?

    “其实,有些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些好,我的真正身份比你想象中要强大很多,具体你就不要知道了,只是告诉你这些,我的实力绝对可以控制他们吴家,就这些。”我不想让于洋卷入黑龙会的范畴。

    她也是个聪明的人,既然我都这么说了,那么她也不会继续追问什么,只是没好气的想说什么,又看了看身边的父亲和于国庆,没好开口。

    我想她大概是想提昨天晚上的事吧。

    “那……谢谢你了。”于洋把目光转向一边,虽然嘴上这么说,样子却没有一点要感谢我的意思。

    “呵呵。”我一笑:“你不用感谢我,毕竟我也同样欠你的,昨天晚上你让我的父母很高兴,自从我上高中以来,很少见他们这么开心的笑过了。”

    “那,什么时候可以给我爸爸做手术?”于洋抬头问我,脸上尽是迷惑和虔诚,看来为了自己父亲的健康,我并不碍于向我妥协。

    我转身看向吴凡,“你联系的怎么样了?”

    吴凡很恭敬的谄媚的笑着对我道:“都联系好了,凭借我们吴家在Y市的医疗界的势力,那院长还是很给我们面子的。

    “那什么时候可以给她父亲做手术啊?”我问道。

    “肾已经有准备了,如果伯父愿意,今天傍晚就可以做手术,不过手术前五个小时千万不能吃东西。”吴凡显得很有经验的道。

    “那你爸爸什么时候吃的东西?”我又问向于洋。

    “恩,应该是在中午时候吃的午饭,以后就再没吃东西了。”于洋回忆道。

    “呵呵,那是最好,吴凡,我们还是尽快解决吧,你去联系医院,我们在五点时候给她爸爸做手术。”我吩咐他道。

    “好的好的。”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敢违抗我半分,如果我黑龙会乐意,可以将这整家医院给铲平了。

    而后,吴凡去找那院长叙旧,联系手术台和医师,我叫于国庆回去了,房间里只有我和于洋在静静的等待着时间一点一分的过去。

    她坐着,我站着,就这么呆滞的也不说话也不互相对视,中年人虚弱的休息着,也不管我们。

    另外两个老年人更是一脸痴呆相在那里等死,儿女们都不来看他们,老人们感觉凄凉的好似下了地狱,却也无处诉说,其实他们比于洋的爸爸要可怜的多。

    忽然,她说话了,“易强,我们去门口透透气,我有话给你说。”

    “哦。”

    我跟着她出来,在这一层的病房外部,有一个很大的阳台,供一些病人和家属们出来散心透气,舒缓一下心神。

    我们靠在这貌似阳台般清新的花园里,高空的微风拂面,于洋的发丝随风飘扬,异常漂亮。

    我们相隔大概有一尺,她平和的语气对我说:“你知道吗?易强,你这样做让我感觉,自己是在和你做一笔皮肉上的交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