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一章 春风得意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3:18Ctrl+D 收藏本站


    春风又一次拂面,春天了,这是我易强生入高中以来的第一个春天,望着那独自一人所在的街道上,区区早晨,来往稀疏的高速大道上,惟能听见身旁岸边波涛汹涌的浪潮在击打着石岸。

    我没有打车,也没有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仅仅是一大清早便赶着起来,此刻面向金碧辉煌的星空夜总会,清朗的雾气中那宏伟雄壮的样子,我舒了一口长气。

    想想昨天晚上再向父母提出辞行时候说的谎话的情形,当时爸爸妈妈正在笑眯眯的望着陆凡给我邮寄过来的我的假冒成绩单,单子上赫然将我写的近乎神话:什么年级前三甲,获得什么省级的竞赛(甚至还有盖章的证书),又获得某某校园学雷锋积极分子的称号,想他要编出这么多的我听都没听过的东西,也是很很的苦了一把陆凡了。

    见到了我伟大的功绩,父母自然是可以满足我的一切要求了,我说快开学了,要求和同学一起出去旅游一下,回来的时候就顺便去上学了,不再回家了。

    爸爸认为这也算是一次很好的对我的历练的机会了,所以也没有多做反对,妈妈自然是眯着眼高兴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可以独自出去旅游了。

    他们稍微愁了一下关于我出行的旅游费用的问题,但是当我当场掏出了三千元说是以前跟老师出去招生时候老师奖励的钱的同时,父母又一次眉开眼笑,我获救了,终于再一次逃离了家庭的束缚,奔向了自由的田野。

    这个年也算是如此的过去。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没有尽到孝道,但是,我也让自己的父母开心了一把,所以良心上的包袱并不重。

    反正他们还不老,以后我有的是机会孝敬,等到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我黑龙会的同时,我会全心全意的来关爱身边曾经爱过我的人的。

    我笑了,望着两个站在星空夜总会门房处,正在打瞌睡的卫兵式的人物还在那里半躺着站岗,我不仅有些苦笑这些兄弟的家法实在是不怎么严格。

    若是有人来偷袭,此刻还不栽了,难道凌小雨没有严格规定吗?

    我走了上去,俯下身子看着那一位还在呼哈天堂里畅游的兄弟,小声冲其道:“嘿,该醒醒了。”

    片刻,他没有动颤,只有嘴巴一张一合好似一只肥硕的河马般对我打着招呼。

    我摇头眼前这为仁兄的迟钝,伸脚踢踢他,道:“嘿,有人来偷袭了!”我把偷袭两字说的比较重。

    “谁!”他一个机灵惊醒,然后跳了起来,肥硕的身子跳僵起来到还是不慢。

    “哪里有偷袭!?竟然敢在黑龙会头上动土,他妈的不想混了?”他很嚣张的漫骂道,摇头晃脑望向四周。

    “谁!是谁要偷袭!?”此刻,另外一边的瞌睡虫也被惊醒过来,望着四周探察着。

    最后两人一起把目光转移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什么人?”两人齐声质问我道。

    “你们俩就没有武器吗?看门的手上什么也不拿,未免太危险了吧?”

    我以寻常的口气问道,心中却是质疑凌小雨到底在不在这里,这里的防备是否太疏松大意了吧。

    “哼!小子,咱这武器可不是你见过的!”肥硕男向我施威着,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黑色的日本龙尾弯杆手枪,口径8毫米。

    两人同时掏出了枪,把玩在手里,给我观赏,展示自己的伟大。

    我左手右脚一起上,左手一捞,同时右脚向偏方向一撩,右手再接上。

    两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两把黑色的小口径日本产手枪就已经落在了我的一双手中,我将手枪握在自己掌中,转着圈看着他们两个,撇嘴蔑视他们。

    “你你你……”两名守卫瞠目结舌的面对我的神鬼莫测。

    “怎样?叫你们老大凌小雨出来,或者直接开门让我进去,你们自己选择吧。”我呵斥他们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到是明知的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喊。

    打不过就跑,可是现在自己的老窝就在眼前,自然不能跑,也没地方跑,那便只有大声的喊救兵了。

    “来人偷袭了,有个家伙来砸场子,兄弟们快出来啊!”两人很没用的大声狂喊道。

    我貌似听到了整个夜总会的大楼在颤动。

    轰隆隆~~~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王珂提着一把长剑,闪目一指,二十个兄弟出来站成了两排,他才缓缓的从中间的人道中走出。

    “来者何人!?胆敢犯我黑龙会境地!?”王珂气宇不凡,威风凛然,头一歪冲着我喝道,却眉头一紧,突然感觉面前的人好面熟。

    我眯着眼睛笑了,“王珂,怎么回Y市也不跟我说一声啊,身上的伤好了吗?这么快就出来找人打架了,手痒痒了吧。”我玩笑的训斥他道。

    “你,你是强哥?”王珂凑前了几步。

    “难道这几天过去,我就发福了到你不认识的地步了吗?”我试问着他。

    “哈哈!强哥!在Y市见你,都快认不出来了,总感觉你是当年那个和我打架的小毛头呢!”王珂跑过来拥抱向我。

    我自然撑开了怀抱,“我要还是小毛头,现在正该准备开学呢,而不是来跟你们团聚了。”我微笑着道。

    “呵呵,老大你回来了,可不许再走了,你一回来咱们黑龙会可算是真正团聚了。”王珂喜上眉梢。

    “小雨呢?怎么没见到他?”我问道。

    “他呀,前几天他说什么夜观天象,好象发现了什么大事件似的,我们几个粗人也搞不懂他说些什么,他只让我们给他建造了一座奇怪的大祭坛,现在应该还在祭坛上参悟什么天道呢。”王珂解释到。

    “天道?祭坛?什么东西,他离开这里几天了?”

    我有些疑问,一种不好的预感上了心头,想若是因为凌小雨不在这里,手下众兄弟的布置安排都很散漫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黑龙会里几乎没有一个谋臣在,不是贪吃的周墩子就是好色的于欢笑了,多少少了点整齐的规章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当时小雨他面色凝重,吩咐我们在Y市的东南角上造一个半封闭式祭坛,他便独自一人在里边了,他还命令门口只许让小白把手,没有他的命令,方圆三百米以内不能有任何人的足迹留下。”

    我很奇怪的望着王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