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七章 秘密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5:58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有追究太多,既然凌小雨回来了,而又新添了一名得力的帮手云牙,我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咱们回去吧,把于欢笑他们都召集回来,过年大家都没在一起,太遗憾了,今天正好有机会一块聚一聚。”

    我发起了聚会的号召,而马如龙自然是喜欢这样热闹的场面,让他可以大灌一痛猛酒,王珂虽然不喜欢人多,不过兄弟们能聚集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从心里讲他也是欢喜的。

    几个人中只有凌小雨貌似还没有回过神来般的有点惆怅,好象没有听见我的说话般,出神着。

    “那我去张罗吧。”王珂请命道。

    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看向凌小雨的惆怅样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雨,你没什么事吧?”我担心道。

    凌小雨先是一愣,舒缓了一口气缓过神来,回答我道:“呵,老大,放心吧,我只是七天没有吃饭没喝水,现在很虚弱而已,其实也没什么,过会儿喝点果汁就好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晚上的宴会照常举行吧。”

    我依旧没有肯定的答应他,继续关切的问他道:“小雨,你是怎么做到七天粒米不进,滴水围沾的?”

    我首先想到的是气功,可是,在我的印象中凌小雨是从来不会丁点功夫的。

    “这个是我通过做法,神秘的古代法术,让身体保持在一种不消耗的状态,也算是ZHONG国气功的一种吧,所以不用吃东西就可以维持生命,不过我的法门还是没有学到家,若是时雨老前辈他来执行的话,可以连续半年不吃东西的。”凌小雨向我解释道。

    “恩,那好吧,既然这样,那你可要好好调养一下,咱们晚上在星空夜总会会议室里举行会餐,王珂啊,没必要搞的太多太铺张,就是普通的晚餐就好了,不过厨师可要邀请最出色的,我这半年把口味可是养的叼了许多。”我开玩笑道。

    “呵呵,大哥,咱们黑龙会这么大个门面,星空夜总会里边的厨师都是一顶一的好手,绝对足够让你大饱口福的。”王珂向我卖关子道。

    “好了,那我们回去吧,不过……”我望着那还崭新的新建造的庞大秘室,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这个地方,空着就太浪费了,不管了更没道理,总是有些心疼,毕竟那些钱都是大家血汗挣来的。

    凌小雨看出了我的心思,“大哥,你不用担心,这里的用处,我已经想好了。”

    “哦?你有什么打算?”我看向他问到。

    凌小雨虚弱的眼睛恍然一亮,道:“今后我准备再改造一下这里,这座秘室仅仅是一个开始的初始建筑,我已经观察过这里的地理地形,很隐蔽也少有人烟,不如以后就作为我们黑龙会另外一个秘密基地吧。”

    我心想这到也是个好主意,毕竟星空夜总会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战斗的地方,在贵族们经常光顾的地域太扎眼了。

    有一个秘密的好似堡垒的地方,以后我们这个大家庭也就更加有安全感了。

    “很好,那小雨,这件事你看交给谁来办好呢?”我希望把这秘密基地给完善一下,毕竟是个不错的决议。

    “依我看还是交给那陈教授吧,我也不是专业的搞建筑的,人家是SHANGHAI交通大学搞建筑的教授级人物,这方面的知识比我丰富熟练太多了。”凌小雨推脱道。

    我愁眉了一下,道:“可是,你交给了他,他一个世面上的大人物,知道我们帮会里太多的秘密,尤其是这样秘密的地方,总是不大好吧。”

    我想这么神秘的堡垒,若是让世人都清楚了,也就失去了它的实际隐藏意义了。

    “不会的,大哥你放心就是,既然我找了他,就是看在他一个孤独老头面子上,他无儿而女的身份正好合适咱们所说的隐秘,而且这个人很有傲骨,也有风度和愤世嫉俗的品质,咱们可以留住他一直为黑龙会做事,如果他一旦反抗可能会把秘密泄露出去,咱们就用点强制手段,例如将其软禁起来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凌小雨眼神一眯,计上心头。

    “恩,这个安排还算圆满。”我点点头笑了,若是在黑龙会分布的各个城市的势力中都安插一个秘密堡垒,自然是有用的多了。

    此刻,身边的云牙已经无聊的趴在我的脚下睡着了。

    我伸脚尖端了端它的肚皮,云牙稍微睁了一下眼睛,看看我,又继续趴下枕在自己的大肉爪子上休息着。

    “云牙,咱们该走了。”

    ……

    在回去的车上,我先和凌小雨洽谈了一下,关于以后的一些事务需要了解个筹划的太多了,但是他累了,人也疲倦许多,我没有过多的询问。

    对于以后的一些打算,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主意。

    虽然还不算成熟,但是大致的一些纲领我还有很有把握的,例如现在我就在给袭人打电话。

    为什么给她通话?叫她回来自然是有道理的,身边多了个易容师我的生活就方便多了,呵呵……

    电话接通,那边先是沉默。

    沉默一向是袭人的专利,我不说话她一般不会主动找我说话的,我叹息一场厄运毁了她的全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够真正的开心起来。

    “是袭人吗?”我试探性的温柔道。

    “恩,你是老大吗?”袭人轻声的回问我一句,她的声音冰冷而孱弱,孱弱中又好似带着点点凄凉的温柔。

    她的气质依旧如此漂浮,好象没有力量的羽毛一样传到我的耳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