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二章 都市行情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8:21Ctrl+D 收藏本站


    价值五百多元的陈年五载的五粮液被我用嘴直接吹了个底朝天。

    六十五度的高度数简直是酒精里掺了水,先灌了我一个透心凉,然后感觉浑身燥热起来,从胃里传到心口,张开嘴巴仿佛可以喷出一团火焰。

    众人的杯子早早见底了,我用的是整瓶,所以比较慢,他们则成了观赏我喝酒的宾客。

    “老大,怎么样?还能站住吗?”于欢笑拉着一个小姐的小手,冲我坏笑着道。

    “至少坐你的车,我不会吐出来。”我调侃他道。

    “哈哈,都说酒后乱性,老大你看你身手那小妞的脸色可是早就红了,多半是见你喝酒时候太帅了,迷上你了吧?老大你怎么也不表示一下啊?”于欢笑反正满脑袋尽是这些事情。

    我一笑置之,却也偷偷看了一眼身后短红旗袍小姐的面容。

    那张俏丽的小脸上已经布上了红云,这个小丫头不是喜欢上我了吧,刚才喝酒时候是太张狂了,应该收敛点才对。

    酒席开始,酒过之后就是大家随意了,首先动筷子的理当是我,我也没有躲闪,先夹了一块糖醋里脊品尝一下。

    整整一天没吃饭了,本来有不感觉饿的,但是口一张,吃了一丁点东西,就再也止不住了,只感觉那惶惶的肚皮空空如也,再加上热乎的就力气,就更难受了,很必要的需要一些食物来安慰一下。

    “大家吃吧,都别客气,为了等我都饿了现在也,不用客气了,除了周墩子要收敛一点,其他人随意。”

    我吩咐道,自己已经连续动了三次筷子,将面前的盘子夹满,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这才叫宴席,宴席上吃东西就是要随意,那种中年人同学聚会时候相互害羞扭捏都想吃又害羞的不敢下筷子的模样不叫宴席,叫演戏。

    黑龙会里有不少善于演戏的人,但是到了自己家里,都是熟人,自然也就洒脱了,包括一直都很文雅的凌小雨于欢笑之类也都大开肚肠,尽量的收敛美食。

    本人的挑食属于另类的挑食,我基本上青菜萝卜也都吃,但是有一点一定要做的美味,如果味道上不去,哪怕山珍海味我也没有兴趣了。

    今天的厨师手艺很到家,我品尝的也很满意。

    酒过三旬,众人多少也有些醉意了,相互敬了几杯,站台小姐的手都有些累了,不过今天来到这里的都是好样的,负责倒酒的人手都累了,钟情于喝酒的人却还没有倒下,效果可见一般。

    菜式吃的差不多,可是桌子上还是满满的,是凌小雨吩咐一旦一道菜被消灭干净,马上要上一盘新的,否则桌子上残缺不全的不干净。

    我到没有这么多的讲究,毕竟穷人家孩子出身,知道什么叫粒粒皆辛苦。

    “小姐是叫玲珑吧?”我微笑着对着左边远角处的一个妙龄女郎问道,刚才凌小雨已经向我介绍过她。

    “大哥客气了,直接叫我玲珑就可以了。”玲珑也很礼貌的回答。

    “呵呵,看你这么盛酒力,我可真是惊喜不少。”

    今天晚上大家喝的都是白酒,女人这么能喝的很罕见,而啤酒都是当街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小混混喝的,真正有身份上档次的人自然是以白为主。

    难道谁见过美国总统来中国访问,我国家领导人有拿啤酒招待客人的?那还不把世界关系给紧张化了!

    “大哥过奖了,我从小就是喝酒长大的,本来不盛酒力也算是历练出来了,到是大哥一次灌上一瓶也不见一点反应,可真是豪杰了。”眼前这个女人也真会说话。

    看这女人也不过刚过二十岁,就如此世故油滑,想我黑龙会夜总会的生意在她的照应下应该没有问题。

    我冲她点点头,接受了玲珑的赞扬,接着转头望向那负责我会白道生意的冯销。

    “是冯销?”我用目光询问他。

    “正是在下,老大可以直接叫我小冯就可以。”貌似这里每个人都很有等级观念。

    “呵呵,大家自己人,不必这么客气,你现在掌管我们整个黑龙会在摊面上的白道生意,我这个人不爱学习,不太懂商业上的事,不过也听说你是清华大学的博士生,为什么来我们帮会里做事?”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不问,但是我这样多了解一下他的心意,也能多渗透一下此人的性格。

    冯销经商头脑雄厚,自然看出了我的意思,“我们做商人的一般来说是有利益就上,甚至可以将义气放两旁的那种人,但是我在商学的领域中更领略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诚信,作为一个人应该知道谁对你有恩,谁对你有仇。当我刚刚从清华毕业,满手的本事却不能得意实施的时候,是凌小雨大哥发掘了我,知遇之恩,当全心相报,冯销虽然不敢说是个完人,但是在中国商业领域中,我目前还没有一个可以看的起的敌手。”

    冯销一谈到自己的领域,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他的解释我到也能接受,只是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说你毕业后并不得志,我很疑惑你一个全国第一名牌大学出来的博士生,难道还得不到公司的重用吗?”

    “呵呵,老大,我想你一定没有亲身去找过工作,在这个社会上仅仅有一个名牌大学的文凭难道就够了吗?现在的一个文凭不过占了人生重要筹码的百分之三十左右,而剩下的百分之七十的筹码,一半是运气,一半则是家庭背景,我冯销生来一个穷小子,自然没有背景没有社会地位势力,在公司里当一个小职员,整天面对一张不会说话的死电脑,没有资本也不乐意去给上司送礼拉关系,这样的经济体系绝对不是我的志向。况且当今所谓的文凭,未必我是清华的博士生就有多金贵了,中国人向来有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说法,比起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一个在德国大专院校毕业在就业市场上绝对更占优势,毕竟人家可以吹捧说‘我他妈的是留学生’,当然我也可以质问,‘你他妈的留学生怎么样?’但是人家商家的回答是‘留学生见过世面,比蹲在国家封闭式大学里的低素质大学生好多了!’”

    冯销向我阐述现在社会的局势。

    确实如此,无论是在中国的大学里,社会上,家庭中,政治领域等等地方,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在不同程度上的干着崇洋媚外的事情。

    说外国的大学生上课从来不旷课,说外国人从来不随地吐痰,说外国的生活水平比中国高的海了去了,说外国的教育模式多先进,说外国的商品质量多好,服务多亲切多正规……对于这样的言论,我着实无话可说,能够说出如此话语的人渣实在不适合在中华民族生存。

    (至此想起偶的一位大学老师,去过一次英国的高校考察,回来后几乎将贬低本校大学生奉为终生乐趣,乐此不疲,并且每节课都要痛快十句以上贬低本校学生同时赞扬英国某某洋校的事迹。)

    “你说的是,我能够理解。不管怎样,还是很欢迎你来我们黑龙会这个大家庭。”我和冯销交换了一个眼神,凌小雨的心也安了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