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五章 荒谬

住家野狼2016-11-11 16:39:47Ctrl+D 收藏本站


    我已经放不掉这么多东西了,头脑中压力太大,不想再增加什么。索性沉眠在自己的香床上。

    身边虽然有佳人相拌,但是屡屡传来的疲倦之意和对这个房间里的男女之事的打醋心理,让我原本已经灼烧起来的身体逐渐的麻痹了下来……

    迷糊中不知道大概过了多久,只感觉到身体以外的疲倦,缓慢的睁开了眼睛,望见的却是一片黑暗。

    朦胧中却觉察肢体上有什么异样,我动了动脚跟又动了动胳膊,终于发现这陌生的感觉是来自于在下的右手手臂关节处。

    有一种温暖润滑又富有弹性的物体感觉在压着我的右臂。

    二手上的接触感也逐渐的传输到了我的大脑,是一只好象馒头似的大小的物件,此刻正在我的手掌中,柔软非凡,被我捏成了奇怪的形状。

    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馒头”在微微的颤动,我尽量清醒了一下头脑,去努力的思索这到底会是什么?

    难道是云牙的身体?不可能呀,云牙自然有自己华贵的蜗居,现在深夜了,它大概还在舒适的呼噜大睡觉吧!

    我只好把思维掉转一下,去想想在睡觉前我都做了些什么,现在还暂时不能轻举妄动,以免惊动了怀中之物。

    若是什么危险的物件,我的莽撞可能会遭来杀身之祸也说不定,所以本人一向是异常谨慎的。

    回忆,回忆,还是回忆。

    喝酒,聊天,吃饭,醉了,回房间,有一个人女人在做陪伴,是个漂亮的小妞……

    !!!!!!

    是她!我的天呢!那个粉红色性感撩裙的小妞!

    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原本绝对没有想要上她的意思的!虽然说酒后乱性,我也竭力的克制了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我现在怎么会把她抱上了床?

    看来自己在迷糊的酒劲下还是露出了男人豺狼般的本性,实在是罪过啊!

    要赶快弥补一下,至少我现在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睡了她。

    不管我和她相互是什么地位,等级怎样,我这样做都是伤天害理的。

    而且对于本人这潇洒倜傥的模样身材来说,还不需要强取豪夺自然也会有美女送上门来的,何苦啊这是?

    我一定要追查清楚到底是谁派这个俊俏的小丫头来勾引我的。

    可是在调查之前,需要做的首先是打开灯,我用另外一只手去勉强的够到了台灯的开关。

    我不去开房间的主灯,一旦突然发亮,她也清醒过来,两人见了会非常尴尬,强光下裸露的互相连姓名都不知道的一对性爱情侣吗?荒谬!

    勉强的去够那开关黑暗中,再加上我对本房间的一切尚且陌生,因为刚刚才来嘛,毕竟半年没来这里居住了。

    我的手还在黑暗中瞎摸的乱舞蹈,却感觉她动了一下。

    “先生?您醒了吗?”清脆的铃儿响叮当般的声音响起,我的心神为之一震撼。

    一是被她动听的声音所陶醉,二就是被其突如其来的清醒而惊骇。

    她的动静让我吓了一跳,却还要装出一副坦然处之的声音,“啊,恩,是啊。”我故作平静道,这个时候若是太紧张反而更糗了!

    “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吗?”她征求我的意见,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是纯洁和天真。

    和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抱着睡在床上,我认为自己真的是在犯罪,如此清澈的天然女孩儿,我应该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爱护才是。

    若是幸运的同龄人,此刻本当在父母的保护下幸福的生活,在学校里大概也有一大把的男生追求吧,青春啊,她的青春就浪费在我的这间别墅里了。

    可惜啊,误入歧途,来了我这黑暗的代言词——星空夜总会,她也就只能轮位低等的风尘女子了。

    就算现在她是刚刚进来,还能保持着一份纯真,可是这样的例子也不曾少见过,一个轻的好象水的女子是怎样在沉沦岁月的洗礼下变成浑浊的下水道中的蛆虫的……

    我叹息一声,“没什么,我就是想把台灯给打开。”

    “哦,您不知道台灯在哪里吗?”让雪儿来帮你吧,这间房间一直以来都是由我来打扫的。

    “是吗,怪不得这么干净,竟然派了专人来清扫啊,想凌小雨也很有心呢!”我夸奖别人来扯开话题。

    “恩,我的活也不重,就是天天在这房间里呆着,看到哪里脏了有灰尘了就打扫一下,凌小雨哥哥也对我很好的。”

    她也在回忆着凌小雨的好,并且称呼他为哥哥。

    我顿时感觉到了一点嫉妒,“恩,咳咳!既然你都叫他哥哥了,我的年龄还没他大呢,你以后也叫我哥哥吧。”

    “可是,那怎么行呢?小雨哥哥说了,让雪儿叫您先生的。”

    我感觉到了她的心跳,双方挨的太近了,又没有开灯,开灯的事仿佛在两人的有意无意间被延期了。

    暧昧,无限的暧昧在蔓延。

    “你几岁了?”我用问少年儿童年龄的语气问她,其实我本身的年龄也不大,可是在她面前总感觉自己成了长辈一样,一种莫名的责任感丝丝屡屡的在心头凝聚着。

    虽然本人现在的大手依旧放在她的小牛奶“馒头”上,不过比开始时候的尴尬气氛,现在要和谐许多了。

    “我,不知道自己几岁,大概不超过十五岁吧,见过我的人,大家都说我像小学生。”雪儿有点为难的道。

    “为什么,你叫什么?雪儿?那你姓什么啊?”我有点好奇了,追问其道。

    “也不知道姓什么?从我懂事开始,就在一家酒楼里做女服务员,后来我逐渐长大,身材有了变化,大概那老板见我长的还算好看,就把我卖给了一家黑洗浴城里。第一次接客人的时候,我强烈的反抗,虽然我抗拒成功了,却也被打的流了很多血,后来只好就哭着学乖了,第二次接客人就是凌小雨哥哥和于欢笑哥哥两个人,当时于欢笑哥哥来亲我,我虽然没有反抗,可是闭上眼睛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于哥哥就放过了我,凌小雨哥哥后来把我安排在了这里。”

    雪儿将她的艰苦身世告诉了我,其实也说不上身世,因为她真正的身份并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她所说的仅仅是她个人的一些残酷的人生阅历。

    我感觉雪儿叙述的时候有些难过,不想她伤心,我只好说:“其实这个社会是这个样子的,弱肉强食,你想要生存,就要付出代价,前提是你没有好的家庭背景的情况下,雪儿是吧?其实我们的情况差不多的,我一开始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没有,只是生存在社会的最底层,但是经过努力,你看我现在不也活出了人样了吗?”

    “恩,是的,谢谢易强哥哥,雪儿会努力的!”她说的信誓旦旦的。

    我却在暗想她所谓的努力,要怎么努力呢?

    难道是努力的勾引我,然后成就自己的事业——成为我的小妾?

    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头晕眼花,我可不能再承受女人的期待了,期待太多,我会崩溃的!

    尴尬基本上解除完全了,那么现在要解释一下眼前的二人身体状况了。

    “但是,雪儿,你现在的姿势,和我,恩,也是凌小雨交代你的吗?”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是就我对凌小雨的了解来说,这种事十有八九是他的主意,眼前的女孩子太纯了,不可能会主动的向我投怀送抱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