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二章 爱情来了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2:57Ctrl+D 收藏本站


    “强啊,你怎么也学会开车了?我原来记得……”袭人端端的坐在沙发式高级的前座位上,身旁的景物高速的往后倒退,她冲我道。

    “驾驶吗,觉得以后可能用的到吧,多一门本事就多一条生路,我是这样想的才找专家来教导,一个星期多的时间就学到了现在这个水平,你觉得还可以吧?”我老王卖瓜般道。

    “一个星期就学会开车了啊,那你知道交通规则吗?”袭人有些惊讶的问道,担心我把她一起给送到交警大队去。

    “其实学习所有的东西都不是时间可以说明效果的,只要看你是否用心,还有那教导你的老师是不是纸上谈兵,比如我的那位老师就是一名顶尖的赛车手,所以的学习的快就容易解释了。”我说。

    “再加上你人本来就聪明,所以就更没问题了吧。”袭人故意夸奖我说,她难得的高兴起来,嘴角露出了真实的笑意。

    “袭人,关于易容术的事,你想清楚了吗?”我抓准了她的高兴劲头,提到了敏感话题,毕竟想早些时候安下心来,听到我满意的回答。

    袭人片刻没有说话,眼睛望向车窗外,半晌才道:“放心吧,我想清楚了,没问题的,到了你的地方就帮你弄,什么时候随你。”

    我感到自己很无情,很残酷,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恩,那就最好了,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这么大老远的跑来。”

    “客气什么呀,当初不还是你救了我,就当是我报恩吧。”袭人恢复了神态道。

    “现在并不急着用,大概一两天后吧,我要在帮会里把需要行使的事务交代一下才行。”我说。

    “好的,那我有时间自己上街买点材料,你能陪我吗?”袭人问道。

    我装做聚精会神的握方向盘的样子,尴尬的说,“因为这两天比较忙,可能没时间了,我会专门找人带你出去游玩一下的,我们Y市虽然不是很大的城市,可是建设的也算优秀了,市中心那里都挺繁华漂亮的。”我推脱道。

    “恩,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来找我就是了。”袭人没有表现出一点沮丧,可是心里已经凉透了。

    ……

    转眼就到了传说中的我的老家——星空夜总会。

    此刻,还不是很晚,中午了房门前只有两个守卫站的笔直在把守,因为凌小雨的回归,他门风相当之严格,所有的小弟都别想再偷懒了。

    门口正在无聊的溜达的云牙看见了我,“嗷!”的叫了一声,跑过来,在我的脚边蹭蹭,又继续叫唤着。

    虽然它的身形很大,但是还是刚刚成长了没几年的小狗。

    我蹲下来,大手摸着云牙的脖子,它高兴的冲着我直眯眼睛。

    “云牙,你看这里,给你介绍一位美女。”说着,我向云牙的身后一努嘴巴。

    它很聪明的转过大狗头,看见了正在冲自己恬静微笑的袭人,突然静下来了,只是轻微的摇着尾巴看着她。

    我笑了,“你看,小狗见了美女也害羞了。”

    云牙好象知道我在嘲笑它一般,又躲闪到我身后,狗爪子抱着我的裤腿抓来抓去的叫唤。

    袭人微笑的说,“这只狗好可爱,个子大大的还那么小心,怕见女孩子似的。”

    说着,她蹲了下来,在我的面前向云牙招手,道:“大狗,过来呀?”

    云牙害怕的又往后缩了缩,紧紧的抱着我的腿,好象害怕袭人能吃了自己似的。

    我无奈,“它不大的,才刚刚一岁,只是血统是凶猛的藏獒和牧羊犬的杂合,所以体形强壮一些。”

    “它很怕生啊。”袭人道。

    “也不是,或许只看见了美丽的仙子,自惭形秽了吧。”我玩笑着。

    “它叫什么名字?”

    “云牙。”

    “真好听的名字,云牙,过来让姐姐疼疼你呀。”

    袭人看见了雪白的云牙,好似也很开心的招呼它,或许在她的心底,不会再喜欢肮脏的人类了吧,比起那些见利忘义的卑劣男人,一只忠诚的小狗更能打动她的心。

    我用脚踢了一下云牙的身子,它才踉跄了两步,不情愿的往袭人那边靠过去。

    袭人吃力的将云牙抱了起来,云牙不敢抬起大狗头,只抬着眼睛,偷偷的打量袭人。

    “呵呵,真是一只害羞的小狗,好可爱啊,哎呀,抱不动啦。”袭人将云牙重新放回地上,伸出玉手在它雪白的毛上抚摩着。

    或许是因为袭人的女人香手比我的大手细嫩了许多,所以摸的云牙一阵舒服,它竟然眯上了眼睛,乖乖的趴在地上,任由袭人抚摩着。

    “好孩子……”袭人好象一位慈祥的妈妈一样摸着云牙,我看它的表情和动作,很担心这个家伙要易主了。

    “嘿,美女的威力就是大啊。”我玩笑道。

    袭人歪着头也不说话,头发垂向一边,煞是好看迷人,映衬在在身旁的岸边的波涛中,与天地融合一体。

    袭人没有答我的话,而身边的一个带有一点狡黠味道的男声传来,“怎么?老大说什么美女呢?有美女别忘记给我介绍介绍啊?毕竟我可把全部的车技都教授给您了啊!呵呵!”

    我不用抬头看,一听这声音腔调就知道是于欢笑了。

    这个家伙中午饭难得有时间来星空夜总会吃顿饭的,一般都是在哪个酒店里陪着女人吃饭调情呢。

    不过,他并不时常浪费帮会里边的资金,那些用来挥霍的钱大部分来自他晚上出去到黑市上赌一把赛车就赚回来了。

    说话间,袭人抬起头来看看是谁在冲我叫嚣。

    两双水牟般的眼睛对望上,袭人只感觉眼前的男人那么似曾相识,有股放荡却沉稳的内涵包围了自己。

    而于欢笑这边更是连瞳孔都快放大了。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袭人,心道:她是在香港的那位小姐吗?当初看她时还没有这么漂亮有气质吧,不过两个月过去,换了身着装,竟然如此迷人乱我心扉了。

    那成熟又沉稳的恬静女子,天生的对男人的诱惑力无限的挥发出来。

    袭人带点忧伤的气质,一切的女人香都在在诱惑着于欢笑的心志,他有生以来第二次感觉到了同样一种东西,本来都已经舍弃了,认为自己再也不会拾起来的——爱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