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一章 众口烁金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5Ctrl+D 收藏本站


    袭人话后,门外的敲门声传来,“老大,好了吗?”是凌小雨的声音,因为耽搁的时间太久,他有些担心了。

    “恩,已经好了,你们进来吧。”袭人应答道。

    我还没有来得及阻拦,几个人就推门而入,就连一直忙着打架斗殴的马如龙也赶来看我的新面孔。

    一时间各个人的眼睛都睁的圆大好似汤圆,我成了传说中的外星人般被观赏着。

    “这个,是老大?”马如龙不敢相信。

    袭人平静切坚定的告诉他,“没错,是你们大哥易强。”

    我只好苦笑对着众人挥手道:“HI~”

    众人昏倒,只有对人面貌没有丝毫兴趣的周墩子还能够坚持站立,“大哥,你也太漂亮了吧。”

    我汗,没听说过有人说男人漂亮的。

    “应该说有味道,你明白?”我瞥了周墩子一眼。

    “恩,是很有味道,就是不好吃。”周墩子责怪着。

    ……

    “大哥,你一定要自己走啊?”王珂有些舍不得我,不放心道,他真的很想随我一起去,保护我。

    “老大,你要记得多吃饭啊,看你瘦的。”周墩子也来教训我了。

    “大哥,自己在外边一定要小心,有什么事就联系我们,你走后两天,我们黑龙会就光明开往上海,和卢楚风挑明着干了。”于欢笑道。

    “大哥,保重。”凌小雨言简意赅。

    马如龙痴呆着半天没有想出来该说什么。

    陆凡还在外地没能赶回来,还有其他几个大小头目也劝我留下来跟着大部队一起走。

    我望着众人,特别凝视了一会儿凌小雨,这次外出具体的计划全部在我和凌小雨的密谈中,我用“一切都交给你了”的眼神深深的看了凌小雨一眼。

    他微笑着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各位如果真的担心我的话,我只好带个同伴走了。”我的话让大家舒了口气,总算老大能够接受保镖的配置了。

    接下来就是选谁的问题了。

    “大哥,找我吧,有我王珂在,谁也别想近你身。”

    “老大,我周墩子可是千里眼,只要你能养的起我,就带我走吧。”

    “算了,你们让大哥自己想吧。”凌小雨说道。

    “各位别争了,你们所有人无论是谁,跟我到了上海那边,对于风云会来说都是老面孔,他们警惕了你自然也就连累到我,我这次过去做的是卧底,你见哪个黑道卧底身边总是跟着一个警察的?”我问道。

    “那到真是没有,除非那人想找死。”周墩子道。

    “所以说,这次我准备带云牙走,就让它当我的保镖吧,如此你们该不担心了吧,你们中有谁敢说一定能挡住云牙的攻击的?”我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人胆敢有把握说能够自己一人干过云牙的。

    只有周墩子站了出来,“我!我绝对能用一颗子弹崩了它。”他信誓旦旦道。

    我瞥了他一眼,道,“那要是你忘记带枪,或者碰巧那一枪没击中要害,你还能活吗?你要记得云牙的肉皮子可厚实的很呐!”

    “恩,那我,基本成它的盘中餐了。”周墩子怯怯道。

    “好了,王珂,去把云牙牵来。”我吩咐。

    王珂回身上二楼。

    “老大,现在的火车和汽车,貌似都不让人带宠物上车吧?你带着云牙怎么走呀?”于欢笑问道。

    “哎,本来打算我一个人走多方便,都怪你们非要在我身边安插一个保镖,现在只好带着它爬货车走了,只希望路程中可别下雨,货车可都是敞蓬的。”我无奈道,翻了翻白眼。

    众人更是大眼瞪小眼,皆在想象一个美少年身边跟着一条大狗,爬火车去上海,那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和光景。

    一会儿,王珂两手空空的出来,一脸的沮丧,而其身后跟着的是袭人,袭人的腿间跟着的才是云牙。

    云牙正伸着舌头,紧跟在袭人身边,不离开半步。

    这个家伙自从有了美女就很少再来找我这个主人了。

    “怎么了,王珂?云牙不认你了?”我道。

    “谁知道这只奇怪的狗,才跟了袭人多久,见了我靠近,竟然就上来咬,气人。”王珂抱怨道。

    “呵呵,云牙,快过来。”我冲着它招手,不料这个家伙竟然不理睬我了,傲慢的站在袭人的身边,没有一点要动蹄子走来的意思。

    “呵呵,强,它好象不大喜欢你了。”袭人平静的开着玩笑。

    我只好动之以情了,我摆出了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云牙呀,我就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去吗?如果你想和可爱又美丽的袭人小姐在一起,我不会勉强你的,再见了,我的云牙,我走了,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再看你一眼了。”我面露枯涩,转身做势要走。

    听见背后云牙咆哮着跟了上来,我暗喜。

    ……

    朗朗晴空,万里无云,碧蓝色的琼宇,笼罩着这片层次分明的铁路干线,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味道,让人以为到了未来的战场。

    我左右恍惚的望了望,看有没有车过来,周遭都是黑红色的铁轨,和浓烈黑实的道木,给人一种气势就是要将你缠绕然后轧个粉身碎骨般。

    “呼~云牙,你害怕吗?”

    我叹气一声,想我易强竟然沦落到这般地步了。

    爬火车,大概是一些流窜犯和没钱买车票的民工经常干的事吧。

    希望路上不要遇到什么人才好,一人一狗,衣着鲜明,干净高雅,却在货车上逗留被和那些货物一起进行免费的运输,着实让人匪夷所思,我也羞愧难当。

    只是对于卢楚风在上海的情报网来讲,黑龙会里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比自己喜欢的女人还熟悉,还要看的紧些。

    若是找黑龙会专门的司机来带我,势必遭到上海风云会势力的探察,那样自己的伪装一旦被识破,就没有意义了。

    或许可以凭借运气,蒙混过关,但还是小心点好,所以我要暂时拌作和黑龙会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带着我的爱狗去上海。

    那么去上海干什么呢?经过我的思索,还是选择经商这条道作为借口,比较冠冕堂皇一些。

    云牙抬头看看我,又看看眼前的铁道,没有哼唧一声,索性趴在我身边闭上狗眼睛,等我作决定了。

    从早上我把它从袭人身边勾引走到现在,这个家伙一直不大高兴。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缺这一个帮手,它也不能给我想出来什么好主意,只能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

    凌小雨今天早晨给我查好了,这里这个时间段,有一条线路是开往上海的货车。

    货车是负责运送煤炭的,我只好到它停靠的时候顺便蹿上去,再等到上海东边的车站那里跳下来,一切就差不多OK了。

    可是如今这里有好几条黑龙般的货车停靠着在黑压压的铁轨上喘息着,我怎么知道哪一条是去上海的?

    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靠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