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五章 淫乐趣味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56Ctrl+D 收藏本站


    白衣男人根本没有再抽剑出来,直接伸出了右掌面朝云牙。

    “混天罩。”

    他平静的说了三个字,依旧是我不能理解的现象产生了。

    云牙好象碰壁一样被阻挡在了半空中,它还没有理解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摔倒在煤堆里。

    云牙晕呼着摇摇狗头再站起来,却不能出去了,周身被围在了一个白色的半透明圈内。

    云牙每一次想冲出去都会碰在白色的罩子壁上,而每一次碰壁都会被无情的弹回来。

    气的云牙直冲着白衣男人大声的吼叫,却也无技可施。

    我上去用手指轻轻的碰触那白色的奇怪罩子,瞬间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传遍全身,手指被强行打了回来。

    我眉头紧皱,“你对它干了什么?”我气恼道。

    “呵呵,小兄弟不用生气,不过是一个防御罩,不会伤害你家小狗的。”那白衣

    这次到是温和了许多。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也尽量保持态度。

    “刚才是我误把你当成了狐狸妖精,实在对不起,不过你也重伤了我,咱们算是扯平了,你别看我现在痊愈的面色不错,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毕竟我家仙术只能治疗身体七分,还有三分需要人理循环的时日来疗养。”白衣侃侃其谈。

    “你说你是仙人?你不会是神经失常吧?”我看了看云牙,给它做了个下压的手势,暗示它要冷静下来。

    云牙重重哼了一下,白了白衣一眼,高傲的把大狗头甩向一边,看它的嘴型我竟然感觉这个家伙在悠闲的吹着口哨,而我却在此为它与白衣男人谈判,争取它的自由。

    “小兄弟,有些事情你虽然不能明白,但是你们凡人有句话说的好,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刚才也看见了我是怎么用掌心释放白色瘴气来凝结成防御罩,在你家狗身边的,难道根据你们世界上的现有知识能够解释我的所作所为吗?”白衣反问我。

    本人物理成绩不好,上课基本不听,所以现在世界上的物理知识和科学技术到底能不能制造他刚才所制造的所谓的的白色防御罩,我尚且不知道。

    不过,我可以用另外的方法来试探他。

    “你说的东西虽然也在理,但是我毕竟不能全信,你先把云牙的束缚给解开吧。”

    如果他肯解开,就证明他对我并没有恶意,那么他说的话我就可以相信八成了。

    而至于这个世界上乃至宇宙中到底有没有神仙魔鬼,没有绝对否定和肯定的证据,所以我也并不太惊讶,只是今天我竟然和神仙打了一架,到是令人难忘和无可奈何。

    “好的,不过我释放它后,你可要控制住你的小狗,别让它再过来咬我啊。”白衣提出条件。

    “恩,没问题。”我向云牙走去。

    “收!”白衣伸出手掌,对着云牙念叨了一声。

    那白色的半透明防御罩立刻散去,眼尖的人可以看清楚,其间有一缕缕的白气钻入了他的掌心。

    不过,我可没有闲心去看这些,而是上前抱住了云牙来安抚它,不然依照云牙的脾气本当上去咬那白衣男人了。

    云牙挣扎了几下,我在它的耳边耳语几句,不知道它只否能听懂,不过片刻,便不再乱折腾了,在我的怀抱里安稳下来,呼哧呼哧的大声呼吸着。

    “兄弟的小狗还蛮有灵性的,叫云牙是吧。”白衣问到。

    “恩,没错,敢问阁下大名?”我学着他的语气问其道。

    “本人叫白令扬,今年已经有九十六岁了,论年龄,你应该叫我爷爷也不为过啊。”白衣向我走过来,我下意识的躲闪了半步。

    “你说你有九十六岁?”我撇着嘴巴,不敢相信眼前最多不过半老的男人已经将近百岁了。

    “你不相信?还是不相信我是仙人?不过我确实不是仙人,但也算是大半个修真者了。”白衣道。

    “是啊,我不能全相信,你的出现和说法太唐突了。”我松开了云牙的身体,站起来回应道。

    “你知道万书楼吗?”男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很唐突的问句。

    (靠!我当然知道,笔者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你说万书楼?就是在网络上很流行的电子版小说站?”我对这个站比较熟悉,平时无聊的时候和需要安慰以及人生指导的时候,就来这个大站里翻翻看看,找找有没有自己需要的文字,没想到这个貌似很老土的家伙竟然知道万书楼。

    “是的,我的孙子好象挺喜欢这个站的,以前听他说过,我也稍微浏览过几次,还不错的书站,只是近来随着社会的发展,色情淫荡类的小说多了不少,这个类别对于我们修真者来说,是不齿的,当然也是听我那孙子说的。”白衣好象在回忆什么,走到靠近我的地方便席地坐下。

    “恩,是啊,不过这也是社会的发展趋势,毕竟随着人类思想和生理以及社会人文的不断进步,一部分本来有趣的东西都已经过失了,唯一不会过时的趣味,至少现在仍旧没有过时的东西就是性爱了,是人都需要性,除非你生理上本来就有毛病,否则在这个压力重大,到处都弥漫着烦恼和喧嚣虚伪的空间里挣扎着生存,你是不会不被那激爽的性爱所深深引诱的。所谓淫乐趣味,对于男女都一样,高潮来临的同时,让你从头顶爽到脚指头,足以忘却一切的不开心了。”

    我解释道什么叫做性的诱惑,看他坐下了,自己也作为礼貌和其一起席地而坐,面面相谈。

    “那你还记得万书楼里的书的类型吗?好象有一种类型叫仙侠什么的,叙述修真历练的那群人,讲的就是我们,当然我也被包括在内。”白令扬道。

    “是啊,其中的代表作是《诛仙》,难道你看过?”我问道,眼睛放光,貌似找到了一个也喜欢看小说的知己。

    “听我孙子说过,好象讲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文笔剧情都不错,只可惜……”白令扬冥想起来诛仙的情节。

    “可惜什么?”在我的脑海里,貌似诛仙没有什么缺点,就是作者丑一点而已。

    不过作为一个男性作者,只要写的好有高的稿费拿,丑一点也是有美女要的,毕竟这是个郎财女貌的社会需求嘛!

    男人有才华没有用,或者说仅仅是基础,只有用自己的才华换来了财富,才有女人肯承认你。

    “可惜,那个作者在书里的描述不真实,我们整个神魔界在他的书里都乱套了,其实现实本身并不是那样的,神仙并不就代表正义,魔兽也未必就是邪恶,总之,呵呵,不多说了,小伙子,你能稍微理解一点我的话就可以了。”白令扬话说到一半噶然而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