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九章 凌辱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0:44Ctrl+D 收藏本站


    “兄弟随我来,在我这白庄,乡村里见了陌生人不用打招呼,毕竟我已经离开这里许久了,他们不认识我也是理所当然,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在这里浪费,尽快跟我回家见我的家人吧。”白令扬前头带路。

    我跟在其身后,见了几个村民向我和白令扬投来希奇的目光,或许是我们的装束都太过显眼和另类了,再加上云牙这种美狗的高傲表现,它挺胸收腹扬蹄子,一路上惹来许多人注目。

    我要听从白令扬的吩咐,不和村民们攀谈。

    可是白庄的村民们都很热情的和我这外来客打招呼,我尽管心里很热情,但也要保持冷漠,最多仅仅是抿嘴一笑不多和他们黏糊,到是这样,村民们更加被我的清高所吸引了。

    身边的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一人穿着道泡是白令扬,而我上身是黑色的衬衫,袖子裹到了关节处,下身是牛仔裤和美克休闲鞋,一身城市中的学生装加上一张在袭人手中修来的俊美的面容,两个人被一堆女村民评头论足起来。

    河边几个孩子在玩耍,少妇们在悠然自得的洗衣服,天然的河水让洗过的衣服穿起来更健康。

    此时当然少不了云牙的戏份,只是它要比我和白令扬郁闷的多了,有几个孩子喜好动物,尤其是可爱的小狗。不过,他们可不知道这只雪白的大狗并不好养活,孩子们开始向它的身边扔肉骨头。

    对一只普通的狗来说,一根骨头就足以让它美滋滋的啃上半天了。

    可是云牙自小就娇生惯养,自然看不起这种被别人吃过的肉根,拾人牙慧的事情它可没有兴趣做。

    过了一片田野,看见几只鸭子或者是鹅在路边散步,进入一片平房区,房屋并不奢华,却显得安宁而干净。

    想大城市就是不一样,虽然也有农村和山庄,却比一般城市的郊外要有秩序和优美宁静许多。

    我跟着白令扬来到一所大房子门口。

    门是红色的铁门,二层小楼是家人自己盖的,显露出古色古香的味道。

    我依稀可以听到院子里有水声,但是门掩的很实,好象在躲避什么一般。

    白令扬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看年岁应该在四五十岁上下。

    “你是?”中年女人眼神中闪光,却又不敢太相信的望着白令扬。

    “是我,小玉,白云山和白土他们呢?”

    白令扬向院子里望去。

    他曾经跟我说过他的家庭组成,刚才所说的小玉是白令扬的儿媳妇,白云山是他的儿子,而白土是他唯一且最最疼爱的孙子,白令扬的老伴在他选择修真道路后的第三年不幸孤独而死,这是让白令扬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罪。

    “爸爸!~!”这个叫小玉的中年妇女一头扎进了同样中年模样却和自己一般年岁的白令扬怀中,我看在眼里,感觉有点别扭,因为她喊他爸爸。

    “孩子,别害怕,有什么委屈跟爸爸说,我会为你做主的。”白令扬的长袍子胸口被小玉给哭湿了,他用手抚摩着她愁的小半白的头发,苦心安慰道。

    “爸爸,他们,他们太欺负人了……呜呜……”小玉哭诉。

    “别哭,小玉,有爸爸在,没人能欺负咱们。”这个时候,白令扬恍惚看见院子里有白晃晃的东西在飘舞,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上了心头。

    “可是,爸爸,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小玉泣不成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玉,好好说话给爸爸听,我会帮你们的,你先告诉我,白云山那个小子和我孙子阿土上哪儿去了?他们怎么没出来见我?不是白云山用我以前教给他的通灵符召唤我来的吗?现在他人怎么没影子了?他在符中说家里出了事,灵儿被人看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白令扬很担忧的问道。

    我和云牙在门口干站着,没有一个人被招呼,很尴尬。

    我也看见了院子里好象和平常的农家大院有点不一样,便主动问道,“大哥,你看我们不如先进房子再说话吧,小心隔墙有耳啊。”我的话也是好意。

    我说着,并且有礼貌的冲那小玉一笑,她对我来说,在年龄上理当是长辈,我要有点礼数的。

    其实当时我的心里也很急噪,因为已经和凌小雨预约好了自己先到上海去渗入到卢楚风的圈子,再和他一起内外夹攻,消灭风云会。

    却没想到沾染上白令扬一家的事情,只希望可以尽快解决吧。

    此刻,却没想到云牙比我跟心急。

    还没等小玉和白令扬回应我的话,云牙就一挺狗身子,“嗷!”的叫了一声,向前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它到了门口,用身子一拱,便轻松的过了小玉的控制范围,大狗头将半扇大门全部顶开,进到了白令扬家的院子,同时那庭院的摆设也大半展现在我和白令扬面前。

    我与白令扬的眼睛同时闪过了一道白光,而这白光却不是来自白令扬的长白袍子。

    院子里挂满了白绫,随着威风飞舞,好似亡灵回归的讯号,灵堂设在了大堂正中,隐约看不清楚里边的摆设,地毯是黑色的,有些晕眼。

    黑色和白色的交配在比较宽敞的空间里显现,让我和白令扬同时心里一惊,而白令扬顿时身体凉了一半。

    “这白绫,是怎么回事?”白令扬的不好的预感果然没有错,可是他如今依旧希望可以不要听到那噩耗的消息。

    然而眼泪从小玉的眼睛里不断的落下,当她深深而委屈的望着白令扬时,白令扬就明白了到底有了怎样的后果。

    “爸爸,他们郑家强行抢走了灵儿,说要……要给她过身子,说我们农村漂亮女人生下来就是给他们城里人骑的,爸爸!!”说到这里,白灵的妈妈——小玉嚎啕大哭。

    “他们真的是这样说的!?这些城市里的畜生!那白云山那混蛋呐!?就没去阻止他们?”白令扬一堆问号,如今他已然气的牛鼻子冲天了。

    “是这样说的……呜……当时他们来了十几个男人,一起抢灵儿,我反抗他们就砸家里东西,阿土当时背着刚成熟的土豆去城里卖去了没在家,只有他爸爸一人在家,云山看灵儿被几个壮汉硬拉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就上去跟他们拼了,结果,结果……”小玉呜咽着。

    “结果怎样?”白令扬眼睛里燃烧了一团火,火的背后是一片死寂。

    “云山拿起咱们家的扁担冲去,想抢回灵儿,但是他们人多,反手夺了云山的扁担,结果云山被他们用咱家的扁担一下下的狠狠的下手,每一下都打在了云山的头上,那血,那血!云山的头在喷血!……”

    小玉近乎疯狂的吼道,回想当初的凄厉情景,此刻她俨然不再像一个慈祥的妈妈了,受了刺激的女人就是魔鬼。

    白令扬望着小玉恐怖的面容,赶紧将她紧紧抱进了怀里,他自己的脸色却严峻而坚定了起来。

    云牙望着我,我也微笑的回看了一眼云牙,若有所思。

    我的手攥的很紧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