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十九章 无耻者无敌也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5:23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是什么声音?”白灵面色紧张的转头看问郑利,她的眼神中透露着不安和慌张,那惨叫实在太恐怖了。

    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走到了那间房子的门口,而白灵此刻心里急切的想知道房间里到底是谁在叫喊,毕竟那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郑利没有说话,两人对望了一会儿,直到房间里边的喊声停息了,郑利才有所反应。

    “呵呵,是什么?你自己看就是了,我就不再多说了。”郑利轻巧的说着,把手伸了过去。

    白灵赶忙躲闪开,害怕郑利这一爪子是伸向自己胸部的。

    可是郑利的手却并没有朝向白灵的身体抓去,而是直接伸向了房间的门把手。

    把手被郑利轻松的一拧,而后使劲向里一推,“吱啦~”一声,大门就这样被全部敞开了。

    场面残酷的几乎可以让面前的女孩子疯掉。

    那是她的亲哥哥呀!

    白土身上的肉几乎都被打开了,而且肉丝都和捆绑他的锁链缠绕在了一起。

    如果说能够表明他还活着的一点凭据,就是那半张着的眼睛里,还有眼珠在微微的颤抖,时而颤动一下。

    地上的黑色的石灰地板被血水染的有些发红了,可想那红色的血液究竟有多少已然渗入到了泥土里。

    身旁的辫子都抽累了,好似那鞭子本身都在喘息着疲倦着,抱怨着白土这个家伙的骨头在硬,怎么抽都不死呢?

    两名看守已经累了,都在旁边喝着小酒吃着买来的小菜,惬意的紧。

    “你认识这个人吗?白小姐?”郑利语气中带着嘲弄的韵味道。

    “哥哥!是哥哥!你把我哥哥怎么了!?”白灵几乎疯狂的转过身来抓住了郑利的衣服领子,不断的拉扯摇晃。

    郑利抓住了白灵的小胳膊肘,轻松的道:“白小姐你可不要冤枉人啊~是你哥哥亲自来找我麻烦,他杀了我三名手下,后来还要杀我,你说我能怎么办?难道乖巧的等着他拿大刀砍我不成?”郑利反问道。

    “你……”白灵一时间乱了分寸,“那还不是因为你强迫抢我到这里,我哥哥才来找你的?难道还怨我们?”白灵几乎要哭了。

    “无论怎么说,你哥哥来了后二话没说就要杀我,那我怎么办?”

    “那就抓住他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折磨他?”

    “给他点教训呗。”郑利说的若无其事。

    “你,你混蛋!”白灵知道自己怎么也说不过这个无赖,所以想挣脱他的束缚,然后跑进房间里看看锁链纠缠下的白土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此时的郑利的手臂好象一条金刚绳索一样束缚着自己,她再怎么用力也挣脱不出来,好似在老虎怀抱里的小鹿般无力。

    白灵反复的在郑利的怀中扭转,挣扎,郑利只当做是在皮肤间的摩擦,总之就是异性间的享受了,也不反对,只是不让她出自己手臂的圈子。

    “你放开我,你想干什么!?”白灵大喊。

    “呵呵,我还能有什么要求呢,白小姐,现在你的哥哥在我的手上,你也看了,他还有一口气,你想让他活呢?还是让他死无全尸呢?”郑利卑鄙的道。

    “你,你想怎么样?不许你再动我哥哥,他要是死了我也不会活!”白灵企图用反威胁,可是在玩弄感情的老手郑利面前,她明显还是太嫩了。

    “哦,这样啊,那咱们谈个条件吧,我不会让你吃亏的。”郑利道。

    “什么条件?”白灵已经落入了圈套。

    “很简单,你今天要好好服侍我,服侍到我舒爽的高兴了,大概也就一天时间,我就放了你和你哥哥,绝对保证你们的安全。”郑利许诺道。

    “你好无耻!”白灵用一双秀美的眼睛逼视着郑利道。

    “哈哈,无耻者无敌也~”郑利哈哈大笑,惊动了里边还在吃东西压饿的两名喽罗看守。

    “郑少爷,您来了,有什么吩咐吗?”两只小狗这般叫嚷着走了出来。

    “本来是没有什么吩咐的,不过这里的这位美丽的小姐好象有点不大乖巧啊,不如你们让她看看鞭子抽人的吓人景象吧,让她清醒清醒就好了。”郑利指示着两名狗腿子,教唆道。

    “好的,少爷,不过属下可要提醒您啊,这个家伙虽然骨头硬,不过依靠咱们兄弟多年的经验来看,再抽几鞭子的话,他也就真的死了。”

    两名看守很适时的道,这话貌似是跟郑利说,实际是讲给白灵听的。

    “哦,没关系,打死就打死吧,反正也没有人心疼他,没关系的,去吧。”郑利挥手让手下去干掉白土。

    此刻的白土依稀在半昏迷状态,或许他看见了妹妹的身影,隐约的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正站在不远处的眼前。

    可是,他已经没有力气说一句话,甚至连睁大眼睛清晰的看一眼的力量都没有,只感觉自己如同一块死肉,不如一潭死水,丝毫没有能力,憎恨和痛苦在心中衍生。

    “你,求你,放了我们,求求你。”白灵只能这样哀求郑利了。

    “呵呵,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一切都好说,我早就说过了。”郑利说话间,两名守卫已经又一次拿起了鞭子,准备抽打白土那已然布满了血痕的身体。

    “能不能,能不能说说别的条件,只要不是这个条件,你要什么都行?”白灵哀求道。

    “哦,那不行,我费尽周折,要的就是你。”郑利拒绝道。

    眼看鞭子已经抬了起来,两名守卫对望了一眼,并没有立即就下手,他们也在帮着主子等那白灵妥协的一刹那。

    郑利的信心在猛增,如今白灵自己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就要被他享用了,他能不兴奋异常么?

    “能不能……”白灵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再看了一眼房间里血痕布满身体的哥哥白土,身体颤抖的几乎要散架,她喃喃的道:“能不能,能不能给我留下最后一处隐私,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你可不可以不要碰,其他的一切要求,我都会满足你,你要怎样我都行,只是这一个条件,请不要……”白灵做最后的请求。

    “很简单,不可以,我要的就是你的全部,我已经没有耐心了,白小姐这般迟疑的话,我只好对你哥哥下杀手了。”

    说着,郑利的手抬在了半空中,预备着向正看向自己的两名看守做最后的死亡命令。

    两名看守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心领神会,各个表现出跃跃欲试的模样给白灵看。

    “我……我……”白灵望着哥哥白土的样子,已经是个半死的人了,她的心凉到的尖处,已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回答和承诺,只有那依稀熟悉的清亮的女声,可以辨别出来自自己的声腺:“我……愿意……请你别难为我哥哥……”

    白灵的眼泪随着这一句承诺,静静的流淌而下,划过脸颊上的每一处都是一处深刻的伤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