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五十四章 正气大侠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7:46Ctrl+D 收藏本站


    我飞出的水果刀直接插在了郑利那准备摸电话的大黑手的手背上。

    银亮的刀身即刻见血,参合着他手上的黑色皮肤,让我想到了一本外国名著——《红与黑》。

    郑利的手被定在了桌子上,上边还立着那把短小精悍的水果刀。

    刀子虽然不大,但是用来捅人肉已经绰绰有余了。

    “啊!!!~~!!啊~~!!!疼啊~~~!!!”

    家中的乖宝宝,父母眼中的玉皇大帝,哪里经受过这等折磨,他大声撕吼了起来,宛如杀猪般的叫喊让我觉得一阵刺耳。

    “你他妈的瞎叫唤什么……”我的话语也摆在半空中,来不及向下说了。

    之所以停顿,并不是因为郑利的声音难听而影响了我的思索,而是眼郑利因为疼痛,一屁股滚到了床底下,他原本身下的那个女孩子全然展示在了我的面前。

    面如白玉,颈若沧柳,身材秀美,双目脉脉含情,如此女孩,刹那间便看的我如痴如醉了。

    再想那郑利曾经对这样美丽的如女神一样圣洁的女子下了毒手,我着实气不打一处来。

    我昂首走了过去。

    那女子看见我,依旧有些害怕,毕竟我刚刚才让郑利见了血,女孩子都是怕血腥的。

    白灵看我走过来,缩了缩脖子,伸手拿一边的衣服,包裹住了自己的胸罩。

    白灵的胸罩已经被郑利撕扯的乱七八糟,不过我本来并没有注意这些,而是在欣赏着女子的面容走了过去。

    她这样故意的拿衣服一遮挡,我反而被惊动了,将目光由她的面庞转移到了她的胸口部位。

    “你看什么?”白灵质问我道,她竟然把我也当成色狼了,当然我也不算是完全的好人。

    “哦,请问你是叫白灵吗?”我有些唐突的道,感觉有些尴尬,毕竟刚才自己也不像是个有正义感的人。

    “恩,你是谁?”她不置可否道。

    “我是你爷爷白令扬的好朋友,和他一起来营救你和你的哥哥白土的。”我欣然的说道。

    “那,是真的?”女孩子目光中含起了希望的光芒。

    “呵呵,当然是真的,还好,我没有来晚。”我也笑了,竟然过于关注于眼前的美女,却忘记了身边床下的郑利了。

    “那我爷爷呢?我怎么没有看家他老人家来?”女孩子依旧警惕的反问我道。

    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白灵以后遇到陌生人都不会再轻易的相信对方了,不知道这对她以后的人生,是好还是坏。

    “你爷爷去收拾地下室里的那几个打手,相信他马上就会过来的。”

    我相信以白令扬的实力,对付几个喽罗绝对不成问题,况且还有云牙在门口愤愤的把关呢!

    我不厌其烦的向她解释着,要是对方是个男人,我早就烦了,美女效应就是高效啊。

    “恩,那……”白灵刚刚开口,我还在猜测她准备说什么来刁难我,或者来验证我的身份的同时,那把沾了血迹的水果刀却意外的伸了上来。

    现在才知道,我过于低估了郑利,虽说他确实是个孬种,但是狗急了也会跳墙的,现在郑利就准备跳墙了。

    出人意料的速度最难追赶,虽然在功夫的经验上和实战对抗的经历中,我比郑利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但是一旦疏忽了对手,就可能酿成祸端。

    我没有想到郑利能够用另外一只手将受伤的那只手上的水果刀硬生生给拔出来。

    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他竟然在拔刀的时候没有出半点疼痛的声音,着实是个汉子。

    虽然不像他,但是人遇到生死攸关的时刻,应该会聚集比平时多几倍的能量和忍耐力吧。

    郑利猛然从床底下蹿了起来,重新跳到床上,我本来还以为那一刀子下去,已经足以将他给疼晕了呢!

    郑利用刀子最锋利的那面对着白灵的脸,威胁道:“妈的,你再敢过来一步,我就马上杀了她!”

    我很惊奇,一般拿人质的劫匪也没有听说将凶器对准人质的脸的。

    这个家伙一看就是个新手,而且握刀的那只手还在不停的颤抖。

    所以,比起他说他会杀了白灵,我所更加担心的是他害怕的出了格而下体失禁尿在白灵的身边,毕竟现在两人的距离很近。

    白灵到是不怎么害怕了,我自然无法理解正处在这种情况下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表现的这么坦然。

    白灵当时想的是:反正死了也比被侮辱了好,有这个高手和爷爷来营救,就不用担心哥哥的生命危险了,就让自己死了以雪前耻吧。

    她竟然索性闭上了眼睛,让我以为其是个女中豪杰呢!

    可是无论他是忠肝义胆的烈女,还是别的什么,我要听从白令扬大哥的命令才是。

    那就是营救这个苦命的漂亮女孩子。

    我实在不知道长相如此漂亮是她的错,还是父母的错,亦或是那些长相不漂亮的女孩子的错。

    我表现的很平静,我知道郑利是没有胆量杀白灵的。

    首先看他的动作和表情我就知道他没有杀过人,一般第一次杀人是需要很多思考和犹豫以及胆识的,但是郑利没有。

    第二,他需要人质来保护自己,以免我杀了他,所以此刻活着的白灵对他来说更有用处。

    于是,我坦然而幽雅的道:“嘿,我说,你一看就不是个专业的歹徒,还是早点束手就擒吧。”

    不知道我的话是否会激怒他,不过我不怕,以我的速度,虽然此刻距离他比较远,但是我仍旧有把握在让自己不受大伤害的情况下,在最关键的时刻抢夺下郑利手中的水果刀。

    “哼!你他妈的别废话,你现在马上报警说这里有人要绑架我,现在马上打电话自首,不然我马上就杀了她!”

    他越说越激动,激动的差点将手中的水果刀给扔了。

    我无奈,只好动了一下脑筋,道:“你让我自首?你又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我为什么要自首啊?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傻逼吗?”我咄咄逼人道。

    “你要救的女人,就在我手里,我马上就可以杀了她,这难道还不算是威胁你吗?”郑利果然很傻逼的开始和我玩起了说理论证。

    那么我就继续和他论证。

    做一个谈判专家并不是我热衷的职业,但是为了体验生活和营救美女以及拖延时间,我也只要试验一下自己的舌头功底了。

    “那你准备怎么杀了她?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能够杀了她呢?”我继续拖延时间,寻找眼前的这个傻逼最最傻逼的时候,一举将他歼灭。

    “你她妈的废话!你难道没看到我手里的刀子吗?我只要一刀子下去,你就等着收尸吧!”郑利语气很亢奋道,好象他此刻占了很大的便宜,而我已然失了自己的阵地般。

    我从他慌乱而激动的几乎疯狂的眼神中,看到了偷袭的机会,再加上他刚才的语无伦次的傻话,我知道下边该怎么做了。

    我将自己的计划在脑袋里演算了一遍,大概用了有三秒钟左右,冲着其道:“你叫郑利是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