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章 龙卷风暴

住家野狼2016-11-11 17:0:24Ctrl+D 收藏本站


    我转头向北方,看着白令扬,我的目光中的答案:看来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白大哥,咱们和他拼命吧。

    “兄弟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白令扬还是想让我首先逃走,他来做后盾抵挡。

    我微笑着摇头,然后。然后就是一健步上去,直接取那郑名的要害。

    我一脚踢了过去,直接攻击他的面门,想用这一击先给他了个下马威。

    可是,就在同时,我已经动了身体,半悬在空中,那郑名的剑也劈了下来。

    我刚才一直见他举着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放下来,还以为他在酝酿,现在果然酝酿到了极点,就在我主动攻击的同时,反噬过来了。

    我见势头不绵,这一下反偷袭很有可能会挫伤我。

    因为我身上并没任何的兵器,唯一的冥龙剑也窝藏在星空夜总会里了,现在是赤手空拳的和他作战,没有丝毫优势。

    再加上对方本来就是修真者,所以我的胜算也很低,只能暂时依靠白令扬的帮忙,我们依靠团结来取胜了。

    转眼间,那剑和我的肉脚的碰撞就在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来应对了,赶紧反身就是一个回踢。

    这次不是对着郑名的脸踢了,而是最着他的那把长剑攻击而去,希望可以依靠我的脚部力量去将长剑弹回去。

    人肉于仙家金属的碰撞。

    我的身势已经出来,就很难收回了,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好,是否得当,只能暂时躲避锋芒。

    就在要碰触的那一刹那,我的身体被白令扬从后边急速的拉回,并没有接触到那柄剑的剑锋。

    自己被白令扬拉开了将近十米远,远离了郑名的攻击范围。

    当我还在纳闷为什么白令扬要这么匆忙的拉我,要知道,虽然我可能不是郑名实际上的对手,可是刚开始的几回合里,我自信还是可以将他抵挡一下的。

    正当我疑惑中,却猛然感受到了郑名手中长剑的巨大威力。

    他的一剑猛然照着我原来的位置劈了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别说是一只腿了,就算是我同样的身体十个叠在一起,也不可能阻挡住那把长剑的下落速度的。

    那剑一出,周围的霸风也跟着起了,剑身带着大风往面前的地面一砍,宛如千金的铡刀落地。

    击打起一片尘埃,尘埃里充斥着数不清楚的力量元素在繁衍,消灭着剑锋领域里的一切事物。

    瞬间,在郑名所劈下的剑锋所笼罩的空间里,天地变色,日月无光,直砍的那一下,惊天地,泣鬼神。

    周围的霸风吹的我眼睛都睁不开。

    白令扬救了我以后,赶忙去找自己的孙女白灵,白灵现在被卷到了风里,于是白令扬只好徒步进去,在风中流转着找寻自己的孙女。

    我也没有时间闲暇,赶忙去找云牙,不知道它现在庞大的狗身是否受到了牵连。

    我在黑暗的霸风中找寻,不留神时候才看见云牙正在龙卷风的外边逗留,不时的冲着里边吼叫,里边没有回音,它也就不停的烦躁。

    我赶忙过去安抚它,和云牙呆在一起,再寻找反击的机会。

    可是对方是修真者,宛如神仙一般,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就从刚才的那一下剑锋带起来的力量来看,我在使用冥龙的时候,若想使出这般威力的剑气,那简直是开玩笑了。

    我一边观看着战局,一边想到底该怎么办,自己很想帮白令扬的忙,可是这个忙要帮就大了,况且我是有心而无力啊。

    那黑色龙卷风里的巨大声响和风势带起的波浪逐渐增大,我已然看不清楚那隐约一点的光亮,不知道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片刻,一个人影出来,被弹的飞了出来,我赶紧接住,从空中的运行轨迹中我就看出了是白灵的身体。

    接住了白灵,我可以预见,白令扬在黑色剑气凝结而成的风势中,应该还不是很劣势,不然白灵就没有那么幸运可以逃脱了。

    我曾经试图去掺入进去,帮白令扬一把,但是一旦接触风力,身体就好象和这剑气所带起来的龙卷风暴形成了磁铁中的同极般,被强大的力量反斥回来。

    我带着气恼的气势,却只得和一边的白灵站在了一起,身边还有云牙作为保护,守护着我们。

    两人一狗,包括别墅里此刻身体不能够动缠却担心着外边事态的白土,全部都揪心着眼前的局势发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直在担心着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把警察招惹来。

    其实当时是我孤陋寡闻了,当时白令扬和郑名早已经将整个空间封锁起来,方圆几百米都看不见这里发生着什么。

    毕竟修真者还是对凡人比较忌讳的,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

    黑色的龙卷风逐渐的平息下来,势头也减弱,由原来的方圆十米,逐渐减少为方圆五米,两米,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或者说是两个残骸。

    听白令扬一路说来,他怎样怎样可怜,怎样怎样不是那郑名的对手。

    此刻看来,原来修真者是如此的谦虚,亏我还想怎样帮他的忙,怎样才能既保住自己和云牙的安全,又不失体面的帮助他呢!看来是老子被耍了啊!

    我眼前展现的画面很让人宽慰。

    此刻站立着虽然有些摇摇欲坠的,但是仍旧站着的白令扬明显比那半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郑名要有实力的多了。

    郑名有气无力的道,“你好卑鄙,竟然用禁术来攻击我~”他憎恨的眼球逐渐失去光芒,眼看是不活了。

    我真想不到白令扬本来只剩下二层不到的功力,竟然也可以将郑名打的这么惨,那他若是恢复的真正的实力,岂非成了世界第一了?我意想道。

    “呵呵,郑名,你明明知道是你家人为非作歹,却仍旧执迷不悟的向我们进攻,甚至还向凡人出手,早就触犯了修真界的和人界互不侵犯的法则,现在又跟我将谁更卑鄙?我一为了我自己的亲人朋友,二为了世界公里法则,我白令扬错在哪里?卑鄙在哪里?”

    白令扬一席话说的铿锵有理,拘理力争,丝毫不给郑名还嘴的余地。

    而更另我诧异的一件事,就在这一刻同时发生了。

    白令扬和郑名两人几乎一起,猛然的从口中呕出了几两鲜血,那鲜血中掺杂着黑色的水气,让人看了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大哥,你怎么了?”

    “爷爷?”

    “汪!”

    我,白灵,当然还有凑热闹著称的云牙一起跑了过去,对白令扬表示关切的抱住了他正在向后倒下的身体趋势。

    “哼哼!强行使用禁术,你那区区的二层功力怎么能抵挡的了,你以为自己是大罗上仙不成?哈哈哈哈!!!啊!!!~!!”

    随着郑名的取笑声,他突然大声的吼叫一下,然后大叫着:“妈妈!!孩儿来见你了!”

    然后就闭上眼睛,下了地狱。

    这边的白令扬则微笑着,依旧在慢慢的从嘴角向外渗血水。

    “大哥,你不是赢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啊?”

    对于打架我比较有经验,所以现在我来向白令扬发问,白灵也知趣的暂时沉默,等待白令扬的回答,希望是一切平安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