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六十一章 多余累赘

住家野狼2016-11-11 17:0:50Ctrl+D 收藏本站


    我抱住了白令扬的肩膀,而身边的白灵则很专业的去看自己爷爷的瞳孔,以判断他现在的伤势状况,云牙也在一边站着,当然它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能够瞪着狗眼努力的看。

    “大哥,你还好吗?那个家伙已经死了,咱们得救了。”我宽慰他道,可不希望造成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下场。

    其实我心里也有自私的念头,说实话,我还想跟着白令扬一起学些修真者的神奇法术呢。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选择去修真的,仅仅是学些法术罢了。

    修真?那样的境界虽然高尚,可是一心向佛,没有了七情六欲,人就成了干枯的树干?像白开水一样的生活我自然是不能够接受的。

    “兄弟,真是谢谢你能够来帮我,没有你,就算我现在能够救下来他们,或许他们也都受伤了,真是太感谢你了。”白令扬虚弱的冲我恭敬的报答。

    “大哥,你说什么笑话,这次历练对我来说绝对是一次宝贵的经验,如此免费的大冒险,精彩又刺激,我才应该感谢你呢。”我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和白令扬答话。

    “呵呵,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我却能够感觉出来,兄弟一样是一个聪明爽朗的人,如此,我将白土和白灵他们俩交给你就放心了。”

    白令扬表情很欣慰的道。

    我却是诧异,“大哥你这是什么话,我一个无名小卒,你怎么能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孙女托付给我呢,况且你是强大的修真者,保护和教育他们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我还是退居二线吧。”

    我推辞道,同时感觉白令扬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兄弟,你别小看你大哥我,我白令扬向来看人没有错,自从入了道学了经之后,就对自己的这一双眼睛更有信心了,依照我这两天来对你的观察,兄弟的言行举止和衣着,做事的方式,你绝对不会是个普通人,年纪轻轻就这般有魄力,想必是某某帮派里的一面少年旗帜吧?”白令扬洞穿了我的身份。

    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自己的身份仿佛在白令扬的眼中,成了一面镜子,我刹那感觉在白令扬的面前,自己异常的难受,好象浑身被千万稻穗扎一般的难受。

    “大哥,想不到你已经看出来了,不错,我确实是一个地方上的人物,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你也不必想太多了。”

    我谦虚道,这个时候也只好说实话了,不知道接下来白令扬要卖什么关子。

    “兄弟,以你的身份和势力,我想我将白灵和白土交给你,应该没有问题,我相信你,就请你帮我这个忙吧。”白令扬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我。

    “可是,跟着我,难道真的对他们有好处吗?我个人认为是不是跟着大哥比较合适?”我继续推脱道。

    这个时候我所想的,自己现在刚刚来到上海,还没有立足之地,却有着重要的任务和压力,无缘无故的乱收两个手下,其中一个好是伤员,一个是柔弱的女子,如此拖累,叫我以后怎么自由的办事,在和卢楚风的较量中势必也会有所闪失,让我乏力的。

    我自己所想的自然有我的道理,可是白令扬却执意不饶我,道:“兄弟,说实话,我刚才在和郑名的战斗中动用了禁忌之术,如果我能够保持原来的水平的话,依靠我门派里几个元老人物的功力,尚且还能够延续我几年阳寿,可是现在我在两层功力的状况下强行使用禁忌之术,已经超负荷的发挥了自己能力,这就如同螳臂当车一样,虽然我最终战胜了郑名,可是只是保护住了你们的性命,我自己的命运却是要在这一天终结了,哎,这也是天意啊,我以后就没有可能再在他们身边保护和培养他们了。”白令扬哀叹一声道。

    我有些心烦意乱,回应道:“大哥,你那个禁忌之术是?”我道出自己的疑惑,希望全面了解白令扬的世界。

    可是,一个弥留之人,又能多告诉我什么呢。

    “所谓我那小小洗笺阁的禁忌之术,其实和真正的奥秘的禁忌之术还是相差很远的,如果我动用的是修真界第一大门派——天象宫的“包罗万象禁术”,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三魂七魄震荡到哪里去了。”

    白令扬尽量向我解释道,这个时候他是在尽全力的讨好我,希望我可以收留自己残余下来的亲人。

    “你能不能别让我爷爷再说话了!”白灵见到白令扬现在的虚弱尽头,忍不住喝止住了我和他的谈话。

    我抿了一下嘴唇,皱眉头不说话了。

    白令扬反抗道:“白灵,你别出来打岔,现在我正在和你易强大哥说话,以后他就是你和白土的监护人了,你要听他的话,知道吗?”

    “谁愿意听他的话,爷爷,你会没事的。”白灵幼稚的道。

    我叹气,无奈,不知所措,不知道此刻还能说什么。

    “兄弟,你还有什么话吗?”白令扬知道我的心思。

    “大哥,难道不能让白灵和白土他们跟着你的儿媳妇一起生活吗?”我问道。

    “她呀,白灵或许还可以,但是兄弟,我能看出来,白土这个小子将来一定不是池中物,请你帮大哥这个忙,也算是给你找一个手下,帮我把白土带到大城市里去历练一下吧,这样你大哥我,就算是死,也死的瞑目了。”白令扬孱弱道。

    都如此了,我还能够有什么矫情的回避呢,我只好答应道:“那好吧。”

    说实话,到底是该带白灵还是该带白土在身边,我一直在犹豫。

    毕竟白灵是个美丽的女孩,即使不重用,平时无聊的时候还可以养眼。

    而白土仅仅是个毛头楞小子,我要他有什么用处呢?我帮会里的小喽罗还嫌不够多吗?

    只是这个选择,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是无比正确的,直到有一天,白土被道上的人称呼为“修罗王”的时候。

    白令扬见我答应,微笑终于又诚然的浮现在面容上,“白灵,你去把你哥哥拉过来,刚才我已经给他疗伤过了,现在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了,他也应该恢复不少了吧。”白令扬吩咐白灵道。

    “恩,爷爷,那爸爸真的是?”

    白灵还一直以为爷爷白令扬刚才说自己的父亲白云山死了,是为了迷惑郑名才编的谎言,现在还想确认一下,不然心理也不安宁,就好象刚才听到这话后便不由自主的跑出来想问白令扬个究竟一般。

    “小丫头,你以后要跟着妈妈好好的生活,你爸爸的尸体,等我死去化作灵魂之后,会顺道把他的灵魂也带走的。”白令扬微笑着安慰自己的孙女道,致生死于度外。

    “那爷爷,你说的是真的?爸爸是因为我才死的?被那群混蛋给打死了?”白灵几乎失控的面色突然憔悴起来。

    白令扬赶紧发功,那几乎是他最后的一点功力了,他的内力直接灌输到了白灵的体内,才安稳的将她此刻心中的悲伤和惊叹给压了下去。

    白灵在白令扬的控制和强制安抚下,终于不自然的安静了下来,但是,毕竟心病还需要心药来医治,只能依靠时间的长河来洗刷她的少年丧父的悲伤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