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章 挖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37Ctrl+D 收藏本站


    昏暗的让人摸不透彼此的心跳的房间里,卢楚风的身后的那个雄壮却沉默的男人,是他从当年卢家武馆带出来的第一教练。

    以前的卢森堡最得意的教练,几乎是卢家武馆的招牌,玻璃人——雷帝。

    谁也说不出具体的原因,为什么雷帝会如此忠心,死心塌地的跟随着卢楚风,视卢楚风的安全问题之自己的第一要任。

    只有无数的帮派里的人清楚,如果说卢楚风是风云会里最不好招惹的男人,那么排名第二或者说是和卢楚风并驾齐驱的人,就当数平时沉默寡言的玻璃人雷帝了。

    为什么叫他玻璃人,这名号还要数他在卢家武馆的时候教授别人武功时的特有的方法而起,一句很平常的话,雷帝掌握的最深邃:想学大人,先学挨打。

    在和很多人眼中,不管是真实还是传说,雷帝是打不死的。即使玻璃被打碎了,打成了一片一粒,它仍旧是玻璃,锋利仍旧可以要人的命,仍旧可以重新粘合。

    除非卢楚风命令他自杀,否则谁也没有可能见到他死亡的那一天。

    哪怕这是流言,也足可以遇见雷帝的真正实力,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此刻的雷帝已经站在卢楚风身后约有半个小时了。

    卢楚风在和面前桌子周围的三个男人对峙,相互静止都不说话的逼视着,雷帝亦不多言。

    “雷叔,现在什么时候了。”卢楚风终于脱口,问身后的神秘的男人道。

    “少爷,将近晚上十点了。”雷帝并不罗嗦,也不多过问卢楚风的意图,仅仅将问题转变成答案,说了出来,然后又回到了那死寂一般的平稳表情,仿佛市贸大厦里的服装模特都没有他来的静止坦然。

    雷帝在卢家武馆的时候,就一直叫卢楚风为少爷,直到现在,也从不会休止或者改口。

    在风云会里,也只有他有这个权力如此叫卢楚风,其他的人必须要叫大哥风哥或者老大老板之类。

    “哦,不早了啊,你也累了吧。”卢楚风好似关切的回问了雷帝一句。

    “我不累。”雷帝冷冷冰冰的回应卢楚风。

    “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了。”卢楚风无视雷帝的回答,直接下逐客令。

    “少爷,我留下保护你吧。”雷帝请求道。

    “放心吧,雷叔,他们三个小喽罗,我还是对付的了的,话说回来,我也很久没有自己活络一下筋骨了。”卢楚风轻轻的微笑,没有转头,意思已经很明确的要雷帝离开了。

    “恩,我走了。”

    雷帝推开门离开,黑暗的小房间外,走廊里也是漆黑一片,雷帝的脚步声带动了声控灯,几盏照明策应灯具即刻打开了,大厦七十六层的光线稍微明亮了些。

    雷帝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透明玻璃天花板外的朗朗星辰,月亮没有出全,高高的挂在星群中徜徉慢舞。

    深兰色的夜空,辉煌的星辰和月光,为什么带给人们的却是黑暗。

    雷帝若有所思的看了几秒,然后低下头,离开了卢楚风的绝对领域空间。

    房间里依稀还是那四个人,一个对三个的对峙,三个所谓的小喽罗却被卢楚风刚才那一句话给吓唬的心脏蓬松乱跳起来。

    卢楚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物件,黑暗中看不清晰是什么东西,只大概看清楚卢楚风将那物件随手一扔。

    东西在半空中飞行,然后貌似砸到了房间里的电灯开关上。

    只听见“喀啪~”一声响,整个大房间顿时灯火通明。

    对面围坐着的三个人被刺的眼睛是生疼,急忙用手去遮挡。

    卢楚风去却好似已经习惯了这些一样,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仅仅是眼皮稍微眨了两下。

    “你们三个人,真的很让我为难。”卢楚风终于冲着对面的三个看相貌大概还是少年的人发话了。

    “我们已经说过了,我们不是天青帮的卧底,不是!”正对卢楚风方向的一个头发染了棕红色的小伙子叫嚷道,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明亮的光线,心想这里又不是警察局审问室,你装模作样什么?!

    “哦。”卢楚风点点头。

    “你那?”卢楚风看向另外一边,问另外一个围坐在面前的人,也是个大概刚刚过二十岁的青年,此人比较消瘦一点,看上去好似一个柔弱的书生。

    “我,我不知道,不不,我不是卧底,我不知道什么是天青帮,我不知道的。”

    此人说话吞吐很重,隐约让卢楚风的怀疑程度更加深了,卢楚风听了他的话,忍俊不禁的在嘴角浅浅的笑了一下。

    卢楚风不说话了,继续保持沉默,和刚才的局势一模一样,只是雷帝走了,周围的灯火也更敞亮光辉夺目了。

    等了片刻,大概有一分钟,另外一边的第三个人,是一个胖子,满脸堆的都是肥油肉块,他终究耐不住卢楚风的无声压力,乃至坐不住了。

    胖子颤抖着手臂,语无伦次的道:“你你,你为什么不问我了?不问我了?你问了他们两个却不问我?为什么?我也不是啊?”胖子很紧张,却不知道自己已然中了卢楚风的圈套。

    他仅仅是怕死而已吧,不过既然是个怕死的人,那么就比较好办了。

    只希望现在的三个家伙全部是怕死的,不过正对面那个红毛染发的青年大概不是普通货色,很有经验吗?看年龄不可能,或许是真正的见过世面,能够做到不慌乱吧。左边的那个瘦子则有些心虚,最好对付的则是右边的胖子,看他的样子都快被吓唬的尿出来了。

    卢楚风这般邪邪的笑着,想着,推理中想下一步的策略。

    天色不早了,他也想早些休息,天天事务不多,每件却都很费脑子啊。

    “你刚才说什么?”卢楚风转脸朝向那个胖子问道。

    卢楚风的语气故意婉转,好似幽灵考问般,不是大声的恐吓,却比大声的恐吓更让人心骇。

    因为卢楚风的声音扭转歪曲,好似一把软刀子,在静悄悄笑容满面的割着胖子的喉结。

    胖子费了很大力气,咽下了一口口水,回答道:“我,我不是天青帮的卧底,真的,老大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卢楚风鼓着嘴巴深呼吸一口,好似很疲倦的道:“非要我把情况说白了啊。”

    三个人沉默。

    卢楚风无奈的继续阐述,“你们老大最近一个月,经手了三批军火,一批白粉,有一半被东北石破天的天青帮劫持了去,你能给出什么解释?你说那个姓石头的小子,他的消息怎么那么灵敏呢?他妈的我给你们老大布置的交货时间,连警察局都不知道,他石破天怎么知道了?”

    卢楚风笑容可拘的把脸凑向一边的胖子,问其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