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四章 死亡真空

住家野狼2016-11-11 17:3:30Ctrl+D 收藏本站


    “不愿意写啊。”卢楚风的语气变的冷漠了。

    三个人都不说话,本来胖子和瘦子好似要说什么,但是都被红毛赵灵君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年轻人就是脾气躁,好好的一张纸,随便就给撕坏了,说不定哪天还能用上呢,如今的小山区里,多少穷苦的失学孩子用不上这么好的纸啊~”

    卢楚风感叹道,同时将手放到了桌子底下,从里边的抽屉里拿出来了一卷子的透明胶带。

    透明胶带的宽度很大,不是一般的学生用的粘错别字的那种,而是在真正的工程公司里运用的大胶带。

    不知道卢楚风的房间里为什么要窝藏这种东西,三个人一起疑惑着看着卢楚风,想不出来他的下一步会做出什么。

    不过到现在为止,卢楚风并没有施行任何的严酷的刑罚来逼迫三人吐口天青帮的一些秘密消息。

    卢楚风喘了一口气,“最近天气很闷热啊,这最高层的楼房扯不上来空调线他让人难受死了,上海交大的那些个建筑学的教授怎么不他妈的去吃屎,呵呵!”

    他身为一代枭雄老大,又重新恢复了狡黠的笑容。

    卢楚风用力将胶带扯下来两小块,然后将被赵灵君撕怀了的纸粘合起来,但是并没有将纸重新铺给赵灵君让他填写天青帮的骨干人物的简介。

    卢楚风将那张扭曲了形状的纸铺在桌子上,然后道:“你知道吗,赵灵君同学,你现在的表现其实很幼稚。”

    “是吗。”赵灵君不屑。

    “人应该懂得珍惜,大自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有生命的,你刚才的举动就是在扼杀一个生命,破坏二字,始终不是人应该做的,除非绝对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卢楚风大道理朗朗上口。

    “哼,我一直很在乎自己的利益,但是我不会去为了保护自己而损害朋友。”赵灵君反驳道,头转到一边,无视卢楚风。

    “赵灵君,那么刚才的那张纸和你又有什么仇恨呢,你这样撕了它又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卢楚风疑问。

    赵灵君保持沉默。

    卢楚风叹气一声,而后突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大卷胶带撕了下来,直接一个健步跨到了胖子的身边,将小半的胶带向其脸上头上套过去。

    赵灵君和瘦子见此情景,想上来帮忙。

    卢楚风立刻怒目而视他们,“谁敢来,想找死吗?”

    瘦子立刻不敢动了,但是赵灵君还在依然冲前,阻挠卢楚风残害自己的伙伴。

    虽然胖子刚刚出卖了赵灵君,但是在赵灵君的眼里,他仍旧是自己的兄弟,只是人胖了些,脑袋愚蠢些罢了。

    赵灵君顺势冲过来,去夺卢楚风手中的大卷胶带,卢楚风蔑笑着闪电飞出一脚。

    这一脚没有踢在赵灵君的身体上,而是重重的踢在了桌子上,将硕大的红木桌子给掀了起来。

    桌子腾空而飞,砸在了赵灵君的头上,将他冲过来的气势完全灭杀,继而赵灵君带倒在地上。

    赵灵君浑身疼痛,刚刚被桌子的尖腿砸到的额头还在汩汩的流血。

    他被卢楚风的目光逼视着,那目光和刚才狡猾和善的目光完全不一致了,卢楚风陡然变成了另外一个噬血的猛兽般。

    赵灵君虽然依旧不服气,却再也没有信心站起来去和卢楚风一拼高低了。

    他们的实力相差太远了,卢楚风虽然年纪也不大,但是却是老江湖了,不是年轻气盛的赵灵君可以相比的。

    “你要干什么?你说过不会伤害我的……唔……”胖子在卢楚风的威慑下奋力反抗,可是他虽然身板大,力气却连卢楚风的五分之一都没有,怎么可能扛的住卢楚风的蛮力?

    如今没有人来阻止卢楚风了,他直接将透明胶带一层一层的包裹住了胖子的头,脸,和脖子。

    胖子最后被包裹的好似一个塑料芭比娃娃。

    此刻卢楚风已经用去了胶带的一半,那塑料密封的缠绕在胖子的脸上,他无法呼吸分毫。

    胖子面前的胶带逐渐的鼓胀,里边的氧气即刻消失殆尽。

    胖子用自己的大手拼命的去扒那胶带,可是胶带缠绕在自己的脸上,死死的,找不到根源,他又着急,一时半会理不出头绪,里边的空气却都没有了。

    卢楚风重新坐到了位子上,面无表情的冷漠的看着赵灵君。

    身边传来了胖子横冲直撞的撞桌子砸椅子的声音,他被憋的几乎要死过去了,脸色铁青,痛苦无比的用手奋力的扒着包裹着自己胖脸的塑料胶带。

    哪怕此刻能够扒破一可小口也好,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意识到大自然氧气的珍贵。

    “你想把他怎么样?”赵灵君愤怒的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不是卢楚风的对手,也不去螳臂当车的救助胖子,只问了这一句话。

    卢楚风看都不看胖子一眼,直接回答他道:“据说,世界记录上边记载的,人的闭气时间,最长的可以达到三分钟零15秒吧,不知道你的这位朋友能坚持多久。”卢楚风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赵灵君一生气激动,额头上的伤口流血更难以止住,血流到了脸上,看上去好似魔王凶煞般。

    “我想怎么样,很简单啊,你刚才不就知道了吗?”卢楚风道。

    “你说!”赵灵君吼道。

    卢楚风也没有说话,面露无奈的将手中的一只笔对好方向,好似在玩飞镖似的,扔了出去。

    细长的钢笔尖直接就扎进了胖子的脸上肉内。

    卢楚风用的力道很足,那笔尖顿时穿透了层层的塑料胶带,扎到胖子肉脸上。

    胶带里顿时见红,鲜血充斥着胶带内侧,贴在胖子的脸皮子上,被阻拦的无法流出来。

    钢笔被摇晃中的胖子带来的震动所振到地上,那被笔尖扎开的小口滋滋的冒出来了几丝鲜血,在明亮清楚的灯光下,血液里好似还在冒着屡屡的蒸汽。

    虽然受了伤害,但是胖子脸上的塑料胶带却有了破绽,空气通过那一个小小的口和塑料胶带里的空间形成了对流。

    有了氧气,胖子也感觉不到伤口的疼了,他使劲的呼吸,拼命的捕捉着生命的气息,也没有力气去挣扎和扒扯脸上的胶带了,就直直的躺在地上,让少许的空气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有时候,仅仅是一个小孔,也可以维持人的生命。可见,生命其实也是很低贱的,而且很容易给养,人活着,到也挺容易。”卢楚风先是提了一个哲理性的坦白。

    而后,他又冲着赵灵君道:“我放了你的兄弟,你在那张纸上给我写点东西,你用情报换两条人命,不吃亏吧。”卢楚风算计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