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一章 下雨了

住家野狼2016-11-11 17:7:22Ctrl+D 收藏本站


    卢楚风从办公大楼上风尘仆仆的下来了,下到了楼梯口,他喘了口气,所有动作都让雷帝看的很清楚。

    卢楚风几乎是载倒在了汽车后边的沙发上,躺在上边脖子扭动了许久,骨头乱响,才缓解了一下疲倦。

    “很累吗?不至于吧。”雷帝道。

    “呵呵,平时没有锻炼真不行啊,上下个五楼就这么累了,我老了么?”卢楚风嘲讽自己道。

    “锻炼也要有空闲时间啊,你平时把事务排的那么紧,连休息的空也没有,还锻炼什么劳什子。”

    雷帝又一次发动了车子,有人说话,他立刻精神起来,不精神也要强迫自己精神。

    车子在门卫的眼皮底下开出了市政府的大门。

    “我的事情不都是你安排的吗?”卢楚风和雷帝互相谴责了。

    “就算是我安排,那布置负责这些事的负责人,不也都是你一个人承担么,我再怎么安排,也没办法给你安排多出一件事吧?”雷帝道。

    车子重新开到了公路上,向下一个任务地点方向行使而去,宛如一道轻飘的白云。

    卢楚风被问到了短处,没有言语回应雷帝了。

    雷帝却不放过他,“有些事务,还是交代给那些小的去办吧,帮会里又不是缺少能人。”

    雷帝发牢骚道,“你这样天天任务满满的硬称着台面,总有一天会累垮了。”

    “哎,我也想啊,可是现在风云会跨省在上海立足,我不参与进来总感觉心是悬着的,况且你说我会内能人是不少,却大多是一些莽汉,能出来和白道政府上的人说两句话的,帮会里面有几个?恐怕掰手指头也能数清楚吧,到时候如是和政府的人说不到一起去打起来了,咱们还不得都滚回江苏去?”

    卢楚风道出他的心事,烦恼才在心底存了也有些时日了,之所以不说出来,就像今天一样的原因,说出来雷帝也不能够帮他解决什么。

    雷帝听了这些也是无奈:“现在就物色吧,帮会里边没有,就从外边聘几个,能有几个能耐的帮手,总是条退路。”

    “但是,同时也是一条险路,就拿昨天晚上那三个从东北天青帮派过来的奸细,我把他们杀了,谁知道有没有新的奸细过来,谁知道黑龙会那边有没有派内鬼,还有在我们上海周边地区打游击的那些原来兄弟会的余党们,他们的危险一直在我心理笼罩着,一天不将他们全部剿灭,我就一天不舒服。”

    卢楚风随便挑两句说,便叙述出了这么多的难处,看来他在上海的生活,表面上很风光体面,其实内在里却充满了荆棘和磨难。

    男人通常都会把艰难困苦藏在心底,而大部分女人会把这些暴露在脸上。

    “这样的话,可就要看你的眼力了。”雷帝提醒卢楚风。

    “到时候弄的跟NBA选秀似的,我到成了看官,笑话笑话。”卢楚风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却已经有了算盘。

    是该为帮会里引进几个人才了,到时候叫他跟在自己身边,上海的事务太繁忙,如果暂时不能相信他,就时刻把他安排在自己眼皮底下就是了,如此便不怕他是内奸了。

    车子一路开去,速度逐渐加强,雷帝虽然是练武之人,驾驶技术却也有着不同凡响的水准。

    卢楚风坐他的车向来很放心,便抓住这几分钟的路程机会,躺在后坐上,小憩起来。

    ……

    时光就向大学宿舍里的自来水一样,反正不是自己一人在用,反正不是自己拿钱,流失就流失吧,浪费就浪费吧。

    一天的时光过的很快,到了下午将近四点钟的时候,卢楚风终于将今天一整天的事务给忙完了。

    如今的他终于可以疏松一下筋骨,却探望自己的妹妹卢姗了。

    这一次的车开的很轻快,没有了压力的天空,卢楚风看上去才越加的蔚蓝。

    “雷叔,你刚才说卢姗住的那个小区叫什么名字?”卢楚风将身体前探到雷帝的座位上,问其道。

    “叫287大院,刚刚在珠江路旁边的那所贵族学校旁建造成的,旁边风景秀丽,为了方便居民们锻炼,还增加了一些娱乐设施,不错的地方。”雷帝道。

    “是不错,可惜就是名字难听,而且太平凡了,它周围有什么别墅建筑群吗?我想在卢姗上学的地方附近给她买一套别墅居住。”

    卢楚风是铁了心了要给卢姗伟大的身份和背景,仿佛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家有多有钱,她的哥哥有多能耐。

    “别墅啊,287大院本身就是座别墅群,毕竟是在贵族学校旁边建造的,本身就是为了给那些有钱人造的房子,只是最后那企业为了照顾一下普通的居民,再加上建筑面积的合理利用,就在别墅旁边又建筑了两套经济商品房子。”雷帝解释道。

    “哦,这样最好,到时候买别墅的时候也好商量,临近买一座就好了。”卢楚风又躺了回去,闭目养神道。

    “那少爷准备给卢姗买什么价位的?”雷帝边开车边问道,卢楚风的轿车高级,自然不需要手动换档,雷帝才有空闲来说这么多话,关心卢姗。

    “价钱嘛,到不是问题,大概别少于200万就可以了。”

    一般人买房子都是定在某个价格以下,像卢楚风这样定价在某个价格以上的,还真是少数。

    “哦。”雷帝清楚了。

    说话间,车窗外突然滴答下了几滴水珠,落打在车窗玻璃上,慢慢的滑下去,流下一道痕迹,继而再被新的雨点打入。

    “下雨了?”卢楚风道。

    “是啊,最近是霉雨季节,下雨是很平常的。”雷帝打开了档雨刷的开关,车前玻璃上的雨点立刻被洗刷干净。

    “不知道卢姗现在在干什么。”卢楚风想象着妹妹的性格。

    平时小时候,即使是雨天,她也会很高兴的撑伞出去散步的,现在的话,发生了那么多事,她应该有所改变了。

    人的成长,到底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哀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