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五章 测孕试纸

住家野狼2016-11-11 17:18:53Ctrl+D 收藏本站


    沉默在喧嚣的都市里,成了一道对比鲜明的景致。

    一双异性的眼睛对望着,望不出对方的真切心理,却望的出相互的关心和不舍。

    千丝万屡,愁闷段段,何以抒发?

    “我……不知道。”闫琦的头低下了,这样的回答或许也代表了她矛盾发抖的心情吧。

    石破天却火大了,“你说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回答啊?你知道赵东明是什么人吗?他那样的货色,你怎么可能……”

    石破天把头转向一边,去舒缓了一口气,叹息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他也很恼怒,却不好就这般冲着闫琦发出来。

    “你觉得,我应该配什么样的人?你了解我现在的价值吗?”闫琦静静的道,并没有因为石破天的抓狂而跟着生气。

    “我怎么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我还不知道吗?况且,你是一个人,怎么能用价值这个词语来描述?”

    石破天心中如百味会集,却不知道怎样去清洗心灵。

    “你不知道,你一直都太迷信我了,石破天。”

    “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以前的闫琦了,你必须要明确这一点,我不是我了,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沉默,单方面的争吵过后,只有一片平静留下。

    谁也说服不了谁,谁都又爱护着对方不想让其吃苦受委屈。

    可是矛盾依旧难以解开,剩下的只有预示着波澜壮阔的,此刻平静压抑的海面了。

    闫琦看了一下手上的卡通手表,然后轻微的摇头两下,说:“其实也很简单,他能够给我安全感,一种依靠的感觉,他这个人也很洒脱,很容易相处,直白的让我不用费什么力气,就可以了解透明的他。”

    闫琦给石破天解释着,解释着赵东明的好。

    “安全感?呵呵,我不能给你吗?依靠?我都能自己独立生活了,给你依靠还难吗?洒脱?你见过有人比我洒脱吗?如果有,那他一定不是洒脱,而是流氓气!这根本不是你的真心话!”石破天不相信。

    “是真心的。”闫琦淡然的回答。

    “不是!”石破天一口咬定。

    “是真心,是真的,相信我。”

    “不可能!不是!你说谎!”

    “是,求你别这样。”

    “我不相信啊!~~~!”石破天眼腺有什么东西在分泌,他在竭力的抑制着。

    “我已经没别的可以解释了,快上课了,你快去学校吧。”闫琦依旧波澜不惊,却更让石破天心中浪潮滔天。

    她要走开,推着自行车。

    他上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她扭转过头,平静的看他,自己的眼睛好似一潭死水,冰冷封锁着心灵。

    “为什么不选我?却去选择那样的人。”石破天终于说出了最后一道问题,也是最敏感的问话。

    “因为……你……太强了,我配不上。”闫琦道。

    他的手颤抖着松开了。

    “但是,我们还可以是朋友。”闫琦说明问题的候补。

    “朋友吗……”石破天心如死灰。

    “别伤心,往后的好女孩儿多着呢,你会遇到很多,X市多小呀,等你出去见了大世面,就不会总想着我了。”闫琦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是吗……”石破天犹豫不绝,心中沉积的都是失落,冰凉的失落。

    她靠近过来,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

    那种温热的轻轻的纯洁感觉,流彻石破天的全身。

    陶醉于这一个浅浅的吻,那点点的痕迹,石破天希望永远都不要被洗掉。

    闫琦微笑着,暗暗的叹息一声,“别担心了,一切都会好的。”

    石破天脑袋里一片混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但是刚才的柔情一吻,让他彻底的幸福了瞬间,眼下最主要的心情,他下定主意:无论情况如何,无论她的选择如何,他都要全力无私的保护她,一直爱护着她。

    石破天低着头腼腆的笑了,左脸上还有一点红晕浮着。

    “那你可以去上课了吧,乖啊,去吧,不然又要迟到了。”闫琦道。

    “那你怎么办啊?”

    “我经常迟到,老师都懒的管的,你去吧。”

    “不行,我要跟着你。”石破天执拗道。

    “哎~”

    她了解石破天的性子,他决定的事情一般很难改变。

    “那好吧,咱们尽快一些,把事情做完赶去上学,现在还有些时间,快些应该不会迟到。”闫琦无奈答应。

    石破天终于说服了闫琦,她以后大概都不会迟到了吧。

    石破天稍微欣慰了一点,“咱们去哪里啊?你有什么事要做?”

    “两件事。”闫琦简明额要的阐述一下,就带头骑着自行车离开,石破天跟在身边,作为保镖护航。

    石破天跟着闫琦,到那她原本打工的加油站里去索赔了原先许诺过的一百五十元钱赔偿金。

    没有人知道,闫琦的这一百五十元人民币是怎样辛苦挣来的,浑浊的脑际的石破天也没有过问。

    然后,闫琦带着石破天来到了市中心的药品店。

    “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来药店啊?”石破天疑问道。

    “女孩子的事情,你少插嘴啦,我自己进去喽。”闫琦道。

    “我跟你进去吧。”石破天跟着,傻愣愣的。

    闫琦转过身来,一脸很有深意的表情,看着他道,“是女孩子用的药,你真的要跟进来吗?”

    “哦,这样啊,那我在外边等着吧。”石破天恍然大悟,尴尬的挠头道。

    闫琦笑西西的进去药店,直到关上门,石破天已经看不到她的表情了,她才放下了笑容,一张枯涩忧愁焦虑的面容展现出来,这才是时下的最真实的闫琦心情的写照。

    药店里人很少,她来到一处柜台前,弯着腰看玻璃台下边摆放的各种药品。

    药店很大,里边存放的药品更是林林种种,本来闫琦可以一个人随意的挑选,反正她有的是时间。

    可是现在,她还要顾虑着石破天不能迟到,如此自己的时间就很紧迫了。

    导致她不得不在看了几个柜台都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的情况下,去为难的羞涩的问那柜台小姐。

    柜台小姐正在站着无聊,时而几个对面的小姐闲聊两句,内容大都就是抱怨社会抱怨老公抱怨老板抱怨工资抱怨……

    实则也不怪她们,一个人无聊站立的时间长了,脑袋里的劣根细胞多少会有些厌世的情绪产生。

    闫琦走向一个穿兰色制服的柜台售药小姐。

    “你好,我请问一下,有没有……那个……测孕试纸……”

    闫琦硬是红着脸说了出来,一切为了石破天,她想尽快争取时间,他是好学生,她不想连累他。

    “哦,去最角边的地方,那柜台的服务小姐今天请病假了,你看好了,自己拿一盒子过来,我来帮你开票。”

    蓝制服小姐说着,眼光中透露出了鄙夷和嘲讽,以及无病乱呻吟的枯涩笑容。好象这个社会的悲哀,尽在她眼前的这个未成年的小女生身上一般。

    “恩,谢谢你。”闫琦很快的完成了几个动作:跑到角落的柜台,看见有孕字的许多小盒子,她钻到了柜台里,随手拿了一盒,又跑回来。

    这种难堪的场面,闫琦每一秒钟都是在煎熬。

    她把盒子递交给了刚才那位服务台的小姐,希望她能够赶快开发票,然后她交钱就离开。

    然而,事与愿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