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十六章 得分后卫

住家野狼2016-11-11 17:19:19Ctrl+D 收藏本站


    穿兰色制服的看似售货员模样的小姐,实则和日本AV女优没什么区别。

    小姐看了闫琦一会儿,琢磨着,打量着,好象看兵马俑里的文物一样,舍不得将眼珠子移都,生怕露掉什么可以一生回味的有趣东西。

    “请你,赶快帮我算帐吧。”闫琦又一次提醒那慢腾腾的女服务员。

    “哦。”服务员虽然嘴巴上答应,可是动作依旧是慢如蜗牛。

    闫琦心中急噪,却又不能冲她发脾气,若是吵闹起来,最难堪的还是自己,她只能够强硬的忍气吞声。

    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人们和恋人在一起,一小时很快就会过去,若是在厕所里待一分钟,却会觉得过了一钟头那么漫长。

    眼前的女服务员,就是闫琦相对论里的厕所。

    厕所终于在五分钟后完成了所有的销售事务,将手中的药和发票交给了闫琦。

    在背后几个女人窃窃私语的背景下,闫琦拿着药冲出了药店。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石破天扶住了奔跑过来的闫琦。

    她剧烈的喘息着,赶忙见手中的药放进了口袋了里,不能让石破天看见。

    她不想让他晚上睡不着,为她烦恼。

    “没什么,咱们快走吧,马上就迟到了。”

    两人一起上了自行车,向学校的方向飞驰而去。

    今天是一个相对平静的早晨,没有迟到的孩子,也没有老师与学生的叫口。

    平静的夏天,蝉噪声声让人压抑,压抑之下必定有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在酝酿了。

    下了第四节课,第五节课是体育。

    一般在高中,体育课是想上就上,不乐意上就可以窝在教室里写作业的。

    毕竟学习第一,锻炼身体第二。

    体育课上,石破天去跟一群男生打篮球了。

    篮球场上,他一次次上篮,妙传,过人,潇洒的动作招来旁边一群女孩子的尖叫。

    “石破天好帅啊!”

    “石破天就是流川枫!”

    ……

    当下炎热的天气里,在运动场上的男生们穿的不多,却也热的汗流浃背,但是游戏的天性促使着他们继续奔跑着,竞技着。

    天空中的云彩包涵着蓝的韵味,夏天的金黄浸染着整个校园。

    此时,一个消瘦单薄的身影,从教室里跑出来,带点神秘的冲出了教学楼。

    教学楼的厕所到是有几间,但是每一处的抽水马桶都没有隐蔽的小门遮挡。

    唯有老师的办公楼才有这般奢华的厕所。

    她需要保护和安全感。

    所以闫琦只好舍近求远,出了教学楼的大门,向办公楼跑去。

    她的手心还纂着早晨买的药,还没有研究过用法,便要马上实验了,也没有人帮忙,没有人可以诉说一下心中的不安。

    她的手心出着汗,将药盒子浸湿。

    石破天看见了闫琦的身影,急匆匆的从教学楼出来,跑进了办公楼。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般在体育课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在教室里乖乖的上自习的,今天外边的天气这般毒辣,她为什么要跑出来?

    难道是老师又要训斥她?她又犯了什么错?

    石破天心悸起来,已经不能专心打球了。

    “石破天,接球啊,看什么地方呢?”篮球场上一个大块头冲着叫喊道。

    迎面硕大一个橙黄色篮球飞过来,石破天毫无反应,直到那大块头的一声亮嗓子响起,他才躲闪开来,没有让球砸到自己。

    篮球化作一道唯美的弧线,飞出了界外。

    石破天还在愣神的望着闫琦消逝的地方,发呆。

    “怎么了,石破天,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看什么呢?”大家也都凑过来关心的看着他,问道,一齐看向闫琦刚刚消失的办公楼楼下地段。

    “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先下场了,有人愿意顶替我吗?”他让出了自己的得分后卫的位置。

    “我来帮你吧,石破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个男同学道。

    他还是很有人缘的,至少比闫琦的社交要广泛的多。

    在学校里,石破天多少也有几个好兄弟,有了麻烦事愿意为石破天出头。况且,以石破天的性子和资本,他是否会有麻烦事还很难说。

    “恩,我先去找老师一下,看能不能请一下假,中午可以早点回家。”石破天找托词向办公楼走去,他心理怀满了疑窦。

    “石破天,我陪你去吧。”身后同学们这番异口同声的话里,多半含了女声的音腺。

    “谢谢,我自己就可以了。”他也没时间转头回礼了,就径直的向办公楼走去。

    大家都唏嘘了一声,没有石破天的篮球场是没有激情和亮点的,平凡遮盖了本该充满激荡的篮球场。

    敏感的女生们都觉得今天的石破天和往日里有些许的不一样,但是又说不出来不一样在什么地方,毕竟谁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体育场里的女生们见没有了石破天的影子,才真切的感受到夏天太阳的毒辣,闷热的空气叫人忍不住想移民到南极做艾斯基摩人。

    女生们逐渐失望的散去了,等到她们来到了教室里见到石破天和闫琦都不在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有什么闲言碎语了。

    他来到了办公楼。

    同样是一座大厦,和学生的教学楼相比,办公楼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间房子里都有空调设施。

    在一楼的大厅内还有中央空调摆放,每一层也有电梯设置,这无疑是三江中学富贵资产的一种体现。

    石破天来到了大门内,被突然袭击而来的冷空气侵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冷啊~~”他唏嘘道。

    刚刚从炎热的篮球场上走出,马上就来到着冰窖一样的地段,温差突然的转换叫石破天有些不适应了。

    他即刻感觉胸腔内有一股酸酸的震荡气息在往上冲,冲到了颅顶后又转到了喉咙口,马上一个喷嚏就要出来。

    石破天脑袋里瞬间想到这里是老师办公,校长和各位领导们工作的重地,不能有丝毫的打扰声音。

    他赶忙用打篮球还没有洗的黑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硬是将这一个喷嚏憋到了最小分贝,几乎没有打出来,可是也差点郁闷死。

    石破天红通通的布满血色的脸呈现在一处电梯下,他想了想,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闫琦的,若是他乘电梯上,同时闫琦乘电梯下,走了岔路,岂非荒唐。

    所以,石破天放弃了乘电梯上楼,而是待在一楼,等待闫琦的出现,再向她问个究竟。

    他的关心,希望她不要嫌烦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