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五章 僵持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3:21Ctrl+D 收藏本站


    夏天里的晨曦,炎热的韵味下,叫人烦躁难安,这个时候若是身边能有一个舒心的人存在,如习习的清风拂晓而过,那便再好不过了。

    石破天早早的就起来,在家门口等着闫琦出来了。

    对面开门的声音,熟悉的身影。

    她的憔悴和慌乱,让石破天一阵心疼。

    “怎么了?”石破天记得自己刚刚才告诉她要注意形象的,结果今天不仅没有打扮进步,竟然比昨天更加颓废难堪了,那发行与其说是青春期的女孩子的秀发,不如说是个疯子发行。

    “没什么,上学去吧。”闫琦道。

    “给你牛奶。”石破天将手中的牛奶递给她。

    “恩。”闫琦也不拒绝,拿了就走。

    “你没有带书包啊。”石破天道。

    “没事。”闫琦道。

    “那怎么行,我帮你整理一下头发。”

    “不用啦。”闫琦拨开石破天的手,自己匆匆的将头发整理一下,就径直向楼下走去。

    “书包忘记带了,为什么不回去拿啊?”石破天追问。

    “妈妈不让背,算了,你别问了。”

    “哦,这样啊。”石破天明白了,“那我分些书给你吧,现在我上课可以不看书的,都预习的差不多了,老师也纵容我的。”

    “这样可以吗?”闫琦道。

    “没问题,相信我,你也知道老师平时是最惯着我的了。”

    “好吧,我们走吧。”

    当两人推着自行车穿越街道的时候,闫琦看到了几家卖早点的摊子。

    她的心意外的沉寂,脑海里竟然有一股想发泄的狂笑的趋势。

    她遏止住了,只是讽刺的摇头一下,和石破天一起离开。

    闫琦妈妈还在家里等着,女儿的早餐。

    石破天将自己的书包给了她,正如他所言,哪怕没有带课本,老师依旧是娇惯着石破天的。

    他一直都是这个班级里的天之骄子,甚至作为教师,也不想得罪这样一名学生,毕竟他们的奖金高低来自于他成绩的好坏。

    闫琦正在愁苦着一件事情。

    关于堕胎,在她的意识里,这是件几乎不可能沾染到自己身上的事,而如今,脑海里却全部围绕着这两个字转。

    昨天晚上她在家里的旧报纸里翻找,查看,看了几家医院的人流广告。

    有好几百的,也有一百多的,好的医院里也有几千元的。

    她理当是捡那种最便宜的地方去,可是就算是最便宜的,上百元钱也成了大问题。

    没有时间去打工了,自己身体如今也很虚弱,打工时候若是出了岔子,还不狗赔偿别人的呢。闫琦这般想着,心中的石头越积压越沉重了。

    中午时分,石破天被几个男生拉去上网了,没有人在教室里陪她,她也不想回家。

    ……

    昏暗的网吧里,一排排少年坐的满满当当。

    “石破天,咱们连魔兽吧?”

    “连什么魔兽,现在都是玩网游时代了,石破天,跟着我玩梦话西游吧,我带你练级。”

    “不如看电影了,加勒比海盗三刚刚出来了,精彩着呢!”

    “看什么破电影,还是和网络女友聊天正点!”

    “什么也别看也别玩,看哥们我都能赚钱了,我现在万书楼写书,每个月的稿酬都能当生活费,帅吧!”

    “你写什么书啊?一个月能给你打多少钱?”

    “嘿嘿,这个保密,我只和编辑姐姐最贴心,你们才别想知道哩!”

    “什么呀!挣点小钱就这么乐意了!我一个在外地的同学,在高中就开始研究着在网上炒股票了,人家现在都退学了,一个月能拿好几万,要我我也退学,总比你一个网络上的小作者强悍吧?”

    “……”

    那位自称网络知名写手的石破天的同学不说话了,他本来还想说炒股可是有风险的啊,在网络上写书门槛很低的。

    然而他想那群人又怎么能理解自己一个小小作家的心意?还是算了。

    有时候,很多时候,有这样一部分人。他们做事情,做事业,并不光光是为了钱的,理想吗?说不上来,或许只是一种天性的兴趣向往吧,一种感情的写意抒发。

    一伙人在那争吵着,理论着,谈论着网络的价值,没有人再来管一直不发言的石破天。

    他的电脑屏幕也在不断的变换着,只是没有游戏,没有电影,也没有股票和万书楼的网页。

    石破天娴熟的勾勒着面前的电脑键盘,一次次在百度上搜索,一次次的挪动鼠标,点击着确定,后退,删除……

    他的面前,那微微犯着白光的电脑显示器上,几行明显字,并没有被身边正白热化于游戏里的同学们所注意到:

    女性月经的周期……

    什么是月经,月经来前和来后的五天内是非受孕期,可是放心适当的做爱……

    避孕措施大讲解……

    避孕套的避孕率是百分之七十,避孕药的避孕率是百分之六十……

    女性一旦不小心怀孕,不要慌张,要立即到正规的医院进行妇科检查,需要家属陪同,决定是生育还是堕胎……

    女性最适合的堕胎时间是在受精后的两个月左右,不可以在一个月内堕胎,也不可以在三个月后堕胎,否则当事人有生命危险……

    石破天看的一身冷汗,此刻网吧里的空调正不知疲倦的运转着,室内的冷气大致保持在二十四度。

    ……

    闫琦独自一人完成了午饭。

    她没有钱,草草了事了一碗米线,那卖家很粗略的放了不少辣椒在里边,闫琦也就将就着吃了,填饱肚子下午还要继续上课。

    吃完了也没有水可以喝,和身边的拿清风面纸擦拭抹了淡淡口红的靓丽女生相比,闫琦只能够用在路边米线摊位桌子上的粗糙卫生纸草草擦拭一下柔嫩的嘴巴。

    身边的人都散的散聚的聚,石破天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一个人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闫琦深深喘了一口气,看了看路边的一个冷饮卖点,那里有纯净水卖,一元一瓶。

    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响当当的还有两个硬币。

    闫琦驻足了几秒,眯了一下睫毛,走开了。

    口中麻辣焦渴的味道依旧存在,还很浓烈,那老板放的辣椒也太多了,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拼命的往喉咙里咽口水。

    教室里也没有水,这样要坚持到晚上回家,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