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六章 蝎子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3:48Ctrl+D 收藏本站


    闫琦走了两步,在学校门口的一处电线杆旁边站住了。

    那上边贴了一张小字的海报,那一张纸大概有十六开那么大,弯曲的粘贴在电线杆上的一人高的地方,一角已然随着岁月的痕迹掀了起来。

    “学校门口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闫琦疑惑的看着,眉头皱了起来,但还是继续矗立着,因为她正需要这样的野广告。

    只见那张被近期的雨水淋的有些发霉了的变色的广告纸上,模糊的还可以看清楚几行小字:

    无痛人流,九里弄胡同内,三十米,九里弄菜市场对面,九里弄妇科私人诊所,联系电话83566XXX,找刘大夫。

    “九里弄~?不熟悉啊,这个地方,好象比较远吧~”闫琦有些灰心,继续看广告下边的介绍:

    本诊所坚持一切为病人保密,不过多问话,不要求填写个人简历,不需要出示病历,不要求病人家属陪同等温馨原则,为病人的切身利益着想,价格低廉,服务周到。

    闫琦继续往下看,到最关键的价格问题上了:

    处女膜修复手术——180元。

    子宫内膜炎——100元。

    性病梅毒——300元。

    外科人流手术——120元。

    内科抽取人流手术——160元。

    ……

    闫琦的眼睛亮了。

    她看到了那120元的,昨天在报纸上看最便宜的也要199元,当时她还在心里讽刺,这堕胎的广告竟然也要用“99商业心理”来迷惑顾客了。

    本来她已经决定了的,就去那199元的医院,如今却发现了更加便宜的地方,眨眼就便宜了七十多块钱,那可是闫琦现在一个多月的午餐费用啊!

    闫琦仿佛看到了希望和宝贝,此刻她手上也没有笔,只好多站了一会儿,将眼前的私人诊所的地址记录下来,记忆在心里。

    她准备今天晚上尽量去筹备钱,明天去那地方看看能不能给做手术,早做就能早点结束这仓皇的日子了。

    闫琦离开后,却一直没有发现,一个匆忙的身影跟在了她身后。

    早在她站在这电线杆钱的广告前注视的时候,那身影便在一边跟踪注意了。

    跟到这电线杆前,那身影便不再继续往前走。

    来者也是一名女生,正是闫琦的同班同学,石破天现在的同桌——张娜。

    张娜确切的说,到也算是一个美女了,鹅蛋脸,大眼睛,高挑的身材,虽然比不上闫琦的超凡脱俗和漂亮秀气,到也来的雍容华贵。

    她的家世算是中等,所以立志便要找一位有钱有势帅气的白马王子。

    对于张娜来说,一天里三分之一的时间,被她用来打扮和化装,原因也很坦然,就是为了吸引一个人——石破天。

    她理当已经调查和了解了石破天真正的豪门般的家庭背景,也被他才子般的学习成绩和王子般的英俊帅气的相貌所迷恋。

    张娜在心里,已经当自己是石家的豪门媳妇了,她是绝对不允许闫琦的出现,搅和了她的美好梦想的。

    而最近,张娜发现石破天和闫琦走的越来越近了,近到了不一般的程度。

    她的嫉恨由然而生,认为是该出手整治一下闫琦的时候了。

    机会永远不是等来的,需要自己去争取,张娜决定尽量的跟踪闫琦,抓住她的小尾巴,然后一举消灭自己的情敌,让她在石破天的面前颜面扫地,就不可能跟自己争未来的丈夫了。

    今天的机会不一般,虽然对于社会上的事情,张娜也不是很熟悉,但是向来从小就渴望嫁给一个豪门丈夫的张娜,对于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的身体,以及那男女交合之事,哪怕没有亲身经历过,也都学习的游刃有余了。

    当闫琦于刚才驻足观看那野广告的时候,远处躲藏着的张娜,嘴角已经露出了一丝冷笑。

    她的机会来了,等到这一次,一旦扳倒了闫琦这个障碍,她再在石破天身边努力一把,那豪门的帅气王子一定可以败倒在自己精心设计的牡丹裙下。

    想到这里,张娜不禁微笑着抬头,仔细的观赏那一张野广告纸。

    想那一张被雨淋湿了的废纸,也没有想到,竟然在五分钟之内有两名美女问津自己吧。

    张娜要大笑了。

    “这个小家伙到底是得了性病了?还是怀孕了?前段时间她和那个叫赵东明的好上了,那个家伙可不是个好种,看来她是被骗的上床了吧,呵呵,小闫琦,这下你可完了,如今那隔壁班的赵东明奇怪的死了,你也不会有好下场,哼!跟我张娜抢男人,你还真是嫩了点!”

    张娜微笑的狡黠的面容逐渐变的狰狞起来,夏日的阳光下,一只血红的毒蝎子,正在摇头摆尾。

    张娜决定运用女人最毒辣的手段来迫害闫琦——谣传。

    ……

    下午的时光,对于快要面临期末考试的高中生来说,是昏昏欲睡的沉闷。

    窗户外嘈杂的蝉噪声夹杂着教室里头顶的电风扇的呼呼声,仿佛一阵阵的催眠曲。

    这个时候,即使是大家平时最悠闲精神的音乐课,教室里也照样睡倒了一大片了。

    音乐老师为了尽量将大家的精神提起来,却又不能违反学校规定的课堂严肃性和归整性,此刻,教室里正回响着贝多芬的《致爱丽丝》,悠扬的曲调叫人陶醉,享受的同时,浑身的困乏也被勾起。

    大家睡的更酣了,那音乐老师只得无奈的望着台下一片黑发飘动。

    鲜明的人,石破天在一脸正义的端坐,稍稍低着头整理今天的课堂笔记,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做准备。

    在几个星期前强烈要求要和石破天坐同桌的张娜,此刻一边偷偷的看着石破天的英俊的侧脸,一边思索着怎样将对闫琦的谣言传的更逼真,更恶劣些。

    坐在斜边靠石破天右边前排的闫琦,则一副趴着熟睡的样子,动作下自己深深埋在怀里的脸并不时的抽搐两下,她根本没有睡意,而是想在音乐中,黑暗中,整理一下思绪,想想到底该怎么去筹备那120元钱。

    无论怎样想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问妈妈要那简直是找死,现在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再问妈妈要钱,她会杀了自己。

    靠自己打工赚钱也不可能,实则自己一个无力的小女生,高中没毕业的文化程度,如何去社会上赚钱?

    再说她还是轻度白血病刚刚痊愈,谁知道有没有后遗症,现在自己身体和体力都很差劲,要想打工一定要出体力的,如此下去不出一天自己就要累倒进医院了,那时候难道要妈妈将家里的家具典当出去为自己付医疗费?

    闫琦一筹莫展,偶尔抬头看看身后一本正经的做题目,认真复习着的石破天,她不舍得问他要钱,借也不行,他的家庭很畸形,家长为了锻炼他,从来不给他一分钱,可以说石破天才是一个真正的无依无靠的人,他的钱才都是血汗钱,她不舍得向他张口,他也未必有那么多。

    想不出来法子,闫琦就只能又一次将头埋下,在悠扬的《致爱丽丝》中痛苦的身体直抽搐,时而偷偷摸摸自己肚子,恐怕它突然的鼓起来,被别人看出端倪。

    她中午饭后还没有喝水,现在身体亦很不舒服,趴在桌子上如一具死尸,心又难受的煎熬。

    她想死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