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七章 下毒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4:14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时间过的让人心碎,那是对闫琦而言的。

    一直都没有找到弄钱的办法的她,到了晚上,整个人又憔悴了一圈。

    晚自习过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她也没有喝水,口渴的厉害,不愿意多说话,又不想让石破天担心。

    二人到了小区里,就推着车子走了。

    闫琦低着头不说话。

    “你别担心,钱的事情我会帮你弄的。”石破天安慰她,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

    闫琦一怔,眉头稍微锁紧了些,“不用你,我有的。”

    “真的吗?”石破天问道。

    “恩。”闫琦不置可否。

    他们彼此分手回家了。

    闫琦推开了家门,再关上,转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她想马上喝一口水就休息吧,躺在床上好好想想钱的问题。

    刚刚转头,一个响亮的耳光将自己震倒在地上,后背划了一下家门的铁把手,脊椎被狠狠的扭伤了。

    脸上火辣辣的,闫琦看着妈妈,眼光里闪着波浪,口中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突然哑了。

    “叫你个小婊子狠!早上不是给我买早点去了吗?你妈我饿了一天!你却失踪到现在才回来!你个小婊子还回来干什么!?!现在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

    任佳将自己的利爪,怀恨在心的一次次的抓着,砸着,扇着闫琦的身体,脸庞。

    她只能够选择躲避,遮挡,虚弱的小鹿被欺凌的无处可藏。

    偶尔的一两句,“妈妈,别这样,求你了,救命啊~~”她张牙舞爪的躲闪。

    ……

    凌晨两点钟,世界是清净的,社会的喧嚣在这一刻显得那么沉静。

    闫琦没有脱衣服,也没有洗澡,躺在自己卧室的小床上,开着窗帘看着无星的夜空。

    她的脊椎还很疼,不知道是不是伤到骨头了。

    今晚的月亮依旧这么圆,只是没有星星陪伴,她始终太孤独了。

    房间里的写字台上,一个很大的水杯,空空的大杯子里,内壁稍稍有些湿润,一看就是刚刚被人喝空了。

    闫琦静静的躺着,眼角的床单已经湿了,今晚又是一个失眠的悲伤夜。

    ……

    第二天,她拖着还很疼痛的后背,坚持来到学校,却意外的发现,校园里,几乎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闫琦感到奇怪,非常奇怪。

    她不可能这般被人注视,况且那也不是仰慕的眼光,那目光中包涵着的是好奇和看笑话,甚至还有别有所徒图谋不轨的眼色。

    她受不了这种眼光的亵渎,却也不可能去向别人问出个究竟来。

    当上到二楼的楼梯口的时候,前边有一个人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一个男生,看上去还算腼腆,有点女孩子的样子,皮肤白白的,是个天生的奶油小生。

    “你干什么?”闫琦对挡着自己上楼去路的男生道,有点生气。

    “呃,那个,我叫王玉西,我听说……”男生果然很羞涩,名字果然也很奶油。

    “你什么意思呀?有什么事情就说。”闫琦还等着到教室里打扫卫生,今天该当她值日的。

    “你叫闫琦是吧,我想,那个,你能帮我个忙吗?”男生越来越不好意思。

    “哦,什么忙,你说啊?能帮上的,我会尽力的。”闫琦看了看走廊上的挂钟,已经快要上课了,她得抓紧时间回教室才行。

    “我听说,你最近很缺钱的,你可以,恩,就是你帮我舔我的小JJ,行吗?我给你五十块。你看这个价钱还可以吗?”

    男生偷偷的看闫琦,将手伸到裤子口袋里,准备掏钱了。

    “啪!”

    一个耳光甩过来,那个男生差点没有站稳,面上已经有了一个红印记。

    闫琦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她下意识的给了那个男生一记狠狠的耳光,不顾自己后背的疼痛,快速的从他身边一纵而过,也不去管他的感受。

    现在需要条理的是自己的感受,她才是那个最需要安慰,最接近崩溃的人。

    “是谁?到底是谁?这样谣言惑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谁到底是谁?”

    闫琦在心中默默的赌咒着,猜测着,却没有头绪,思绪越来越乱套了。

    又上了一层楼,她看见了另外一个男生,疯狂的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问道:“谁?是谁?这些到底是谁告诉你这些谣传的?”

    那男生被惊的一慌张,手中的书本掉在了地上,“你说什么呀?什么是谁不是谁的?疯子?”

    “我是问你,到底是谁告诉了你那件事情,为什么这么恶毒的诽谤我?”闫琦逼问其道,强忍着泪水。

    “什么事啊?”那男生突然狡黠的笑了,仿佛从闫琦的口中听到那一个个惊心动魄的紧张字眼,是一件非常占便宜且刺激的事情。

    “就是……”闫琦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那一个个肮脏的字眼,她实在不想主动套用在自己身上,哪怕只是举例子,为了让事情清楚。

    闫琦哑口无言了。

    “呵呵,你就是闫琦吧?”

    闫琦一愣,他竟然认识自己。

    “我听说你了,你就是那个为了钱可以卖身的女生吗?我现在还太小,等过了一年,我长大些,一定买你尝尝什么味道,现在你就别纠缠着我了,再说了,你定价也不低啊,做一次要两百块,过夜竟然要五百,还要我们男生自己掏钱找房间,太黑了!你都被那个赵东明玩过了还这么贵啊?我们男生也是学生啊,高中生,哪里有这么多钱,你还是降点价格,这样生意也红火,不说了,我还要上课去了。”

    男生说完,从闫琦的手中挣脱出来,拾起地上的几本书,就匆忙的离开,临行时还不忘记颇有深意的回望闫琦一眼,不怀好意的摇摇头。

    “你这个王八蛋!去死吧!”当那人走远了,已经懵了的闫琦才回过神来,冲着他大声的叫骂了一句。

    那谣传的人太阴毒了,这样的事情,叫受伤的人只能将事件埋藏在心底,越是急切的想去询问到底谁是主谋,所相信的人就越多,这就是谣言的畸形力量。

    闫琦来到教室里,看向四周,教室里看向自己的眼睛全部来自男生,而她相信能够这么狠毒败坏自己名声的人,想必是一个女生,男生应该没有这个兴趣和无聊的时间的。

    班级里有五十四个人,除了自己和石破天之外,她还有五十二个人要选择,实在猜不出来到底是谁想害自己,下边的人都太能装了。

    闫琦只得忍气吞声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往后再有人在她面前提及这件事情时,她只好以沉默来面对了。

    早自习的铃声响起,今天又没有来得及打扫卫生,一会儿老师又要骂自己了。

    闫琦偷偷的看了看正在后排位子上认真看书的石破天,他仿佛一块美玉一样,那么高尚不可侵犯,不知道那关于自己的谣传是否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希望没有吧。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