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二十八章 走投无路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4:44Ctrl+D 收藏本站


    下课了。

    闫琦一直没有胆量抬起头了,但是她毕竟不能一直坐在座位上,值日生要擦黑板,她也有自己的私事要做。

    况且,哪怕是她不动,石破天却自己过来了。

    他坐在她的跟前,看着被长头发挡住了眉毛的闫琦,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等一下,我还有事。”闫琦闪避开去擦黑板了/

    如此几次,他一来她便想办法躲开。

    终于还是到了晚上放假时间,石破天一手拉住了她的手,急切的问道:“怎么了,干吗总是躲闪着我?”

    闫琦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总是躲着也不是办法,她要直接面对了。

    “我只是想问你个问题,至于这么掩饰吗?”石破天也有些生气。

    “那你问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会掩饰的。”闫琦说。

    “你很需要钱是不是?”石破天问道。

    “是,又怎么样?”闫琦本脸道。

    “那我给你,你为什么不要?”石破天继续。

    “我凭什么要你的钱,我能自己挣。”闫琦强硬道。

    “你自己挣?那就去卖身?”石破天石破天惊的说了一句话,说完后才发觉,自己说的过火了。

    但是话已出口,也是他本身所猜测,猜测的多了,就成了最大的疑虑,疑虑多了,就成了现实了。

    闫琦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石破天,良久。

    她一个耳光扇到了石破天的侧脸边缘,颤抖着再也下不去手,她舍不得伤害他分毫。

    石破天沉默。

    闫琦的手放下了,枯涩的笑道:“没想到你也这样看我,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卖身,但是现在还没有生意,不如就卖给你吧,你给多少钱?”闫琦嘲讽石破天道。

    石破天无话可说,“你听我说,闫琦,如果你没有的话,你应该向大家解释清楚,现在满学校……”

    “满学校都在流传我的动人事迹是吧?你要是觉得和我在一起丢人的话,就尽管走开,走远点!我不会责怪你。”说完,她头也不回的一步步的走开,将石破天晾在原地。

    他没有追上去,这一次,他终于有了一点迟疑了,眼前的闫琦,让石破天完全找不到当初的感觉,那一夜,她是如此陌生。

    闫琦骑着自己的车子,并没有径直回家,而是一路疯狂的脚踏着,来到一处较为高档的住宅区。

    刚刚建筑好的新房子,小区的名字叫富景花园,里边的设施挺齐全幽雅,商品大楼一座座,最矮的也有十三层。

    闫琦依稀还记得那陌生的地址,她用心回忆着那一处本不该记忆的地方。

    闫琦上了楼,陌生的地点让她感觉整个周围的环境都如洪水猛兽,在这躁热的夜晚侵袭着自己,好似要将她吞噬一样。

    黑暗的楼道里,她轻轻的脚步依旧引起了照明灯的反应,瞬间整所大厦里的灯火,仿佛突然为了闫琦的到来而照耀。

    她仍旧犹豫不绝,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来,不知道她要找的人是否还在这里,是否是那个依稀的亲人。

    站在门口,望着那门缝隙里闪烁着的灯光,闫琦将脸贴在门上仔细的听听里边的动静。

    西琐的声响,微微的响起,听不见人声,闫琦也和难判断自己要找的人是否就在这扇门里,于是更加踌躇了,脚步前后摇摆不定,在原地发愁起来。

    突然,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有力的大手,闫琦本想喊叫,却又发觉那大手是这般厚实熟悉,亲切温暖的让闫琦心中突然闪烁过了一股暖流。

    她转过身来,望见了他,那一张略微有些苍老的面孔上,依稀还挂着往日里的和蔼慈祥。

    闫琦下意识的想去亲近他,可是脚步挪动了一下又挺住了,她心中一冷,张口格式化的称呼了一句,“爸爸。”

    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认真的眯着眼睛望了望闫琦,才恍然大悟道,“你,是闫琦?”

    “是我,爸爸。”闫琦说。

    “你怎么来这里了?是你妈妈让你来的吗?”男子首先想到的是这句话。

    “不是妈妈,我自己来的。”闫琦低着头。

    “怎么,有什么事吗?”男子轻声道,生怕吵醒了谁似的。

    “爸爸,我能不能进房间一下,这楼道闷热的好难受。”闫琦请求。

    夏天越是高级住宅区,周围的环境就越热,有的家户里一个房间就转两台空调。机器一起工作,那房间里的热气理当都排到房子外去了,这漆黑的楼道也是那外界的一部分,闷热的要命。

    “恩……”男子犹豫了一下,看见闫琦脸颊上的汗珠,心头抽搐一下,道:“好吧,跟我进来吧。”

    男子挤到了前边,将钥匙插在门上,停顿了一下,还是打开了。

    灯火通明的让闫琦刺眼,这家庭的奢华和闫琦如今居住的房子简直没法相提并论,同时一股空调的冷空气传来,这也不是她家里的简陋的小风扇可以比拟的。

    “好舒服啊,凉丝丝的,沁人心脾。”闫琦心中这般道。

    她跟着爸爸来到不属于自己却有着自己至亲的人的家庭里。

    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正翘着二郎腿,颠簸着粉红拖鞋,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身边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正趴在茶几上边陪着女人看电视边写作业。

    “怎么才回来啊,工作一天快去洗个澡……”女人发现男子身后的闫琦,眉头皱起来。

    “哦,婉约(女子名号)啊,这是我前妻任佳的女儿,闫琦,快叫阿姨。”男子用手在闫琦背后使劲的戳了以下,暗示她应该有眼色些。

    闫琦被爸爸戳的差点一个跟头倒在高档的木制地板上,她踉跄了两下,勉强的低声道;“阿姨……”

    女人面露厌恶的色彩,“霞儿!到你房间写作业去!这里这么吵还写个屁呀!”

    霞儿是男子和女人新生的孩子,她处世不深,抬头看看妈妈,又看看闫琦,一撇嘴巴,拿着作业本回房间了。

    女子瞥了闫琦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

    “闫琦,跟我来,来,我们到厨房谈谈吧。”男子没有胆量将她领到客厅招待,那里是另外一个她的地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