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六章 照妖镜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8:42Ctrl+D 收藏本站


    九里弄,并不很远,却是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什么有钱有身份的人愿意来这里观光游览的。

    没有什么大市场,几块居民小区,等待开发的一片片废墟还在苟延残喘着呻吟,破烂不堪耳目,空气浑浊,到是那一片农贸市场显得格外热闹。

    闫琦发觉这里的环境不是一般的嘈杂,在这种地方开一个小私人诊所,能好到哪去呢?

    想必里边的医生也没什么医德了,但是应该很便宜,环境就是价格,环境如此之差劲的地方,价钱想必一定非常便宜,那么闫琦便是来对了,相对来说。

    她站在农贸市场里,感觉自己和此刻正在为晚上买什么菜犯愁的一个个穿梭于菜市场内的妇女们格格不入。

    闫琦想赶快去找到那一家地方,目标锁定,应该是在这菜市场的对面的一个小胡同里,进去大概就能看到了。

    那胡同有点僻静,隐瞒的让人没有安全感,闫琦壮了壮胆子,还是抬步过去。

    到了胡同里,九里弄胡同,实在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给这地方取了这般难听的名号。

    现在她没有闲心去思考这些文学问题了,眼下最重要的是首先找到那所私人诊所,看这里残垣凋敝的样子,不知道那诊所是否已经破产了。

    闫琦举目望去,先看到一家修理自行车的,还有一处黑糊糊的饭店。

    想必那饭店也很少有人光顾,从那黑暗的角落里,闫琦仿佛能够听到那阴暗的饭店里无穷无尽的苍蝇叫声,她有些害怕,毛骨悚然,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正当此时,她发现了目标,就在自己面前西方二十米左右,正坐落着一家私人诊所。

    诊所的门面如她所料,绿色的很晦气,一点也不大,门面到是挺旧了,但是门口停放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这没有上锁的自行车说明,诊所里还是有活人的,没有倒闭或者破产,那么闫琦此来并不虚此行。

    闫琦走了过去,在门口驻足了一下。看看门面,果然是和性病打胎有关的小医院。

    她为了保险起见,特别注意了门面上的联系电话,以便以后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也好有个理由和渠道来找这里询问理论。

    再看看那自行车,闫琦希望这车子是这里医生的,因为有这么崭新的自行车的人,说明那医生并不十分落魄,最好还能整洁一些,如此闫琦在这里动手术也可以稍微安心一点。

    突然一个愣头青男的从里边出来了,双手气的直发抖,口中还骂骂咧咧的,“他妈的什么破医院!给老子把下边都治成蜂窝煤了,下次他娘的绝对不能贪便宜了,遇到这种屈死人的病又不能到处告状去,妈的上辈欠这家医院的,就当我那二百块钱给那老母猪大夫买棺材了!靠!”

    很气愤的叫骂着,男人跨上了那辆崭新的自行车,看了一眼闫琦,并没有多注意,就扬长而去,带起了一片尘土。

    说者或许无意,但是听者有心。

    刚才那男人的话让闫琦的心顿时凉下来了。

    “很危险么,说什么成蜂窝煤了……”闫琦喃喃自语道,心中担忧起来,摸摸自己肚子,多少有些胆怯了。

    “门口谁呀,治病的还不进来?”诊所里传出了一声人妖般的声音,男不男女不女的吼叫着,叫的闫琦的汗毛顿时有了翻身的趋势。

    “啊……”她吃惊的转头,继续看那诊所里,向里边探望,有些好奇,也举棋不定,不知道是否该进去。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不用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哎,现在的人呐,疑心病这么种,都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现在闫琦才听清楚,原来刚才的那一声人妖历吼,是一个女医生的声音。

    她的心稍微放安了一点,毕竟女医生的话开始有所缓和了,况且一个女人,应该也难为不了她什么,再加上那话锋里,依稀带了点人情味。

    她决定,既然来了,还是进去吧。

    倘若现在回去了,再去找别的地方,还不知道要耽搁到什么时候呢,况且以后能不能找到比这里更好的医院也不确定,时间不等人的,肚子已经有端倪了,现在不下决心以后再后悔就晚了。

    况且,今天是最佳时机,因为石破天不在,若是他在的话,一定会追自己过来,到时候事情就不能这么斩钉截铁的解决了。

    石破天一定能说教出堆积如山的劝慰关心的话来,闫琦也并不是嫌他罗嗦,而是觉得不想让他这么操心自己。

    石破天也有自己的生活和他以后的大好前途,她不想让其为了自己,毁了他。

    她为他着想,同时也觉得自己不值这个价钱,他没必要这么照顾她,如此多了,她也会自卑的,不如不来理睬她,让闫琦自己一个人清净的承受痛苦算了。

    闫琦走了进去,里边很寂静,她穿的是帆布鞋,踩在地上却会发出很清楚的声响。

    “有人吗?”这个时候,闫琦很需要一个人的声音来为自己壮胆,因为房间的里边隐瞒并没有开电灯,她感觉一点活气也没有。

    “啪!”突然一声响。

    房间里顿时黄亮了起来。

    光芒照射在闫琦的身上,眼上,仿佛是一扇照妖镜一般,要将其照个彻底透明,照个锥心刺骨。

    闫琦赶忙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首先映入眼莲的是一见大屋子,墙角不少地方被什么烟给熏的黑了,房间也多少有些陈旧了,没有几件家具,这大热的天气,不仅没有空调,连头上的电风扇似乎也昏昏欲睡了,转的很慢。

    闫琦想,住在这里的人一定不会很舒服的,除非其是热带鱼。

    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张红木桌子,桌子上此刻正有一个人坐在后边。

    那女人前身靠在桌面上,一手托着脸,没精打采的冲闫琦道,“你来看什么病啊?”说完,那女医生打了一个哈欠。

    母猪般的面容,那头足有平常人两个大,脸好象西瓜一样圆滚滚的,张嘴打哈欠的时候,俨然成了一个拥有血盆大口的怪兽,其他部位暂时被桌子挡住了,但也可以想象出一座山一样的女人的体形被隐藏在桌子后边。

    在这种地方,遇到这样的女医生,着实不是任何一位患者愿意看到的。

    可是为了省钱,闫琦只得忍受。

    “我,我是来……”闫琦一时间羞于开口。

    “没事,小闺女,别害臊,来我们这的人都是那一类的毛病,大家都心里清楚,你也被卖关子了,说句实在话,当初你爽的时候挺开放,怎么现在来这里跟我害羞了?”女医生带点火药味的讽刺闫琦道。

    闫琦的心口好象被什么堵住一样,没法说话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废话了,你就说你是什么毛病吧,我们这里医术还是很高明的。”女医生吹捧道,同时脸上的肥肉哆嗦了两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