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青春

第三十七章 盈亏

住家野狼2016-11-11 17:29:21Ctrl+D 收藏本站


    九里弄,七月燥热的天气让人忍不住想去犯罪,天涯之下,无人共勉,无处藏身,只感觉在这火烤般的火焰穹隆里,心中也燃起了焦油的味道。

    压抑,压力,压迫,没有自由,所有的一切憋闷的心事,似乎就要在这一个季节里爆发了。

    冷漠的的闫琦的表现和这气候形成了天然的对比。

    由于极端的害怕,恐惧和担心,虽然身上亦是汗流浃背,却是冷汗。

    受不了这种地方了,可是别无选择,所以只好什么都不想,尽量保持大脑的一片空白去等待那并不熟悉的事情的来临。

    “先交钱吧,你交了钱我们也做的痛快。”这句话很难想象是出自一个医生的口中的。

    “哦。”闫琦并没有多想什么,现在的她也只有逆来顺受了,因为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了那二百元,身上除了这些,就再不多出一分了,来的时候还有两元钱的公交车车费,回去的时候只有靠被找回来的钱的。

    “恩,总共是一百二十元,我们这里和广告单字上的价格是一致的,不会欺骗消费者。”那胖女人道。

    听到这里,闫琦稍微安心了一些。

    “找你八十,还有收据。”胖女人把八十元的旧钱放到了闫琦的手中,她重新放回口袋里,问道:“是收据,不是发票吗?”

    “你以为你是衣服啊,还要发票,我们这里可是医院,不是超级市场。”胖女人埋怨道。

    “哦。”闫琦也不懂这里边的事情,于是默许了。

    穿越了一道木头门,她被胖女人带到了另外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房子里。

    这屋子里有很恶心的血腥味道,嗅到让人作呕也就罢了,可是此刻的闫琦闻到这种味道后,开始胆寒起来。

    “会出很多血吗?会很疼吗?会。。。。。。死吗?”闫琦忍不住这样想道。

    “你准备好了吗?现在想好了,待会可别后悔啊。”胖女医生提醒闫琦道。

    “啊?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就你一个医生啊?”闫琦突然发觉了这个问题。

    “是啊,怎么了,给你做手术,我一个人足够了,也不需要别人,你明白吗,这种事情,毕竟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们不也希望能够保密吗?”女胖医生到是振振有辞道。

    “噢,是的,要保密,那好吧。”嘴巴上这样应承着,可是闫琦心中依旧有些忐忑。

    “你现在躺在床上,我们准备开始。”胖医生道,开始着手那桌子上的一些工具。

    剪子,刀子,夹子,镊子,甚至有的还沾了点红色的血丝。

    闫琦看的不断的咽口水,心中还在犹豫。她仍旧不能下决心,就这么把自己交给眼前的这位丰满的女医生。

    “请问,这些东西,消毒了吗?”闫琦忍不住问了一句。

    “恩,消毒过了。”女医生敷衍了一句,含糊其辞。

    闫琦手足无措了,肚子中的它还在不断的蠕动,而此刻更加让自己感到心慌的却是眼前的这些看了难以接受的简陋工具。

    她又不是汽车?难道就这么被任意的维修了?用那些还没有清洗过不知道被用了多少次沾染了多少细菌的铁质工具?这个地方还不知道有没有麻药,一会儿要是疼死了,谁来为她收尸?

    闫琦越想越多,越来越复杂的思路在自己的脑海里沉积,在心中堆积起来,成了极端的恐慌和无助。

    这个房间里的血腥味道,或许再等待一会儿,就会掺杂进自己的血液了吧。

    “医生。”

    “恩?什么事?”

    “我,我想......”她的手在颤抖,使劲的抓住了床上的单子,那单子给她的感觉是如此潮湿,或许有半年都没有清洗过了,肮脏的什么程度,或许只有在显微镜的照耀下,可以发现无数的细菌病毒吧。

    她越来越胆怯了。

    “你想什么呀,又不是什么难事,放心,一会儿就做好了,稍微有一点疼,你既然贪我们这里便宜,就得照我们便宜的收拾,你说不是?别抱怨了,一会儿就好了。”

    女医生带上了口罩和手套,只露出了一双明确的显露着凶光的眼睛,炯炯的望着闫琦,好象要瞪出来一般,她的手中一边握着刀子,以便握着镊子,正准备实施“解剖人类”的伟大工程。

    “我不想做了......”闫琦的声音已经略微带有一些哽咽了。

    “啊?恩。”女医生仿佛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准备给闫琦马上动手术了。

    “我,我不,我不!我不要!我不要做了!让我走!!!”闫琦突然发疯似的从窗上跳了下来,好似一只遭遇了恶狼追赶的小鹿般慌张错乱。

    她一把将那床单给扯下来了一大半,掉在地上,同时很快的,自己的人以近跑出了那简陋的手术室。

    闫琦没有丝毫的停歇,一口气跑出了整家诊所。

    胖女医生在她的后边追到了门口,望着闫琦的背影,大声的扯开了嗓门喊道:“嘿!你就这样跑了,我们可是不给退钱的啊!”

    直到闫琦真正的跑远了,那胖女人才心满意足的笑容可拘的自言自语道,“这下可赚了,呵呵......”

    闫琦喘息着粗气,从那私人诊所的门口逃的稍微远了一点,几乎已经看不清楚那地方了,才站稳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现在的身体很烫,赶忙去检查一下身体,特别是下边和肚皮,发现并没有被那胖女医生给开堂破肚,也没有流血,才放心的看了看天空。

    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大概是快要到傍晚了吧,如此下去,今天不仅一事无成,还白白损失了一百多元钱。

    再跑回去去找那女人退钱是不可能了,她肯定不会给自己一个毛孩子退钱的,只有这样灰溜溜的回家了。

    天色越加昏暗起来,好似一个灰色的大穹隆,瞬间的变化见这九里弄给笼罩住在一个天然的结界里。

    很显然,就要下雨了。

    闫琦没有别的选择,现在自己身上也没有带伞,只有八十元的整钱,而乘坐公交车是需要一元硬币零钱的,她要考虑赶快去换零钱回家,不然这么远的路就要徒步回去了。

    这种地方,稍微有些偏僻,一般没有几辆出租车愿意来这里拉客人的,因为跑单程对于那些精细的出租车司机来说坚持是要了他们的命,油费太贵了,车子蚝油的同时,他们感觉好象在耗费他们的血液一样宝贵而奢侈。

评论列表: